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48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31 芦花和小黄狗

 

     却说芦花慢慢的走近那屋子,看到门是斜斜半掩着的。她走到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她轻轻推门进去,那门很涩,发出吱呀的声响,大概,好久都没有人推开过这扇门了。
  芦花刚一进去,就被一团蜘蛛网给缠了。她扒拉开蜘蛛网,走到了屋子中间。
  屋子是用木头搭起来的。门的边上,有张木床---其实就是底下放几块砖,上头铺上几根木板。床头有盏煤油灯,里头是干的,没有油了。墙根上有些农具,锄头扁担什么的,还有一对水桶。
  地上铺了砖,有的破了,草长了出来。
  芦花奇怪这房子以前会是什么人住过的。不管是什么人,那一定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黄狗一直在屋里嗅着,好象在找什么,一边汪汪的叫着,一边用爪子扒着地。
  “嘘,小黄,别叫了,让人听见了可不好。”
  芦花话音刚落,黄狗就跑到她跟前,嘴里叼着一只老鼠。
  芦花忍不住扑吃一声笑了起来:“好哇,敢情这屋里有老鼠洞呀。这下好了,俺不用担心你吃的了。”
  芦花去关门,才发现那门从轴洞里脱了出来,一头斜靠在地上,关不上了。芦花把门支起来,对准了那顶头的洞就往里顶。顶不进去,她就拿出一把柴刀,那柴刀很重,比铁锤还重。她用刀背使劲的敲,终于给她敲进去了。门关上了。门闸一放,谁也进不来。
  “小黄,咱们可以睡觉了!”芦花摸着黄狗的毛,说:“兴许是佛祖显灵了呢,你和我都有地方住了。”
 
  天全黑了,芦花也顾不得那床上的灰尘,垫了几件衣服当枕头,盖上石伯给她备的布毯,就这么睡。
  那黄狗挨着芦花趴了下来,也睡了。
  两只小松鼠从小屋子的屋顶经过,回到它们的树洞里去了。
  晚上山风可真厉害,门给刮的直响,小木屋都会晃。
  芦花给晃醒了,她睁开眼,四周黑漆漆的。小屋子是那么单薄,那风就好象是在耳边吹一样。
  “小黄......”芦花不由得轻轻唤一声。
  黄狗哼哼的应几声,站了起来。它坐在了芦花身边。
  芦花摸摸它,“来,靠近点暖和,”芦花说,“没事了,就是外头风大一点。睡吧。”
  小屋子在风里进入了梦乡......

  这天晚上,长河可是睡不安稳了。傍晚时他转遍了村里每个角落。田里,井边......他知道芦花的性格,应该是不会轻易的寻短。那她会去哪里呢?
  第二天一早,长河爬起来。披上件衣服,就往镇上去。他知道芦花常去送牛奶的两个镇。他沿着镇上的大街小巷寻找。不见一点踪影。进了大铺小店,也没听见里头的人说什么闲言闲语。

  从两个镇回到了村里。长河心中不平。他知道芦花一定在挣扎中。想起去年他将她从路边救起;今年他还能不能......他象在寻回一件千年难遇的珍宝。
  “这回我找到了她,一定不能再让她走了!”

  远远看见那边走来两个男孩。长河认出了他们,心里燃起了新的希望,赶紧过去问有没有看到芦花。那个叫小毛的男孩摇摇头。他身边的那个哑巴孩子却使劲点着头,还跟小毛比划着什么。
  “哦,有,有,河叔,有看见!”小毛想起来了。

  这句话就象雷一样响啊!
  “啥时候看见的?”长河赶紧追问。
  “是,昨天下午。”
  时间也对!
  “快告诉我,在哪里看见的,有没有看到她去哪里了?”
  小毛挠挠头想不起来。长河转向哑巴,用手比划着问他。
  哑巴男孩的手指向了那座山。
  长河恍然大悟,责怪自己怎么没有想到那座庙!

  他抱了抱哑巴孩子:“你真是河叔的福星!去年也是你,河叔回头给你作好玩的!”
  哑巴孩子楞楞的,看着长河一路小跑着往山上去。

  进了庙门,四周寻视着。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他想,庙是公众地方,芦花不会在庙里落脚。
  从庙里出来,开始仔细观看庙周围的地形。长河毕竟是山里长大的,那条若隐若现的小山径没有躲过他的眼睛。
  实在也没有别的好找了,他就顺着那路往里走。

  这片林真深真野啊,长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来过。闻这林中的味道,看这密密麻麻的枝叉,大概也没有几个人来过这里。长河折了一根树干,为的防身,怕有野猪什么的突然冒出来。

  摸索着走了半晌,到了林中一个两叉路口,正在琢磨要走哪一条,突然隐隐约约听到有狗叫声。
  “这么个地方,还有狗叫?”长河心中纳闷。不管三七二十一,奔着狗叫的地方去应该没错。

  过了那条溪流,那间小屋赫然呈现在眼前!
  那黄狗站在门口,使劲朝长河吼着。
  “没事小家伙,俺不是来找麻烦的,你省点劲吧。”长河对着黄狗说。
  都说狗通人性,你跟它说,它能体会。那黄狗听着来人跟它出声念叨,就不吼了。不过它还是梗梗的挺在门当间,寸土不让。
  “这么着吧,你先进去,我跟着你,行吧?”长河又说,他知道,不经许可擅自闯入,那狗肯定不干。
  黄狗眨眨眼,看看旁边,装作好象没事似的,其实它在思考作决定呢。果然,过了一会儿,黄狗摇了几下尾巴,真的就进了屋。
  长河心喜,跟着进了这间神秘的木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下我看到光明了。

 
虔谦的头像
 #

:)

 
呢喃的头像
 #

这大过年的,看到这个情节,为这个多灾多难的芦花高兴,为天下的小女人祈福啦!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呢喃评论,总算是有高兴的事了:)过年好!

 
鐡手的头像
 #

长河找来了,后面会怎么样呢?期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