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呼叫911,我离死亡这么近过(旧文上)

 

这是旧文,转贴这里... (小说明天来续)

离死亡近,就是离生命远。今天早上我还无法欣赏大苏尔(The Big Sur,美国西岸著名海岸景点)那些生机盎然的图片,因为我的生命力是这样的弱,生命的颜色和形状对我竟显得那样陌生,甚至遥远 ......

 

这次大发作的原因大概有远的也有近的。远的是十多年身体的入不敷出;近的,就是三个星期咳个不停;更近的,就是那天中午洗碗时着了凉。

 

上个周三、四、五三天,我都在学EDI,就是如何把DATA 通过电子形式传送出去。EDI程序很繁复,有许多东西得记住。不过我学的也还算快,三天时间我连学带做已经初步完成了任务。

 

十八号深夜,我睡梦里迷迷糊糊好像在做EDI,有个FIELD 怎么也对接不好,结果一阵晕眩醒了过来。那晕眩的感觉相当不好。我暗示自己,不要想那些事,赶紧安静地睡。不料一睡,又在做那个对接,又是对接不上。一阵更大的晕眩把我摇醒。这时候我感觉呼吸困难,全身瘫软,进而有些恶心。

门外有光,先生还没睡,我迟疑了一下,叫了一声。先生推门进来,问我怎么样。我说不舒服,请他给我倒杯盐水。先生赶紧就倒了杯盐水过来,连声问到底怎么回事。我这时说话已经很困难,因为一说就恶心,出汗,就有要晕过去的感觉。

 

喝了口盐水,还是不管用。先生见状,就问我要不要打911。我先说要,后来又觉得自己能挺得过去。远的就是十多年前怀大儿时有一次也是这样,那时在书店洗手间里突然一阵恶心,浑身大汗,差点没昏过去。近的我在万兰溪崖也挺过一回,那一次症状不同,却很是凶险。

 

不过这一次加了一个新症状,就是天旋地转般的晕眩。 凭这症状,我告诉自己我对付不了,还是打911的好。

先生打911的时候,我能听见电话里接线员的声音,甚至她问的问题,我感觉到先生的窘迫。因为他转过来问我,我却无力回答。先生只好一直告诉911接线员:我太太不能回答。

当时我心想,怎么要问这么多问题,人赶紧来啊。心里正发慌,先生跟我说:她告诉我车已经在路上了。我这心才安了一点。

 

从打911到车到,大概也就是三分钟。房间进来了好几个彪形大汉。我不敢太睁眼,因为一动,或一看,或一出声,就有要死过去的感觉。他们给我摸了摸脉,脉搏好像比较慢。他们问我话,我通通只能趴着用点头或摇头回答。他们无可奈何,最后决定尽快把我送到医院。于是他们要我坐起来。我哪里坐得起来?只能像钉子似地趴床上,心想他们那么多人,怎么也能把我折腾上车。不料他们坚持要我坐起来,说只有我坐起来,他们才能把我弄上车。

 

无可奈何,我只好咬咬牙坐了起来。这整个过程里,我吐了好几次。他们怎么把我折腾上车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始终都闭着眼睛。

 

上了911车,我因为呼吸困难、晕眩和恶心,大口呼吸并出声呻吟了好几次。那呻吟声应该是我竭力想活着的本能表现。

 

先生知道我自从认识了他以后,每次和他分别前我都很难过,所以我被抬上车时他大声告诉我、安慰我说:“我带点东西,随后就到!”

 

要是平时,坐车上晃一晃一点不算什么。但是此时,我觉得车晃得我有些受不了。车里很冷,我想问他们有没有暖气,因为太乏力终于也没有开口。我很难接受眼下我所经历的一切是真实的,我希望它只是惊梦一场。可我又清醒地知道这是真实的,是我面对的很严峻的现实。

 

到了医院,他们怎么把我从车上卸下来,又推进医院大门的,我也不知道。耳边只听到他们在跟医院有关人员说话的声音。

我被放在了急诊间里。一位操着不很流利的普通话的护士过来照顾我。和她几乎同时到的,是我先生。

先生很周到,他带来了一条毯子。他把毯子裹我身上和脚下的时候,我感觉很舒服,因为暖和了。
 

护士开始试着为我打点滴。她试扎了三次,才把针扎进我左手的静脉里去。我给她折腾得难受,说了声“我想回家!”因为我心里想至少呆家里能消停点。她说:不行啊,你需要打点滴!

另一只手,她帮我安放了量血压和氧气水平的装置。那玩意儿每半个小时启动一次,数据传送到外头的监控屏幕,以便护士和值班大夫跟踪参考。

不多时,医生来了。他们把我扶坐起来,医生要我睁开眼看着他。我摇头说我不行。他一边喊着“看着我!”一边用手撑开我的眼皮。我想他是要看我瞳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平安健康就是幸福!

有一段时间,有过猛烈的咳嗽以后,也有过类似的感觉!治疗了一个多月才好!

 
梅子的头像
 #

我也有过类似经历,好多次,最近也有过。

 
予微的头像
 #

啊?是耳水不平衡吗,怎么他们坚持要你自己坐起来呢?难道因为他们是男的,你是女的?

我有很多次打911的经验(为别人打的),他们会抬病人上担架。

 
呢喃的头像
 #

,想知道作家的生死体验,

我的妹妹曾经在抢救中,她说见到另一个世界,很奇妙。。。。。

 
虔谦的头像
 #

很想听听她的所见……

 
阿朵的头像
 #

看得我心里7上8下的。。。。。

保重身体!

 
虔谦的头像
 #

我特意注明是旧文,就是怕读者担心。我和阿朵一样,神经比较脆弱。

 
雨林的头像
 #

我也曾经有过几次予微提到的Ménière's disease,中文好像是美尼尔氏综合征。很痛苦的症状。最近几年也许是经常做瑜伽,没有发作过。

 
海云的头像
 #

有一年,那时我还在硅谷,上班不久就觉得人要晕过去,同事扶着我预备送我下楼回家,结果没走几步,人就瘫下来了,马上几个同事过来送我去医院,幸好医院的急救室就在旁边,结果查来查去查不出问题,可不久就遇到我人生中最大的中年危机。我一直想人的身体是不是也有预感,知道危机将临,也会拉警报。

保重,身体是所有的一切的本钱。

 
融融的头像
 #

海云,这是典型的Panic Attack,有的医生做正确诊断,有的医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种病以后还会复发的。我的朋友与你一样的症状,得到医治后,有复发。要注意。

 
海云的头像
 #

谢谢融融提醒,是要注意。

 
山石的头像
 #

虔谦,还有大家,都多多保重。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山石,感谢各位。看样子这种症状还是常见病。大家多锻炼身体,劳逸结合,预防为主。我现在天天做操慢跑。

 
牧童歌谣的头像
 #

看来咱们到了这个年龄还真的要特别注意身体,我从小的毛病就是 orthrostatic hypotension,就是从平躺到站起的时候会血压忽低。 那天我醒来突然想起我儿子要上校车,我还没有告诉他下午谁接他,就噌一下跳下床来往我儿子房间跑,立刻栽在地上不省人事。 好在躺会儿又没事了。

 
虔谦的头像
 #

说得对,谢谢分享。多保重!

 
鐡手的头像
 #

归归,好可怕啊,幸好是有惊无险,福大!

 

问好虔谦元霄情人双节快乐!

 
虔谦的头像
 #

铁手,谢谢你,双节过得好吧?问候!

 
岩子的头像
 #

也有过跟死亡擦肩而过的经验。。。

不打紧吧,虔谦,见你看医生去了,愿你一切健康安好!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岩子关切,还好,没事了:)问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