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年味(三)——圆子味


今天的我,喜欢吃老家的庄墓圆子,圆子做起来,自然颇费功夫,正宗的庄墓圆子是诸多圆子中的美味。

 

对美味的记忆不仅仅取决于美味本身,还取决于美味带给人们对岁月的怀念。

 

外婆居住的老家距离庄墓很近,外婆做得圆子和庄墓圆子不相上下,外婆在时,每一个新年来到,外婆和母亲都会提前备好做圆子的材料,距离新年前几天,就忙碌着做圆子。

 

乡下的年味很浓,朴实的文化和传统的新年,带给儿时的我,一些美食的记忆,一段岁月的向往。

 

日子总会给人不经意的快乐,所谓岁月终于还是能沉淀一份美好,在沉重的肩头化为仰面一笑,悠然在心。

 

如今许多人过去,餐馆里的庄墓圆子依然是我的最爱,那一盘子美味的圆子足矣给我一顿餐后的知足。

 

人生因为知足而坦然,因为坦然而达观。

 

儿时的冬日是寒冷的,忙碌的年关,尤其寒冷,老屋自然给了我满屋温暖的感觉,所以,成年以后,我是一个随心淡然的女子。穿插在男人和女人间,比别人多了份安逸和满足。

 

每一个新年,外婆和母亲是辛劳的,尤其外婆,在经过了诸多生活艰难之后,痛苦的生活经历没有在外婆身上呈现太多悲伤,依然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姐弟三人带大。

 

外婆做事比较从容,偶尔虽有脾气,也很柔弱,这一点,和母亲的性格形成鲜明对照,母亲个性刚强,不免少了份柔性,这是母亲性格的不足。而我却在外婆和母亲性格中得到补足。

 

新年里,圆子制作工序比较繁琐,外婆和母亲至少要用两天的功夫备好圆子的料,最后成型的圆子俨然成了美味佳肴,年三十的中午,母亲用做好的圆子做我们的午餐,等待晚上的年夜饭。

 

那时的年夜饭甜美,无忧,也很绿色和环保,我们只需在一边静静观察,等待外婆和母亲的吆喝声,等待一份原生态的年夜饭。

 

如今失去了最天然的工序,勤劳被自动化代替,于是,圆子的美味也打折了。

 

外婆和母亲会用上半天时间准备圆子最基础的薄薄面皮,通常外婆和母亲会准备许多张薄面皮,然后经过细细加工,外婆和母亲把薄面皮切成细粒状,近似馍馍须,把事先备好的五花肉切碎,五花肉不能烧的太烂,姜、葱白切碎,用备好的老母鸡汤,一起放在烧制的面盆里加盐搅拌。

 

搅拌好圆子的料儿之后,外婆和母亲开始搓圆子,依次把圆子放在绿豆(或山芋)面里自然滚圆,一个个排列放在一边,绿豆(或山芋)面起凝固作用,便于圆子在下锅后成型,不破皮,口感细腻爽口。

 

圆子经外婆和母亲的制作,成了新年里的一道美味大菜,在喜庆的节日里,富贵团圆,美满幸福。

 

母亲到了城里,那时我还在上中学,外婆已经和我们永别了,母亲和父亲依然会制作精美的圆子,虽说味儿比起外婆那会儿,可能有点差别,依然是味儿鲜鲜,吃起来也满是开怀。

 

后来自己成家了,婆家的习惯和外婆家有了很大差异,外婆家圆子婆婆是无法制作的,工序的繁多令婆婆望而怯步,婆家的圆子自然是简单工序。

 

一家三口生活时,新年里,偶尔自己也动手做过圆子,只是味儿和外婆那时比起来,差多了,圆子少了一份原汁原味的工序,自然味儿就逊色许多。

 

至于庄墓圆子的料儿是用面皮还是用馍馍,因为没有见过,确实不知,只是吃起来油而不腻,软而不烂,味儿好是真的。后来也吃过寿县圆子,那味儿和庄墓圆子比起来,差多了。

 

于今,儿时外婆和母亲做的圆子,渐渐成了一段记忆,生活环境出现了许多危机,原料质量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圆子啊,就成了心里的奢望。

 

在和朋友聚会时,也会点一道庄墓圆子,为了品尝那一份原始的味道,那味儿不仅仅是来自味觉的,更多的是来自心里的味感。

 

想起新年里的圆子,以此纪念朴实无华的外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读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们过年的园子就是肉圆,或者叫狮子头,用面皮做的园子还是第一次听说,下次去合肥要去尝尝。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海云,马年顺旺!

只有地道的合肥土菜馆才会有庄墓圆子,和其它的圆子比起来,我一直很喜欢吃,肉圆和狮子头,原材料比较简单,正宗的庄墓圆子,工序是比较复杂的,味儿蛮好,吃嘛嘛香!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一弘介绍正宗的庄墓圆子, 看得真馋人! 能吃上你做的圆子也是最大的享受了.

"人生因为知足而坦然,因为坦然而达观。"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春山!真正的庄墓圆子是细活儿,功夫到了才是美味,我只有羡慕的份儿,那味儿,吃嘛嘛香!

 
碧蓝天的头像
 #

口水滴滴嗒嗒,做得真好!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马年吉祥!

 
Amoy的头像
 #

有机会要去品尝一弘做的圆子!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嘿嘿,欢迎你来,我请你品尝!徽菜,蛮不错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