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 18 )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 18

 

 

    「如诗说这个周末,他的爸爸要带我们去钓鱼,想请我家妈妈也去参加。 」文思生日两个月后的一天,蔡文思对母亲说。

    「这个周末我有一点事情非办不可,不能出海去钓鱼,这样好了,星期天我做三个三明治,三盒色拉加上一些水果饮料,放在我们家野餐用的保冷箱中带去,作为你们三人船上的午餐,不要老是白吃人家的,文思,你说好不好?」阿香想一下,如此建议。

    到了康家要去钓鱼的那一天,暗香依约九点钟就开车将文思送到康家。蔡家母子的汽车停在康家门外的车道上时,康威廉父女已经手提钓鱼器具,头上戴着草帽,身上穿了牛仔衣裤,站在车道旁专等文思顿。今天,康家的汽车后面拖了一艘马达机器渔船。

    「阿胖⋯⋯,我可以叫你阿胖吗?只有妳这样美丽的东方女人才配有这么可爱的名字。我们下午七点钟之前就回来了。妳七点钟来我们家好吗?可是得穿戴整齐哦!可不可以将文思出客的礼服一并带来呢? 」康先生向阿香请求,一面伸出手来接过文思手中提的午餐盒。

奇怪不奇怪,需要穿戴整齐?

    「好的,七点整。」康家要开甚么派对吗?

    当天晚上七点,阿香略施脂粉,换上中式旗袍,足登半高跟鞋,依照时间到康家按门铃。

    「惊奇、惊奇! 」康如诗及文思顿由门后跳出来对阿香高声喊叫,两个小孩子早已换好了正式衣服,康如诗穿了一件淡绿色的连衣裙。

    「阿胖,祝你生日快乐。」康先生也穿得整整齐齐,打着领带,含笑由里面走出来。

    原来是阿香自己的生日,并并非康家有甚么喜事。

    「哦!果然是一个惊喜,谢谢你们记得,我自己倒忙得忘了今天就是我的生日了。」阿香很高兴的说。她不愿意像美国女人一样拥吻康威廉,但是为了礼貌起见也不能站在那里发呆,总得要做点甚么呀,所以在急忙之中伸出手来打算握手,冷不防康威廉误会了她的意思,突然弯下腰来, 双手捧住她的玉手亲吻起来,他湿润唇上的热气,传到阿香的手背, 令她发麻,不知怎么突然非常想哈哈大笑,但是为了礼貌,只得拼命忍住,也装出一副高贵矜持的微笑。

    这时,文斯顿也己换好干净整齐的出客衣服。

   「那就更应该庆祝一下,中午承蒙妳替我们做了三明治, 为了感谢妳的辛苦,我已经在东门的意大利餐馆定了四个人的位置, 希望我们有这个荣幸与你一同共进晚餐。」康维亷文质彬彬地说,含着微笑等待阿香的答复。

看着康威廉、康如诗以及蔡文思这三人的六只眼睛对她期盼的望着,阿香不好意思也找不出理由拒绝这三位的好意,只得跟着他们一同坐进康维亷的车中,威廉开车坐在驾驶座,阿香就坐在他右手边的座位,如诗拉着文思的手,两位小朋友一同坐进后座。

    这家餐馆气氛高雅,食物可口,招待亲切,他们一桌四人,康家父女同坐一边,蔡家母子坐另一边,康威廉的面对着阿香,蔡文思坐在康如诗的对面。

   「我们这样好像一个美满的家庭,⋯⋯ 。」康威廉礼貌的说这话的时候,阿香心里却想,我们家文思分明是个纯种中国男孩,你们家的如诗跟你根本就是两个漂亮的洋娃娃,怎么可能像一家子呢?但是为了礼貌起见,临时又想不出甚么客套话来,只得低了头拼命吃东西。

    「真是难得,我们四个人在一起这么合适, 向来我中意的女子都不合如诗的意,只有这一次她与我同样的满意,我们的运气太好了。 」

    不得了,愈来愈自说自话了!阿香不由得抬眼看看文思顿,只见文思与康如诗四只眼睛对着看,发出很得意的会心的微笑,她的心中猛然一惊,才意识到这件事文思顿不但有份,而且是事先计划过的。

   「第一次看见妳,是妳开车送如诗回家,我才发现文思顿长得这么体面的原因,原来他的母亲是这么美丽的一位东方佳丽。 」康维亷说。乘阿香将叉子放下来空着手的时候,连忙握住她的玉手。

   「哈哈,有人说因为我们东方人都是黑色的凤眼,所以人人长得都很相像,文思与我一样, 跟他父亲的感情很好,他们父子两人很合得来的。」阿香笑着说,为了不使康维亷难堪,阿香连忙做出需要用她的手来做手势的样子,把手抽了回来,又特别多做了一两个不必要的手势。

康威廉自己心情极好,并没有注意到阿香多做了很多不必要的手势。 [1] 吃完饭,付了帐,侍者将他们的车由停车处开出来,康威廉一直都站在阿香身后,含笑用手搂着阿香那只有一握的小蛮腰。

    汽车一开到,如诗先跳上车,文思却不忙上车,特别眼睁睁地站在那里看着康先生扶着妈妈纤腰的手。

阿香看见文思站在车旁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淡然一笑,跨进侍者打开的车门,坐在驾驶位旁的座位。

    「下个星期天,我可不可以邀请你上文思母子二人, 与我们父女一同去打棒球? 」康威廉一面开车,一面含笑问道。

  「谢谢你的好意,康先生,下周末文思顿的父亲大概会由台湾回家来,论理,我们应该带如诗去打棒球才是。 」阿香连忙打断康威廉还没有说完的邀请。由反光镜中发现坐在后座的文思想要说甚么,但决定沉默的样子,她只当做没有看见,学着康威廉一样,脸上含着微笑。

    回家以后,阿香进了自己的浴室,打算梳洗就寝,只见文思若有所思,也跟进了妈妈的浴室。

    「妈妈,下周末爸爸真的会来美国吗? 」文思站在母亲的浴室门口,不放心地问。

    「路费太贵了,爸爸无法常来。」阿香耐心地解释道。

    「 路费太贵了,恐怕只是一个借口吧!不然, 爸爸怎么不记得妈妈的生日呢? 」文思慢慢地说。

「文思,爸爸不记得妈妈的生日,并不是爸爸不爱我们,只是我们中国人不太重视一般人的生日,老一辈的还特地将这一天叫做‘母难日’ ,把这一天用来记念和孝顺母亲用的...。」阿香认为以后有机会还要再多花一些时间,把这个东西文化不同的想法的想法慢慢地向文思解释,另外,也可能是在东方,人多为患,谋生不易,人们得先想法子生存,为人生主要奋斗的目标,其他个人之间感情的培养,是次要的事情。

要旺财花那么多钱,特地由台湾飞到美国来给她做生日?不是太荒谬了吗? 这些美国人岂不是太强人所难了吗?

  「妈,美国人标榜的模范父亲,是要花时间在家人身上的, 凡是陪太太采买、送花、买钻戒、给太太开车门的丈夫才是好丈夫。放假的时候一定要陪孩子去打球、钓鱼、野餐,以及临睡前读书给孩子们听的才是好父亲,我家的父亲事业心这样重,一天到晚,以赚钱为首要, 每年才来看我们两次,衣着也不够讲究,言谈举止也不很灵光,妈妈,我从来没有听妳说过妳要离婚,妳仍然爱着爸爸这样差劲的丈夫吗?」文思很严肃的问妈妈,口气非常认真。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文思身上体现出来了。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以後更明顯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