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清凉油记 (古今混)

快过年啦,写个笑话让大家高兴。

 

升入大学,时逢改革初期。校方曰:“同学们一定要把四人帮在文革中浪费我们的时间补回来。”莘莘学子日读夜读,教室永远满满当当,常常上自习找不到座位。死磕书本,苦多乐少。无奈,只好自寻其乐。

 大学寝室甚小,二十平米左右,八男同住,分上下铺。盛夏一上铺者常露一足于蚊帐外,其状甚为滑稽。

 一日见楼前有人晒褥,其上地图痕迹依稀。众室友嘻笑曰:“此乃制图课之作业也。”

 余曾闻将清凉油涂于脚心会使人尿床,于是突发奇想,找来一盒清凉油。当晚涂于露足者之脚心。次日观望,未见效果。窃想所涂不足,至夜将整合清凉油涂于露足者之脚心上。来日清晨,查看动静,依然不见地图,大失所望。露足者有起夜习惯,以为夜里去厕所时自己踩到什么东西, 骂了一句,坐在床铺边自己清理了涂抹,也没有太在意。

 没有了乐趣,怎么办? “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千难万险只等闲。为逗乐来把土匪扮,似导演效果要显现。”

 据观察露足者每起夜必先跳到一板凳上,然后下地。是夜,余悄然将板凳从原地移开许多。三更万籁俱寂,突听“咣当,噗通。” 接下来就是“我X你妈,这是谁干的。”

 蚊帐里余以被蒙头,一手捏鼻,一手捂嘴,完成了世界上最高难的自我控制,没有笑出声来。余自认为是第二个邱少云。

 

 

分类: 

评论

朴康平的头像
 #

我大笑了!

 
捷润的头像
 #

现在想起来我还觉得好笑。当年也没有怕人投诉的概念。

 
予微的头像
 #

哇哈哈,真搞!露足者还睡上床呢,涂人油者,不住下铺吧?

祝,各位笑口常开!

 
捷润的头像
 #

涂人油者也住上铺,谢谢予微。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哈哈哈哈哈!笑s我了! 语言表述很有《聊斋》的风味呀!

 
捷润的头像
 #

从小调皮捣蛋,所以“志异”,每天都琢磨干坏事儿。现在好象正人君子啦,骨子里还是坏小子。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大学生还画地图,真有你们的!

 
捷润的头像
 #

只是不知道是水洒上去了,还是当事人夜间的手笔。见到晒褥子不止一次。大学里干的坏事都还记得,上的许多课都忘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水平真高!

 
捷润的头像
 #

活着的邱少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