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5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5)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5

      有一天,阿香正在厨房里照料范家孩子吃饭,文思兴冲冲地由地下室走上来,手中捧了一个了一个大玻璃瓶。

        「妈妈,你看,这就是上周妳开车带我到新泽西州屠宰场去取的猪眼睛,被我泡制成了标本,,你看我做得怎么样?不错吧? 」文思将大玻璃瓶捧到妈妈眼前,他已经长得跟妈妈一样高了。

        「唔!来回开了好几小时的车!你也花了好几天的工夫,现在好了,咱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完成了!」阿香也替文思高兴。
        「我要看,给我。 」范家大的那个过来抢夺。
 
       「我也要看。 」小的也挤过来。

          「都不要抢夺,这不是玩具,是我们学校下周要开的科学展览会要用的标本,不可以随便乱动的。」文思立刻将玻璃瓶举得高高的,不让两个小家伙碰到。

         「文思,你辛辛苦苦做好的标本,赶快拿去收好,他们对买来的玩具是没有兴趣的,只有对不准他们碰的东西才有兴趣。 」阿香关照儿子。
     
     文思立刻把玻璃瓶拿到地下室去了。
 
        自此,文思每天上学之前将装了标本的玻璃瓶小心翼翼的搬到床上,推近墙边,晚上睡觉之前再搬到床脚边的地上,一点也不厌烦。
    
     过了三天,阿香正跪在地上擦地板,文思一面哭一面气急败坏地奔上楼来。
       
「妈妈,我的猪眼睛标本不见了。」文思擦着眼泪,很伤心地说。
    
    阿香连忙丢下刷子、抹布,脱下手套,跳起来跟了文思到地下室去查看,果然不但床上空空如也,地上也没有甚么装标本的玻璃瓶子。
    
   「哥哥弟弟,你们两人把文思表叔的玻璃瓶弄哪里去了?」阿香很生气地大声问。
       「我没有弄哪去。 」大的回答,故意依旧玩他的电动玩具,连头也不抬一下。
    
   「我也没有。 」小的也跟着说。
 
       怎么问得出所以然来。
 
       大约一周之后,上午阿香打发完孩子们上学,正在用电熨斗熨衣服衬衫,只听见外面轰轰响着的割草机突然停顿了。
 
      「啊,今天是星期三,是法兰克割草皮的日子。」阿香正在想。不过想起文思说过关于法兰克的话,就打算待在房内,不去理会院子里的事情。正在此时,突然听见后门有人在敲门,阿香只得走到地下室去将后门打开。门外站的果然是红头发的园丁法兰克。
  
     「阿胖,我在你们院子里的草地上捡到一只很好看的玻璃瓶,上面的卷标写着文思顿的名字。」法兰克手中捧的果然是文思顿牵肠挂肚百寻不得的宝贝,只不过瓶塞不见了, 瓶内只剩下一些黑黑的烂泥、肮脏的污水。不用说,当然是范家难兄难弟的杰作。
    
   阿香谢过法兰克之后,马上将后门关上,不由得想起文思泪汪汪的眼睛,以及愁眉苦脸的样子,当机立断,立刻找到上次带文思去过的新泽西州的那一家屠宰场的电话号码。
 
     「屠宰场吗?我要再订几副新杀的猪的眼睛,,跟上次一样,你们恰巧有?太好了!大约两小时左右,我两小时之后就会到。」挂完电话,她就忙忙地穿了衣芙服,带了皮包,提了一个冷冻盒,独自一人,乘孩子们还没有放学,开车到新泽西州去了。
   
    当天文思放学回来,见到母亲由冰箱内取出来装着新鲜猪眼睛塑料袋时,高兴得一直拍手,最后,他意犹未尽,拥着妈妈,突然用中文对母亲很动情的说:       「妈妈,我爱你!

        做妈妈阿香眼内含着眼泪,她的一颗心完全融化了! !这么好一个孩子, 不要说为了他的学业,到美国来做小留学生的单亲家长,就是到天涯海角也是甘心情愿的吧!
 
       文思一连数夜不眠不休,终于赶出一个新的标本,兴匆匆地捧着那装了新标本的玻璃瓶去参加学校的科学展览会。

       阿香看见儿子在地下室内,以椅为桌,坐在地下挑灯夜战的样子,发誓要拥有一幢自己的房子,文思一定要有自己的房间,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去把他的心血成品胡乱丢弃。

       展览会一结束,阿香就开始专心注意研读房地产的书籍及广告。

       看房子是由阿香在文思的陪同之下积极进行的,买甚么样的房子也是母亲和儿子相啇决定,成交时户主旺财并没有出席。      

        阿香尽力将他们在美国省吃俭用省下来可以调动的美金全部拿出来作为头款,在这种头款充足的情况下,就算他们在美国没有当地的美金收入,银行也很乐意借钱给他们分期付款来买卖房子,因为房屋本身这种不动产就是很好的抵押品,也就是说,只要你第一次付的很多,以后就算付不出每月的贷款,银行仍然有恃无恐,将你的房子没收,他们还是稳赚不赔。

        贷款方面问题虽然不大,但是买方的律师对于签约的时候买方阿香的丈夫没有在场的情况十分不理解。

       「蔡斯夫人,你说等待你先生下次来美国时,再将房屋所有权改成两人的名字?

       「是,这样子合法的吧?

       「他这样信任你吗? 」律师笑嘻嘻地又问。

       「他是我的丈夫啊!为甚么不信任我呢? 」阿香理所当然的反问。

       「因为买时你一人签名,这房屋就正式真正只属于你一个人。如果将来你改变主意不肯让他签字,他就没有份了。」律师仔细地解释道。

       「为甚么不肯呢?我的钱就是他寄来的呀! 」阿香理所当然的说。

       「我们美国人的习惯是房地产由夫妇两人一同签名共同拥有。当然, 嘻嘻, 你若是他的情妇的话,那又当别论。」律师展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啊?」阿香非常惊奇。

       「一般来说,男人常常用情妇一人的名字买房子,当作付给她服务的酬劳,最重要的是没有名字的牵连,太太比较不容易发现。」律师的笑容十分令人可疑。

        阿香虽然觉得这位律师的态度不够严肃,太没有职业性,但也懒得告诉这位美国律师,我们中国丈夫为了节省这趟来回飞机票钱,情愿信任太太,将所有权暂时交给太太,由太太一人出名购买房屋。

        她想即使他说破了嘴唇,也无法使这些美国律师们了解我们中国人所谓的"结发夫妻"的真正情义。当然,若是他们知道中国父母自以为是为了孩子的前途而恩爱夫妻隔着千山万水,尝尽寂寞凄凉的话,一定会更认为这些中国人是不可思议、也不可理喻的了。

       为了节省金钱,旺财等到移民局的限期之前三天,才匆匆乘了飞机来看望日夜悬念的妻儿以及最新购置的财产。  

       「不要只看房屋目前的外表,等我们用新油漆将窗框、墙壁重新粉刷一遍,再去买点布匹来做成新的窗帘挂上,等新的瓷砖铺在地上之后,就是一幢美丽温馨的新房子了!何况,我们这幢房子也有个可以真正烧火的壁炉,冬天外面下雪,我们房内也烧得干爽爽、暖烘烘的! 」阿香大声的对旺财说。

        「哈哈,阿香,是真的可以烧火!也就是可以光着身子躺在火炉旁边取暖办事吗? 」旺财眯着眼,开玩笑地问。

        「等我们存足了钱,买些烧柴架、火叉,火剪之类的附件就可以了! 」阿香回答说。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按照原来的编号,这次应该是29、30,一定是除夕贴的着急,没有来得及编号。

买房子了,生活应该有转机了吧?中国人为了孩子,真是什么也舍得。

国英马年吉祥!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感謝妳讀得如此仔細!以前我的Ipad 上只有Note 的功能,現在新的IPad 上有報告字數的能力,所以不必有編號了!

祝妳今年馬到成功!健康快樂,萬事如意!

 
雨林的头像
 #

给国英姐拜年。 相信新年里阿香家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跟讀!祝

天天是好日,時時是吉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