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7)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7)

 

   「哇!你说我们的房子每年至少有一万五千美元以上的维持费!难道他们还不止此数? 」这可把旺财吓坏了。

「当然喽,不然他们何必日夜不休的工作呢?

   「到底甚么是美国房地产的维持费?要这么多钱? 」旺财实在不甘心。

   「美国房地产的维持费包括房屋税也就是联邦政府税、州、郡政府的税以及我们格林可夫的地方教育税, 房屋的水、火灾保险,平常用的水费、电费,夏天冷气、冬天暖气,外面院子里剪草、修树,整理屋顶、房檐,里面的走廊,乃至车库的水泥地..·等等。」阿香又扳起自己的手指头来了。

「另外还要汽车保险、保养、汽油、吃的食物、穿的衣服...,哎呀,阿香,我寄给你的钱,够不够用? 」旺财不放心起来。

   「只是暂时没有余钱买家具而已,粉刷、装饰都是可以等的,其实,在美国的工钱贵,我们自己慢慢做,是可以省很多钱的。」阿香笑了起来,她近来愈来愈有自信。

「一定要想法子给你们母子多留些钱。只可惜我在台湾的开销也少不了,办公室租金、资源薪水、汽车保养、汽油耗费,每年来回的长途飞机票也要不少钱,阿嬷已经不能起床,佣人之外还要特别看护...。好在我们在台湾的房屋除了修理之外,并不需缴纳甚么税捐。」旺财叹了一口气。其实,那是以前,后来台湾也开始征收甚么房屋税了。

   「没有甚么关系,我们目前暂时牺牲牺牲,苦日子过完就好了。只不过一时手头比较紧而已,好在现在台币升值得很快,我们的钱比以前经用些。 」阿香安慰旺财,也安慰自己。

    吃完饭,文思兴致冲冲的忙着去布置自己的房间。

   「你的房间内只有一张床,一张椅子,不知布置些甚么呢? 」做父亲的旺财好奇地问。

   「当然有很多东西可以布置,我要把我大大小小的奖状挂在墙上,高高低低的奖品要排在地上。」模范生文思回答。

   「你不是每次都让我拿回去给阿嬷保存吗?放在你现在住的房间内, 不就不能带回去了吗?」旺财问他的儿子。

   「我反正阿嬷不久就要到美国来,不如从现在起把我的奖品奖状都放在我的房内。由我坐在这些奖品奖章当中拍张照片带回去给阿嬷看,如何呢?妈妈上个月在人家车库大甩卖时买了一台二手傻瓜照相机。 」文思要求。

    妈妈阿香举起相机拍照,由相机的画面中发现爸爸旺财的脸皱成一团。

    「旺财,你怎么啦? 」阿香吓了一跳,不由得关心地问道。

    「近来吃过饭后,心口哪个地方的胃就微微发痛。」旺财皱紧了眉毛回答。

「怎么会胃疼吗?我们不在身边,你要自己保重呀!」阿香吓了一跳,非常关心的说。

    「只是有点胃酸过多而已,只要静静地休息一下就行了。」旺财不愿意阿香担心,就做出不经意的样子来回答。

    文思坐在奖品、奖章中间拍过照相,竟然伸手扭开了收音机,取出书本来,坐在原地做起功课来。

    文思的父母见状,相视一笑,站起来关上房门,离开了他的房间任由他安静地做功课。

    「怎么听这样老旧的收音机,我下次甴台湾带个新的音响送给他。」旺财心疼他的儿子。

    阿香开了汽车带了旺财在他们新买的房子的附近兜风。

    「怎么样?整个地区就是一片森林,一共有一百多家的房屋就座落在参天的古木中间,风景不错吧?」阿香一边开车,一面点点头,非常得意。

    「是啊,所有的房屋都这么整齐美观!真是世外桃源。」旺财非常同意。

「看,每个院子里家家繁花似锦,户户绿草如茵,好像人间仙境一样!房屋虽然花了不少钱,不过我已发现不少省钱之道,原来这里的居民在当地图书馆借书看都是免费,除了英文看起来比较吃力之外,看书是十分省钱的活动。」阿香告诉旺财。

    「唔,我们现在有自己的卧室了,夫妻之间做床上运动,由是很省钱的。」旺财笑着加了一句。

    「等将来手头松一些,,就可以每年多来几次。」阿香接口道,突然想起,换地毯、窗帘、买油漆 ⋯⋯等等,还要一笔钱的就接不下去了。

    「文思变了很多,在范家住了两年, 他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大人,好在自从搬了新家之后, 交了一群新朋友,现在又变成一个笑口常开,快快乐乐的孩子了。」阿香改口谈文思,这个题目,他们夫妻百谈不厌。

    「他的新朋友们都是些身家清白,环境良好的优良白人少年。」

    「哪!你看我们的牺牲有了代价了!古时候孟母三迁是有道理的,他老人家就是按照美国买房子的三大原则来搬家的。 」做父母的互相安慰道。

         「呀,旺财!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可怕?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正说之间,阿香突然停下来问道。

    「没甚么关系,胃还是有点疼,我们把车子开回去,让我躺在床上休息就会好的。」旺财说。

    阿香与文思俩母子搬离范家的时候,大为和月枝一早就出门了,留下一个由世界日报广告栏内找到的新管家,那位新管家正在上下楼梯追逐范家的孩子们,用着他们听不懂的山东土话在大声骂人,大概在骂范家的孩子们太不听话罢!

    「文思,听说这位新管家在山东的时候是一位医师呢!」阿香一面指示着搬运公司的工人把他们的行李家具搬上车,一面轻轻地告诉儿子。

    「妈,这位医师是才从中国大陆来的新移民,还没有通过美国医生公会的考试,等他拿到美国医生执照,,他就再也不肯替人家做便宜的管家保姆了。」儿子文思一面搬着他的书本文具及奖品奖状,一面非常懂事地回答他的妈妈。

住在大颈镇范家的时候,文思从来没有邀请过任何朋友到他家去过,但自从他们拥有自己的房子之后,他那间简陋的房间内,经常都有快快乐乐的青少年出来进去。

    「嘿,这小子不是吹过牛,说过甚么以他的人格而骄傲吗?,现在有了自己的房间,不是更加 快乐和骄傲吗?这么说来, 到底是有自己的房子,比较骄傲呢?还是人格比较值得骄傲呢? 」阿香忍不住心里暗笑。

    当然, 他也常常受到邀请到同学好朋友们的家内去玩耍、游戏或做功课。住的远一些的人家,则由妈妈阿香开车送他去。

有一阵子,文思最常去的是康如诗家,如诗家不但有个美丽整齐的前院、花木扶疏的后院,后院的中央还有一个很诗情画意的游泳池。

    文思常常被邀请到康家去游水,康家也常常邀请文思顿蔡斯的母亲胖蔡斯( 阿香的名字台语发音叫阿胖)一同去游水,不过阿香说他已经参加了她家旁边的YWCA,而且缴过了年费,每天非得到青年妇女会去游水,不游可惜了年费的理由婉拒了。

康如诗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洋娃娃,有深棕色的头发及深棕色的眼睛,她的爸爸康威廉长的更是漂亮,边有着深棕色的头发和眼睛。

文斯顿蔡斯过生日的时候,如诗与维亷父女联合送了一条钓鱼杆给文思顿蔡斯做生日礼物。

 

2014 年修改新稿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