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0 小时 43 分钟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36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41 卢俊

 

     日子过的快,眼看着,就到中秋了。本来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可是这一阵,身体一向好好的芦花,却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看着饭,一点都不想吃。硬要吃,就会想吐。身上少力气,平时在家,就想靠着。
  实在是恶心的厉害,芦花就自己到山上去摘一种酸果。吃了,就舒服些。
  长河也发现了近来吃饭,芦花总是坐着看着他吃。一问,就说她不饿。
  长河看她脸色不好,不让她去送水。她还是撑着每天去去工地,不光是送水,她也想看看长河。

  这天,她拎着水壶到了工地,刚看到长河,就觉得一阵头昏。
  “长河哥,快,接着水!”
  长河刚一起来,就见她坐到了地上。
  “芦花!妹子你没事吧?”长河赶紧跑过来,把她扶了起来。
  “我看这样不行,咱得去看大夫。”

  长河当场就收了工带芦花回去。半路他们到了干妈家。干妈见芦花脸色不对,就问怎么回事。长河就把情况都和干妈讲了。
  干妈听了,把芦花拉到一边悄悄问了几句话。问完了,她就说:“你们两个傻丫头傻小子,芦花准是有喜了!”
  “妈,你说啥,“芦花怔住了,“怎么会呀?都说俺不行......和阿牛好一阵,也......”
  “丫头,阿牛那档事妈也说不好,你那会儿多大?十七是吧?现在长了几岁,身子不一样了也难说呢。”
  “老实说,我从来都不信。”长河说,问芦花:“要不咱们去瞧瞧大夫?”
  “一定是的了。到镇上找个接生婆给定个日子倒是要的。”干妈说。

  小两口欢天喜地的回到了家里。真是喜出望外的一天。
  “奇怪,当初俺怎么就一直没有......”芦花心里纳着闷,还没有缓过那个迷惑劲。
  “别想了妹子,“长河说,“我瞧这事就是说,芦花妹一开始就注定是刘长河的。”
  
  “谁说长河哥说的没道理呢,”芦花心想,“当初要不是为了这喜老是没有,俺这会儿已经跟着阿牛去了远处了,哪还能遇见河哥呢,还有秀月和干妈......”
  这人的事,这命的事......谁能讲得清楚呢!

  
  打那以后,长河也不让芦花上山浇菜了,他自己好几个地儿,跑得是更欢了;从外头他常常要带点可口的回来给芦花吃。
  过了一阵,果不其然,芦花腹部就慢慢见大了。刚开始还只是小两口在自个儿房里能看得见,后来,外边都看得清楚了。这下村里的那些交头接耳换了味儿。
  “怎么回事儿?这石头女怎么的就有啦?”
  “那长河咋这么有能耐呀?”
  人声嘈杂中,光阴照转。

  秋走冬至,冬去春来......长河和芦花的儿子就在春暖花开的时节来到了人间。那天孩子生的很顺利,芦花只哼了几声,使了几次劲,孩子就出来了。孩子呱呱落地的那刻,长河几乎蹦到了屋顶去。
  “爹来了,乖儿子快叫爹......”
  长河从芦花手里接过了孩子。“当爹了,我当爹了!”他抱着儿子,轻轻晃着;看着他的脸蛋和小手,那个甜和喜悦兴奋从里往外的冒。
  “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芦花说。
  “嗯,孩子的妈叫芦花,长的很俊,就叫卢俊吧。”
  干妈这边也乐坏了。想不到几个孩子们中,还是干女儿这边先让她当上了祖母。
  就这样,家里从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屋里屋外热闹了好多,多了好多声响,其中,多是笑声。

  小卢俊长得又快又壮。一周岁时,路已经走的很稳了。他很少哭,总是笑。爸爸一有空,就带他去抓蝉,抓螳螂什么的。有时坐着爸爸的车到镇里去看热闹。爸爸在木工房干活时,卢俊常常蹲在一旁看。
  “卢俊,帮爸爸把木头拿过来。”
  每次递过来的,都是长河要的。“这孩子太聪明了,将来肯定了不得!”惊讶里长河常常夸奖道。
  “小卢俊以后要做打石师傅还是做木工呢?”芦花问。
  “哪样都不做,”长河说,“卢俊将来肯定能做好多爸爸做不来的大事。”
  “爸爸没有什么事做不来的。”芦花说。
  “那我就做爸爸!”小卢俊说,逗得爹妈开心大笑。
  
  ......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结果了,好事多磨。

 
虔谦的头像
 #

:)

 
阿朵的头像
 #

真是这样:这人的事,这命的事......谁能讲得清楚呢!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阿朵评论!

 
夕林的头像
 #

跟读!写的很细腻。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夕林跟读鼓励!

 
呢喃的头像
 #

先小小地满足一下读者,接下来还有苦难是吧?

 
虔谦的头像
 #

新一集有些端倪...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喜事儿!

 
鐡手的头像
 #

能不能生孩子的事本来就是男女两方面的事,旧社会都把不能生的责任搁在女人身上,封建主义的三座大山是要推倒。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