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4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4)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4)
(27)
    厨房的玻璃窗上一直闪着强光。阿香一面手中不停顿地忙碌,一面抬眼朝窗子外面看。透过窗外院子内树林的树枝缝隙内,只见有一辆闪亮着警灯的警车停在邻居的院子里,她觉得最好不要管别人的闲事,就特地将窗帘拉上,继续切着肉丝。
    不久,范家门外有人讲话的声音,再过一会儿,门铃也响了起来,阿香只得放下工作,过去开门。
    原来是邻居的巴拉圭佣人夫妇站在范家门外按门铃,后面跟着两名穿了制服的白人警察。
    阿香跟这些人指手划脚讲了一阵子,又奔到地下室去取出一本英语、西班牙语的词典来的这些人参考。
    他们这里正在忙忙乱乱,外面又走进来两个巴拉圭佣人模样的夫妇,参加了他们的指手画脚,也咿咿呀呀地用巴拉圭话讲了半天。
    等这些人留下电话号码走后,旺财已经在地下室呆不住,慢慢踱上来到厨房里站着。
    「阿香,发生了甚么事?这两个警察来做甚么? 。」旺财问。
    「大颈镇我们这一区住的都是有钱人。邻居的巴拉圭佣人夫妇有个比文思大两岁的外甥女儿名叫苏菲亚,这位外甥女苏菲亚的父母由巴国千辛万苦到美国加州来帮佣,就是希望女儿苏菲亚可以到美国来做小留学生,可惜女儿苏菲亚老是嫌弃她父母做佣人,又穷又丢脸,使她在有钱的同学中间抬不起头来,就偷偷地离开加州父母身边,跑到在纽约大頚镇帮佣的舅舅、舅妈这里,因为父母远在加州,不在身边,舅舅、舅妈管不住苏菲亚,她就背着大人去贩卖毒品并且卖身赚钱,买名牌衣服穿,买好的东西吃,希望在同学们面前不至于太寒碜。舅舅、舅妈知道了,就打电话告诉她在加州的父母,父母接到消息连忙乘坐飞机赶到到纽约来,见到女儿完全毫无悔改的意思,忍无可忍就打了她一顿,女儿索非亚反而打电话到警察局去告父母虐待,警察局就派了这两位警察前来询查真相。」阿香回答,将肉丝放在碗中拌酱油作料。
    「那跟你有甚么关系呢? 」旺财问。
    「他们问我这邻居知道不知道隔壁佣工父母亲虐待女儿,若是知道内幕,可以另外打电话给社会工作人员,而这四位巴拉圭佣人不会英语,希望我权充一下翻译。」阿香答道。
   「妳甚么时候会西班牙语了?怎么会翻译呢? 」旺财不由得问道。
   「嘻嘻,我那会甚么西班牙文?连英语也不过只是一知半解而已。」阿香先是一怔,后来自己也笑了起来。
   「可是他们都很满意地走了。」旺财奇怪起来。
   「不错,他们离开的时候似乎是带着满意的表情。」阿香自己也觉得奇怪。
   文思回来以后,他倒是说出一番惊人的话来。
   「我与隔壁邻居佣人的外甥女儿苏菲亚对事情的看法不一样,她对她父亲,母亲,舅舅及舅妈等全是佣人引以为耻,一再自暴自弃,以为穿一些名牌衣服,昂贵的鞋子,就可以改变人们对她的看法。我母亲的身份也是佣人,可是我们都自信自强,我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功课品行全部出人头地,我的母亲学开车、修英语、努力适应新环境,我以我的母亲为傲,我以我们的人格而骄傲。」文思很自信的说。
   「文思,妈妈不是佣人。」阿香轻声地辩解。
   「文思,大伟、月枝是你的表兄表嫂,我们并不向他们收工钱的。」旺财也跟着解释。
     

(28)
   「是吗?我的表哥大为,表嫂月枝也这么想吗? 」文思问。
    说这些话的时候, 蔡家三口正坐在阴暗霉湿的地下室内,旺财坐在这房内唯一的自己买来的椅子上,阿香及文思只能坐在各自的床上。
    去湿机尽量地压低声音,呼呼的努力工作着。
    文思的这番话,使旺财与阿香对他们目前在范家的身份,突然有了新的看法。
    范家夫妇对旺财的来来去去,一概不问不问,按情理就算他们白天忙碌,或者怕影响他们的生意,至少可以邀请旺财阿香带了孩子们到店中去见见面啦,或者抽出一天来早点回家甚么的,现在他们甚么都没有做,可见真的是把阿香看成住免费地下室交换做保姆及做家事的佣人之类,有洋名字的旺德福蔡斯只不过是一个不花钱的保姆佣人的丈夫,由乡下来看在城里做工的牵手(台语妻子)的土亲戚罢了。
    「不但表兄嫂大为月枝认为妈妈是佣人,邻居的佣人苏菲亚的舅舅、舅妈、父亲及母亲认为妈妈是佣人,外面的人何尝不是呢?」文思又说。
    「外面的人?甚么外面的人认识我们?」阿香十分吃惊了。
    「 例如,校车司机史蒂夫。」文思说。
    「你怎么知道史蒂夫的想法?你又不坐他开的校车。」阿香说。因为文思坐的是中学的校车。斯蒂夫是范家小孩小学的校车司机。
    「他那么热心的教妈妈开车,老是送花给妈妈,一直想尽办法要开车带妈妈出门去逛,他认为妈妈是这房子的女主人吗? 」文思反问。
    「史蒂夫今年才二十四?二十五岁吧?他是一个热心的年轻人。」阿香辩道。
    「那法兰克呢? 」文思一不做二不休又指出一个人。
    「法兰克?谁是法兰克? 」阿香诧异地问。
    「就是每次强抢着帮妈妈搬东西,飞奔过街来替妈妈丢垃圾,一心想教妈妈跳舞的那个红头发的法兰克。他每次都是由后门进来站在地下室外面,他为甚么不按大门的门铃呢? 」
    「哦,你说的是园丁法兰克? 」
    「他曾问我妳是不是带了孩子到美国来作佣人的单亲妈妈呢。」
    「你有没有否认?」阿香慌忙问道。
    「我当然要告诉他我们家的真实情况,凡事只要是正当的、合法的就有自尊,就不怕人家知道真相。」文思说。
      原来如此,到底真实是什么样的情况也不必进一步地深究了!这更增加了旺财要买房子的决心。但是这也不能粗心大意,主要的是他们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虽然台湾经济起飞了,而他们的经济的来源,一是靠旺财与阿香两人工作勤奋,二是靠全家三人都很节俭,省吃俭用储存下来的钱财, 何况他们在美国人生地不熟,对当地的房地产市场非常陌生,而买房子的确得花一笔大钱,是一件大事,一个大决定啊!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文思懂道理真是万幸,父母吃苦也是值得的。

 
余國英的头像
 #

可見我們都是中國同胞!

 
海云的头像
 #

中国年问候。

 
余國英的头像
 #

祝馬到成功!

天天是好日!

時時是吉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