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旧文:少奶奶雪夜救夫

(2010年的一篇旧文,发表在最近火了的“生活,还可以。。。”, )

“2010年的第一场雪比已往时候来得更猛些。。。”终于盼到了一场大雪,还不在周末。听到公司关门,学校放假,心里更高兴。 但是看到老公穿戴整齐要去上班,不免有些担心:“真要去呀?”

“雪不大,没问题”

“公司会关门吗?”

“你见过华尔街关门吗?”

“可是雪要下一天啊,晚上回来怎么办?”

“没事儿,走啦。”

二十分钟后,电话报告,上了汽车了,车上只有四个人。一小时后,再问,到公司了,没事儿。

要说这不上班还拿钱的日子就是好过。也就是写了篇博,开心菜园种了几颗桃子(当然还顺手偷了点儿菜),做了点儿吃的,看了看雪景,就到了下午。心想干点啥吧,去车库看了看铲雪机,好复杂呀。

一个电话到了华尔街:“铲雪机怎么开呀?”

“你要铲雪呀?”

“啊。”

“算了,你从来就没铲过雪,还是我回来再说吧。”

“嗯。。。也行。”

要说也是,十几年前有了一房,现在二房也养了十一年了,我还真没铲过雪。每次都是他借口太冷,风大了啥的把我憋在家里,自己去玩,我在窗口看着。看着看着就生出一种地主家大少奶奶的幻觉。

五点钟打回电话:“要上车了。”六点钟没到家。火锅上桌,一切就绪,等等吧,可能车开得慢。六点半,还没见踪影。有点急了:“到哪儿啦?”

“下车啦,在停车场,车出不来。。。” 唉,不听少奶奶言,吃亏在眼前喽!

“等着啊,我开车来接你。”

“你能出来吗?”

“出不去也得去呀”心说啦,我不救你还有谁会救你呀?养少奶奶千日,用少奶奶一时啦。

于是少奶奶和大小姐一起穿戴出门,车库一开,嗬!雪居然就高过了膝盖,拿着铲子,不知从哪儿下脚,也不知从哪儿下手。告诉大小姐去铲车后面,自己又站在铲雪机面前了。发了一会儿呆,决定求援。

我家邻居好朋友韩家就在隔壁。一听情况,马上就带了雪铲过来了。我请他想办法开动铲雪机,自己就加入女儿的行列去铲雪了。雪松松的很好铲,一次掀出去一大铲子,开始还觉得好玩。过了一会儿,腰也酸了,背也痛了就不好玩了。正在这时,朋友点着了铲雪机,突突着就开过来了。一会儿就扫清了车道,和我一起上了车。

小区内的雪很厚,而少奶奶在雪地里开车仅有两次记录:一次歪到沟里,一次亲了电线杆儿。果然车子歪歪扭扭地到了一位邻居家就动不了啦。朋友拿着雪铲在前后轮子换着铲,铲一点动一点, 不然就呜呜地叫着不动窝。正好这家邻居在铲雪,开着铲雪机就帮我们开出一条道,总算开动了。结果快到主道前五,六米的地方又动不了了。朋友在外面铲呀铲,我在里面呜呀呜,半天动不了一点点。窗外风雪交加,我在里面竟出了一身汗,心里直求老天爷,快让我的车出去吧。

忽然,对面苗圃里一阵响动,开出来一辆铲雪车! 老天,不知是哪路神仙听见了我祷告。只见大家伙吼了几吼,就到了我们面前,挥舞大铲,几下就把雪推得干干净净。朋友把车轮下面的铲开,就上了主道。铲雪车里的神仙这才露了真容,原来是一位瘦瘦的中年美国男人,对我们挥手笑了笑,走了,把我们一连串的Thank You!”都扔在了风里。

一路上小心翼翼开到了老公所在的停车场,一看,冰雪覆盖的巨大停车场只有两辆车,我家就占了一辆。只有一个人,就是我家的那个人。招呼他上车回家,却一定要把车挖出来,开回去。唉,男人哪。。。

于是这次是他一会儿在车里呜呜,一会儿跳出来铲雪,朋友只是忠实地在外面铲着,我倒是什么事也没有,只有在外面大呼小叫,上窜下跳的份儿了。好在这是个SUV,大点儿的车,折腾了好一会儿,居然被他们折腾出来了。 一阵欢呼,回家了。

一路顺利,进了小区也接受教训,走另一大点儿的路口。雪还是一样深,却有前车之辙可循。东一头,西一头,总算快到了门口,车一歪,脸冲着马路牙子,它又不动啦,半个身子还在路上。少奶奶把车一关,不伺候了。我家长工我都救回来啦,我还怕谁呀? 哼!

谨以此文向邻家朋友,邻居,和那路美国神仙表示谢意!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这篇写得太有大少奶奶的范了,难怪大家稀饭!

 
春阳的头像
 #

嘿嘿,那时候胆子大,啥都敢写。又下大雪了,所以想起了这一篇,谢谢。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少奶奶救夫心切呀! 风雪交加,天冷路滑, 这样情况下开车真是挺悬的, 要格外小心。

 
春阳的头像
 #

是啊,那天真的是雪太深了,开不出去,幸亏有我救他,不然还呆在那儿呢。呵呵。

 
捷润的头像
 #

富家女雪夜救长工。牛。

 
予微的头像
 #

这个总结精确!

哈哈!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捷润。其实就是长工他媳妇啦,自己把自己想高级一点哈。:)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家里有长工奏是好啊! 我曾经习以为常,不把我家长工当宝贝,后来长工每周出差,周末才回家,整整三年。 那三年我这少奶奶当的,比丫头还不如呢,至少丫头不用干体力活啊。 三年后长工回来,我才又当起了少奶奶,这回对长工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了,再不挑他的刺儿了!

 
春阳的头像
 #

“三年后长工回来,我才又当起了少奶奶,这回对长工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了,再不挑他的刺儿了!”

从此以后长工就是宝贝,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再读一遍还是好玩儿。

昨天一个中午我竟然把我家车道的雪给都铲了,刚开始也觉得这新雪不重,推着大雪铲满好玩儿的,过了一会儿,腰也酸了背也痛了,全身汗湿透,心跳还加快......这下明白为什么新闻报道有人铲雪心脏病发身亡了。我想大过节的吃多了,权当作减肥吧,硬是把整个车道攻了下来,劳工回来都不敢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哈哈哈,潜力无限啊。我说这下他应该就会教我用铲雪机器了吧!

 
春阳的头像
 #

哇,那你也太厉害了,现在一定还是有酸又痛吧?

 
西山的头像
 #

老蜜这少奶奶当得多称职啊!愣把长工从滑你街(华尔街)那儿给打刺溜接回家啦

 
春阳的头像
 #

滑你街?哈哈,西山,你太油菜了。

 
梅子的头像
 #

我们这里大寒还没有看见雪花片儿,看见你们铲雪就眼红眼黑变了色。

"少奶奶"文章写得油墨。

 
春阳的头像
 #

梅子喜欢雪?我也喜欢,只是怕在雪地开车,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