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2 周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8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33 叙

 


  长河回去了,芦花一个人坐在小木屋里发愣。许多事情她想不透。
  为啥男人可以和几个女人好?为啥女人不能?
  假如一个牛郎只配一个织女,一个织女只配一个牛郎,那自己的牛郎是哪一位?假如是阿牛,那桂花呢?假如是长河那秀月呢?假如都不是,那自己呢?
  芦花拿出她的布鸟,对着它说着:“告诉我妈妈,告诉我。假如能,假如能的话,我喜欢长河哥,我真的喜欢他。妈妈,我也闹不明白,我喜欢长河哥,和我喜欢阿牛,好象不大相同......妈妈告诉我......”
  她微开着门,看着满天的星星。在山上看星星,特别的清晰明亮。它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在向芦花传达一种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芦花带着黄狗出去。在溪涧那里,有许多野生的果树。没人摘,果子掉了满地,有的顺着溪水往下流。流进了一个不大的水潭里。水潭里的水有些发绿,底下有鱼在游来游去。黄狗大概挺饿的了,它闯到水潭里,嘴巴在水里寻着,没多久的功夫,居然给它捞起了一条鱼。
  芦花摘了点桔子,还有一种很小的香蕉,很甜。往里去还有些别的野果树。她不敢耽搁太久,怕长河来找不到他们会着急。
  回家的途中,看到了几只小野兔和松鼠,黄狗就去追。
  “小黄快回来,长河哥会给你带更好吃的来呢。”芦花喊着,黄狗无奈,只好眼睁睁看着小兔子们跑了。


  芦花和黄狗回来时,长河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你再不回来,我拿着这柴刀就去看你们去了。”长河说。
  黄狗围着长河带来的一个大篮子,一边转一边欢叫着。
  “小家伙鼻子灵。”长河笑着说。“来芦花,快来趁热吃,我带来了咸肉饭,你准爱吃。”
  “长河哥,俺住这里,倒给你添麻烦了。”
  “傻丫头,这算啥麻烦。不过你不能一辈子住这里是真的。”
  三个人围在一起吃饭,这是上山以后芦花和黄狗吃的第一顿象样的饭。
  “对了芦花,我还给你带来了一样东西。”长河说着,递给了芦花一个布包。
  “这,是啥?”芦花问。
  “打开看就知道了。”


  打开一看,是只木头做的鸟。
  “秀妹和我说过,你妈妈给了你一只布鸟,所以我就给你做了这......”


  长河还没说完,芦花就象是被滚水烫到一般,把木鸟放到了一边。
  “妹子你咋的啦?”长河有些意外。
  “长河哥我好怕!”
  长河放下筷子,问道:“妹子你怕啥?”
  “妈妈临走前给了我一只布鸟,妈妈就把我交给那只布鸟了;阿牛哥临走前给我一个蓝包......他把我交给......长河哥,我不要你这只木鸟......”


  长河听着,下意识的看了眼黄狗,它正吃得欢呢。长河抓起了芦花的手:“又傻了不是,芦花妹,我不会离开你的!”
  “阿牛哥也这么说,说他立冬前就回来接我......”
  “我和阿牛不一样,”长河把身子又挪近了些:“芦花妹,听着,你妈妈怎么疼你,我也怎么疼你,我还会疼的更多,相信我。”
  长河一番话把芦花说得心里暖烘烘的。她拿起了那只木鸟,看着,摸着。她看着长河,说:
  “我,我信你说的话,只是这人的命......”
  “别信什么命啊运的,我在想,只要芦花妹和我同心,我什么也不怕。”
  “长河哥,”芦花也放下了筷子,“我,我是有男人的人......”
  “来,妹子,咱出去一会儿,这里有些闷。”


  芦花跟着长河出了屋子,坐到一棵大树的根须上。
  太阳照着,树底却是阴凉的。坐这里,能看到远近村庄,看到田野和房子,能看得很远。
  “我知道你有些骨节想不开,其实我也想了很多。”长河开口了:“你男人是谁?阿牛吗?阿牛不是娶了你几个月就又娶桂花吗?他当时怎么不想他有你呢?还不说,还把你放到石头村来,还不说,到这会儿还没来接你,还走得更远了。芦花妹,不管人怎么讲,事情得有个公道,得让人活下去。这样的事,公道吗?“
  长河停了一下,叹了口长气,接下去说:“其实石师傅也看出这点了,所以没再让你住他那里。妹子,别说你不乐意回去,我都不会再让你回去了,因为从你离开石家那天起,你和阿牛家就没有啥关系了。我想好了,你要是愿意嫁给我,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男人;哪天阿牛又来了,我不会放手的。”


  芦花静静的听着长河说了这许多,每句都重重的敲进了她心底。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远处,那里有她走过的田埂,小路,溪边,山野......她已经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前面,不知还有多远的路,什么样的路在等她?
  长河好象一直看到了她的心里,“妹子,信我,这些话我不是随便说说的,我真的想了好多。其实,你知道吗......”稍稍犹豫了一下。
  芦花抬起头,看着他:“知道什么?”
  
  “从那一天你躺在我家床上我喂你药的时候起,我就喜欢你......秀妹在,我想都不能想的。”
  “长河哥,你,你不想秀月姐了?”芦花轻轻的问。
  “咋会不想。秀妹心太好了。她什么都知道。她自己和我讲了你好多次,想让我把你招进家。我没答应,我怎么能那样做呢......想不到,她就去寻短......”


  风吹着大树,沙沙的响。几只鸟叫着,相跟相随飞向云间。长河不说话了,他看着远方的树,看到它们在风中起伏。头顶上,云也在翻滚。
  黄狗吃饱出来了,它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个人,就默不作声的找了个稍远的地,趴了下来。


  一连几天,尽管芦花使劲的劝,说她能行,长河还是天天上来看望她,还给她送吃的。
  芦花心里又感激,又很乱,还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心头总是甜甜的,暖暖的。
  耳边老响着长河那句话:“你妈妈怎么疼你,我也怎么疼你,我还会疼的更多。”
  溪水潺潺的流......
  
  她找到了一块近水的好地,扛着锄头天天去锄草翻土。有块地种,让她感到踏实和安心。
  “就算,就算......”她暗暗在想,“哪天俺真的和长河哥下了山,俺也要种点东西,和他分着尝。”


  这一天,闪起了电打起了雷,接着雨便劈里啪啦下来了。雨越下越大,瓢泼大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这个场景真美好:黄狗吃饱出来了,它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个人,就默不作声的找了个稍远的地,趴了下来。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予微品读欣赏!

 
鐡手的头像
 #

有夫之妇还是先别想着再嫁吧,长河少为芦花考虑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