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74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24 芦根

 

      芦花急匆匆上了山。今年雨水少,转来转去,转到了古庙的背后。那些长的哪都是的野草,扰乱着她的视线,还有一撮一撮的矮树林。还有满地盖被人称做猪菜的叶草......终于,她在野丛中认出了她要的药草,她看到了那紫色的,有着长长叶瓣的草。看到了,她好兴奋,顺着藤,摘下了一大串。
  回来了,美玲已经走了,长河在木工房里削着一块小木头。
  “长河哥怎么起来了,咋不歇着?”
  “没事,做个小玩艺。”
  芦花把草洗干净,摘成段,放锅里熬。她看看四周,有些零乱,就收拾了一番。两只母鸡蹲在树荫里,无聊的东张张西望望,芦花就取了些米糠,放了点水,拿过去给它们吃。
  药熬出色来了,芦花倒了一碗,给长河端过来。长河在秀月常坐的那个靠椅上坐了下来,他接过了那碗药,看着芦花,他喜欢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和秀月不同。秀月的眼睛有如月亮般晶莹;而芦花的眼睛明媚中带着朦胧,那朦胧里有一层很深的东西。
  “谢谢你芦花妹。”长河说。
  “我该做的。”芦花低着头说。
  长河把药放旁边的桌上,说:“芦花妹,我常在想,那天,要是那个哑巴孩子没看见你,要是我没过去,你会怎样。”
  芦花没有言语。
  “阿牛还是没有信儿吗?”长河问。
  芦花摇摇头,说:“我想过一阵,还回去看一看。”
  “啥,你还要回去?什么时候要回去,说一声,我陪你去。”
  “那怎么好。”
  “怎么不好,那么远,要再出个什么事......芦花妹,我真的不懂阿牛怎么想的。真见了他,我问他几句。”
  芦花不愿多说阿牛的事,催长河快趁热喝了药,她得回去了。
  “怎么就要回去了?再呆一会儿,不好吗?”
  芦花说,秀月不在了,自己不好呆太久。
  第二天,芦花早早的就牵着牛进了城。发完了牛奶,拉着母牛小牛上了山。近来草少,她要走得远一些。路上,碰到了那两个小男孩。也不知是好奇还是什么,他们一路跟着她。那个哑巴小男孩还伸出一只黑黑的小手,摸了摸芦花的褂子。
  “几天没见河叔了呢!”另一位男孩说。
  “他不舒服,出不来。”芦花说。
  “那,你去看他吗?”
  芦花没说什么,只问:“你们喜欢河叔吗?”
  “嗯,”男孩说,“他给我们做弹弓玩。”
  芦花回到家里,把院子打扫干净。顺手摘了点青菜,拿着就往长河处跑。
  长河还躺着,看脸色比昨天差。芦花站在床前,忍不住就伸出手来摸摸长河的额头。好烫。她两只手在胸前搓着,想不出什么法子。
  “没事的芦花妹,过两天它自己就会好的。我以前也有过。”长河安慰她。
  听了长河的话,芦花突然想到了和自己同名的那种高高的花穗,她听说过,那花的根茎可以当药喝,能退烧的。
  “长河哥,你躺着,我去挖点东西来给你做药喝”芦花找了一把铲子,就出去了。
  她往南边走,在石头村的紧南边,有条溪,溪面挺宽的,边上有矮矮的的芦丛。花还没开。芦苇一片绿。芦花站在溪边,不由得想起了阿牛的村子,南村里的那个池塘。那时她几乎天天都要到那池塘边去洗东西。她想起了那池塘边上红红的芦花穗,想起了阿牛陪着自己去洗衣服的那个傍晚......
  远处传来打石的声音,芦花走到了芦苇丛里,抓住一把。天下雨少,溪边土有些发硬。芦花使着劲,拔出来几株,就这么抱着回来了。
  她把芦根芦茎洗干净,用刀削了削,切短了,和昨天摘来的药草混一起,下满了水,就升火煮了起来。
  芦花放了稳火,就进来看长河。见他睡着了,她就回到炉子边看着火。炉火照着她的脸,她的明媚的幽深的双眸,匀称的下巴托着她那显得异常坚强的嘴唇。
  她想着事。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在秀月走了以后还会再来这个家。有一点她心里明白,长河关心她,在乎她。一开始她只是觉得长河有恩于自己,后来慢慢觉得他为人正派又厚道和蔼,他对重病中的秀月的专一也使她感动。再往后,长河的眼神让她感到亲切,她感到村里村外,四周身边除了长河,再也没有人认识她,关心她。
  她也不知道来长河家是不是合适,是对?是错?顾不了那么多,她只知道长河生病,她要来照顾他。
  正想着事,身后突然响起尖峭的声音:“哎,怎么你又来了?”
  芦花赶紧回过头去,和美玲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
  长河果然被吵醒了。
  “芦花你回来啦?你去了哪里?”他问。
  芦花起身进到房里,跟他说:“我去挖了点芦根熬给你喝......”
  还没说完,美玲打断了她的话:“河哥,你可别喝她的,谁知道干不干净有没有毒呢!”
  “我洗过了,很干净的,也没有毒。芦根能治病的。”芦花说。
  “真是辛苦你芦花,我喝,我知道,芦根很好的。”长河说。
  美玲在一旁哼了一声。就和长河说她带来了几个梨。长河说不吃。芦花说梨很清凉很好,还是吃点。长河说他不喜欢吃梨,让美玲带回去。
  “你回去吧,我没啥事,明天就干活去了。”
  “好哇河哥,每次她一来你就赶我走,我这次偏不走。”美玲一屁股坐在了秀月的靠椅上。
  长河看她那样,又躺了下来,还把身转了过去。
  美玲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和芦花说:“这梨我也不带回去了,你弄给他吃吧。还有,我这有碗罗卜粥,回头你也热给他吃吧。不过你规矩点,我盯着你呢。“
  美玲一走,长河就把身体转了过来。芦花已经将芦根汤端过来了。
  “妹子,”长河叫了一声,看着她。“我还真有些不想喝......”
  “为啥呀?真的很干净的。”芦花有些急了。
  “不是那个意思,是,这花和你的名字一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虔谦的头像
 #

晚上八点十五分,刚刚才从班上回来,立刻来续:)

 
呢喃的头像
 #

谢谢!芦花的命运可是在你的手里,不能看不到啦!

 
虔谦的头像
 #

哇,看来咱任重道远……:)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多情的长河!

 
鐡手的头像
 #

美玲就是专门搅局的一位,看来后面会和芦花有大冲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