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们需要肠子

给大家说个小段儿,从前做实验的事。 我们有时候要做动物实验,做动物实验的 时候有一个助手帮我准备动物,包括备皮等。备皮就是把手术区的毛发都刮干净, 然后才能常规消毒,铺巾,做手术。手术 中助手的责任就是监护动物的呼吸,心 率以及帮助操各种机器设备。


我的助手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士,叫莎拉。莎拉是来自前苏联的一个共和国,好像 是拉脱维亚。莎拉长的很有东欧女性特质,金发碧眼,身材中等,挺壮 实;人挺 实在,工作很好。莎拉有个同居男友,两人关系挺好,经常听她说起两人的故事, 总是很甜蜜的样子。有一天突然见莎拉泪眼涟涟,非常伤心,我 就赶紧问怎么回 事。莎拉说”卡比死了,所以伤心“。 我接着问道”卡比是谁?“ 
莎拉说道:”我的狗“。我松了口气,还以为是她什么家人呢。就问道:”狗为什么 叫卡比?“ 
莎拉说:"卡比是我最喜欢的男演员的名字,太喜欢那个男演员了,所以就给自己 的狗起了个名字叫卡比”。 
莎拉的英语很烂,中国人的英语就够呛了,口音很重;我感觉莎拉还不及我呢,常 用的词汇还经常要问我,有时候意思也表达的不清楚。 

有一回我们做实验观察某种药物对血管的作用,当然是一组动物用药,一组不用, 然后比较药物对两组动物血管的作用。但仅与对照组比较是不够的,假如 实验组 和对照组没有区别,我们并不能立刻得出药物无效的结论;因为还有一种可能,就 是药物并没有很好的被动物吸收,所以我们要首先确定药物的确被 动物很好的吸 收了。我们已知这种药物对小肠有明确作用,所以明天的实验要同时取一段小 肠,然后病理检查确定是否有该药物的作用。 

我于是就对莎拉说,“ We need intestine  (我们需要肠子)”,请她给动物备 皮,莎拉满口答应。 

第二天上班后来到实验室,我发现所有的动物腹部皮肤都没有准备,而动物的睾丸 都准备的干干净净。我很纳闷,就问莎拉道:“为什么不准备腹部皮肤, 而对会阴 部睾丸这么有兴趣?” 

莎拉眨了眨蓝蓝的大眼睛回答道:" 不是你让我准备的吗?“ 
我愈发糊涂,就说道:”我说的是' we need intestine'",我可从来没让你准备睾丸。 

莎拉答道:“ 对呀,是你说的‘ we need in testis (我们要的在睾丸)’ ,我才 准备的睾丸”。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大家英语都有口音造成了误读,赶紧解释道:“ 不对,We need intestine (我们要肠子) , bowel(肠子)” 
莎拉终于明白了,憋了个大红脸,赶紧备腹部皮肤去了。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逗人儿!

 
姜尼的头像
 #

一弘新年好。

 
予微的头像
 #

呵呵,语误很多时候很好笑,偶然会致命!好在不是在手术中听错了。

新年好!

 
姜尼的头像
 #

予微新年好

 
百草园的头像
 #

哈哈哈,好玩。

 
姜尼的头像
 #

百草新年好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哈哈,多来点这样的笑话,最近太需要笑话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