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9)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9

 

                文思的这番话使做母亲的阿香大大的吃惊了!

                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

                做小留学生的文思竟然这样子看他的父亲! 这位在台湾工作打拼为了寄钱来给娇妻爱子,希望能够给文思更好的前途,而自我牺牲的父亲,在孩子的眼中竟然是这样地不堪!

             「文思,爸爸为了你的前途,吃尽了千辛万苦⋯⋯ 」阿香吃惊得连话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妈妈,爸爸是不是将自己不能完成的责任和梦想,要孩子替他完成呢?那不是一种压迫和虐待吗? 」文思怀疑的问。

              「不,,⋯⋯, 所有的新移民都有一个美国梦,都是希望后代们享受到上一代享受不到的幸福⋯⋯ 」阿香结结巴巴地, 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文思对父亲的看法,所以阿香一时想不出如何解释,不过,她已经下定决心,从次以后要慢慢开导儿子,告诉文思,在他们的目前经济许可的情况下, 蔡旺财是最最好的丈夫,也是最最最好的父亲。

               阿香认为,若是文思对父亲有任何误解,那就是她自己没有尽到做妻子和母亲的责任,在美国异地他乡陪读的母亲,除了要照顾孩子的起居生活,品行学业之外,更应该注意孩子思想的形成。

              「好在文思不但悟性特强,一点就透,而且心地善良,很容易就会谅解及同情他的父亲的。」对于文思,阿香是有信心的。

             「文思,你下周末有没有空?」阿香看见儿子转身要回自己的房间,突然问道。

             「有空。有甚么事吗?妈妈?」文思止步问道。

            「我们一同去选购一对便宜而耐久的结婚戒指好吗?一只给妈妈,买好立刻戴上,叧外一只给爸爸,等爸爸下次到美国来看我们的时候,送给爸爸。康先生曾经看了我左手的无名指好几次, 是确定了我没有带结婚戒指的。在美国的习俗如此,我没有入境随俗,没有戴结婚戒指,是我自己不对。 」

               他们母子果然上街去买了一对结婚戒指,自此阿香就十分忠实地戴上着这枚戒指。

               康维亷果然是一位十足美国中产阶级的绅士,自从见了阿香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后,虽然对他仍然十分客气友善,但再也不曾再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了。

              他们有一位邻居是一位业余画家,自从见到阿香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以后,也就绝迹不常常到蔡家的前后院走来走去,寻找风景画的素材了。

               康如诗仍然是文思顿蔡斯的好朋友,只不过不像以前那样形影不离吧了。

               果然这些美国中产阶级的邻居都是比较有修养的白人,行为十分可圈可点的,阿香自己也承认,是她自己没有入境问俗,在美国已婚的女人是要戴结婚戒指一表示对目前婚姻配偶的忠贞的。

               文思顿新结交的这些白人洋娃娃,无论红、金和黑发,每人都会用筷子,有个喜欢穿三点式比基尼的珍妮弗,还会带领着其他的洋娃娃们摇头摆尾地唱着中国儿歌;「三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到底是年轻的孩子,连中国歌词都记得这么清楚。

               有一次周末,蔡家午餐吃的比较晚,一群半大的孩子过来找文思顿。

              「呀,阿胖阿姨!你们餐桌上有一个菜盘里有这么多小鱼!还有油炸花生米呢! 」胖胖的格来夸张的笑着喊道。

              「哇!每一条都有一对眼晴!」"小罗拔惊呼。

              「想吃吗?一个人可以有一双筷子!」阿香笑着对孩子们说。

              「有眼睛的小鱼也可以吃吗?」小罗拔拿起筷子,非常高兴的问。

        一群洋娃娃们都很快乐的用筷子夹起油炸花生小鱼来吃了。

        有一天,出其不意,一个半大的洋孩子低下头弯下腰来拥抱阿香,叫她;「阿胖阿姨!妳好吗?

               真正把阿香吓了一跳!简直不相信时间会过得这么快!小罗拔会变得比自己还高吗?这些活泼可爱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美国孩子们都是文思顿的新朋友吗? 这群孩子们中一个斯文英俊的东方孩子,就是她怀胎十月亲生儿子小文思吗?

               连天天看见儿子的母亲阿香都觉得文思长大的速度出乎她的意外,那半年才到美国来看老婆孩子一次的旺财,当然更觉得时光飞逝啦。

               这年纽约的冬天来得特别早, 十二月初,外面就大雪纷飞了。

        旺财由登机口出来,与往常一样,在人丛中远远的就看见他日夜怀念的爱妻在等着久违的他。

               阿香今天穿了一件他从来没有见过黑白相间的格子呢大衣,黑色翻毛的领子配着乌黑的头发、水嫩嫩的皮肤,真是好看极了。她的右肩背了一个新的皮包, 左手上抱着一件内有长毛的男用冬大衣,见到旺财,二话不说,就笑嘻嘻地把大衣给他穿在身上。

              「阿香,你真懂得雪中送炭的大道理,我在飞机出口看见跑道上积着这么厚的雪, 正在烦恼如何避免冻僵了呢!妳看, 这件男用冬大衣穿起来比烤炭火还暖和,妳哪来钱买这么贵重的大衣?」旺财穿著大衣,用手摸摸料子,十分满意。

             「不但你我各有一件,文思的那件冬大衣上还有一顶防风、防雨的帽子呢!」阿香笑咪咪地告诉旺财。

                每次他们夫妻相聚的时候,双方的心情都特别好,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个没完。

              「唔,你的这一件似乎也是真正羊毛的。」旺财伸出手去摸阿香身上穿的大衣的料子。

              「嘻嘻,这样乱摸,不是乘机揩油罢?」阿香娇羞地扭腰躲过旺财伸过来的手。

             「嘻嘻,很难说啊!」旺财趁机一把抱住阿香,飞机场内虽然有很多人,但这些人都是不认识的,所以觉得这些陌生人的存在只不过是他们夫妻重逢时的热闹的背景而已, 而他们现在正沈醉在他们自己的两人世界之中

            「猜猜花了多少钱?」阿香转过头斜着眼睛笑咪咪地看着旺财。俩人已经坐进自己的汽车,阿香开车,旺财这才注意到阿香扶着驾驶盘的的手上还带着皮手套呢!

            「真皮的吗?我哪里会猜呢!」旺财笑着回答。

            「告诉你,看你相信不相信,我这件大衣才两元美金,手套一元,不过皮包却花了三元美金。当然,顶贵的还是这皮包里面那只装钱的小钱包,是马老师特地到嘉义市的中央喷水边的百货公司去买来送给我的,合美金倒有十六、七块钱呢!」

             「美国居然可以买到这么便宜的物品?现在美金与台币是一与三十元的比例,两块钱美金合台币六十元,在台湾连一件短袖衬衫都买不到!」旺财好奇地说道。

             「告诉你吧,这些衣物都是人们捐助给教堂的,教堂把它们清洗干净、熨烫平整后在地下室举行大甩卖,我与文思就一同去挑选三件冬天的大衣,教堂将卖出来的钱仍然捐出来做慈善事业。」阿香解释。

               到了他们自己的家,阿香一进屋,换了一付旧些的手套之后,就兴致匆匆的跑到后院去搬了很多根锯下的树断放进壁炉又忙着找到点火的火柴以及引火的细树枝。

              「嘻嘻,等一会儿房子里就会干爽爽、暖烘烘,衣服脱得精光也不会觉得冷⋯⋯。」阿香得意地一面点火,一面说话,因久久不见旺财动静,就好奇地转头一看,只见旺财正在东张西望地找着什么。

              「旺财,你在找什么?」阿香奇怪的问。

              「找个杯子。」

              「要喝水吗?我去倒给你。」阿香又忙着去张罗玻璃杯子及温水。

        那知旺财拿了装满了水的杯子, 先不忙喝水, 由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纸包,里面是一些白色的药粉。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敏敏的头像
 #

旺财的白色药粉看的我好紧张,期待更新。

 
梅子的头像
 #

我也有同感,病重了吗?期待续集。

 
余國英的头像
 #

阿香更緊張罷!

 
余國英的头像
 #

阿香更緊張罷!

 
海云的头像
 #

这种把自己的梦想下放给孩子是很多新移民的所为。国英姐写的真是生动。

 
余國英的头像
 #

本來嘛,我們希望他們能得到我們不曾得到的,在我們來看是最高境界的愛心,可惜有時他們不這麼看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