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波士顿查尔斯河的变迁

引言


从国内回来的文友们纷纷说北京、上海和西安的雾霾相当严重, 这种现象十分令人担忧。为了国人自身的利益和健康, 净化空气、河流、保护大自然、减少或消除工业污染已成为燃眉之急 。


其实这种严重的污染现象不光今天的中国有,西方各国在早期的高速工业化时代, 或多或少都有过类似的情况。他们的环境保护意识也是经过了许多惨痛教训之后才逐渐形成的。


最近写了几篇有关哈佛大学的游记, 无意中读到一些关于波士顿查尔斯河污染和治理的报道,  从中醒悟到清除污染是一项系统的全民性持久战。期盼国内城市的河流能像查尔斯河那样,在不远的将来重新焕发青春。

 

波士顿查尔斯河的变迁

 

提起哈佛大学, 人们便会联想到那条被哈佛校园拥抱着的查尔斯河, 河里游戏水的野鸭、孤独桨手摇着长橹, 划过平静水面的剪影、 两岸河堤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在河畔绿荫间的蜿蜒小道、不远处红砖矮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圆顶。流连忘返的游人们, 你们是否知道这幅温馨的画面, 是当地政府和市民们经过五十年不懈的努力, 高达五亿美金的投资之后,才演变而成的。


揭开历史的帷幕,  早年的查尔斯河曾经是哈佛卑微的后门。五十年前的查尔斯河仍是哈佛的阴影与尴尬。查尔斯河曾经是剑桥镇和哈佛大学实用的码头, 大量的食物、煤炭、木材,源源不断地在此装卸和运出。这条河污染严重,不得已当地政府于1955年禁止在河里游泳。直到2013年七月中旬, 美国环保局才宣布,查尔斯河污染已消除, 河水几乎是纯净的, 其细菌含量符合国家标准。在气候容许的条件下, 可以在河里游泳。

 

查尔斯河是波士顿市区的两大河流之一,由霍普金顿(Hopkinton)流入波士顿港, 向东汇入大西洋。途中穿越二十三座城市和城镇,全长八十英里。不仅是新英格兰王冠上的一颗宝石,  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休闲河之一。


查尔斯河将波士顿市区与剑桥镇分隔开来河的东面是波士顿港和波士顿港岛休闲区, 河的南岸是波士顿城区,河北岸则是著名的剑桥镇,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均座落在此。如今的剑桥镇已不是寻常概念的小镇,而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拥有100多所院校的大学城

 

早在1631年,查尔斯河就成为向上游运输货物的主要通道。早期欧洲移民在这里缴纳的第一笔征费为30英镑。所得征费全部用以扩展和加深一条能让船舶停靠的天然河槽。后来,哈佛也拥有了自己的单桅帆船,开始从缅因州运送柴火。

 

19世纪中叶,查尔斯河成为方便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排泄处,包括上游屠宰场的污血和动物躯体。1875后,上游产业使得查尔斯河及其庞大的盐沼沦为一条污水沟,退潮后的查尔斯河是一片恶臭的泥滩,除了搞运输的人,没人会光顾那里。

 

大约于1900年,哈佛大学的管理人员逐渐意识到河流对于生化物理区域生态的重要性, 他们从学校的高处审视周边环境, 发现风平浪静的查尔斯河滩有可能成为具有文明和审美价值的公共场所, 从而导致了一个历史性的转变。

 

昔日的查尔斯河并非像今天这样波澜不惊。1910年前,查尔斯河大部分区域不是河流,而是一个每日九英尺高的巨大的潮汐口, 一半水、一半陆地的盐沼 , 一个动态的空间。

 

哈佛和剑桥镇位于该区域的最高处, 最早那里没有水或湿地,只有茂密的森林和荒野。周围的湿地接壤到现在的南部,昆西街和布拉特尔(Brattle)街。哈佛大学创建时,现在花园街被称为去”大沼泽”的公路,淡水塘沼泽边缘。一条小溪从哈佛校园流过。

 

剑桥镇(当时称为“ Newtowne ” )最初的八条街道中, 有五条街道的名字与村子, 村子里的河岸和水有关。整个老校园区几乎被水包围,哈佛广场的温斯洛普(Winthrop)街有18世纪海堤的遗址,那里的 “哈佛海岸 ”曾经是远洋船只停泊的码头。

 

当哈佛觉醒到河岸的吸引力时,斯顿街(今肯尼迪街)的脚下依然是电车站和混乱的码头,那里烟囱林立, 到处是煤堆。昔日产业的遗迹仍然存在, 直到1977年哈佛大学修建肯尼迪学院时,才将电车码头拆毁, 而查尔斯河自身仍然是污染的,直到政府统筹资金进行理。

 

南北战争期间,查尔斯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排污的下水道。各种人为的污垢堆积在河岸两侧, 退潮后的污水干涸后,被风吹入空气中, 到处传播那时的查尔斯河肮脏不卫生,不堪入目, 哈佛完全有理由放弃周边的河岸低地, 将它们让位于工厂,移民和破旧的民宅。直到19世纪80年代 ,州政府安装了截流排水沟, 这种现象才得以改善。

 

四面楚歌的查尔斯河, 成为区域对话的焦点。在一场关于城市未来,特别是城市环境中自然景观命运的辩论中, 查尔斯·艾略特 的建议成为讨论的中心。查尔斯·艾略特是哈佛大学 1882级毕业生,一个年轻的卓有远见的景观设计师,是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的得意门生,哈佛校长查尔斯·威廉·艾略特的儿子。

 

查尔斯的超前设想启发了1891信托公约的签订, 加速了对查尔斯河的援救。信托公约现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区域土地信托。查尔斯·艾略特建议成立的公共环境保护信托,是美国第一个非营利私人自然保护组织。


19世纪末,环境保护组织曾经成功地挽救了美国西部许多自然景观, 东部密集的城市地区对此并不重视。此时的波士顿已经成为全美第四大制造中心。钢铁厂、玻璃厂、铸造厂等数以百计的工厂,大大小小的遍地开花。大量的农田、乡村、河岸、甚至历史遗迹因此消失。波士顿的人口数以万计地增长,生活条件非常可悲。

 

在如此工业化的背景下,波士顿预留给市区人口的开放空间很少,几乎达到与伦敦和巴黎的开放空间相等的程度。

 

查尔斯·艾略特认为,郊野公园将提供清新的空气、优美的风景和安静的休闲场所,是城市生活弊病的解毒剂。

 

1891年的春天,立法机关表决通过建立环境保护信托, “该组织旨在收购,掌控,保护及对公众开放...... 英联邦内历史悠久的风景......。 ”

 

到了19世纪90年代,哈佛大学着眼于扩大河对面的景点,并正式开始实施将哈佛连接到查尔斯河边的计划。计划之一是用一条绿树成荫的海滨长廊将查尔斯河直接连接到Widener图书馆。

 

1902年, 在哈佛1895级毕业生, 爱德华·沃尔多福布斯(Edward Waldo Forbes)的倡导下,一群哈佛校友成立了哈佛河滨协会,以协会名义开始购买老校园和查尔斯河之间的房地产。这个阶段是哈佛大学拓展并与查尔斯河连接的年代。


1903年,哈佛体育场在河对岸的奥尔斯顿建成,其马蹄型的建筑直接通往查尔斯河边。

 

经过40多年的辩论,查尔斯河于1910年截流,  制止了海水的注入,消除了潮汐。一夜之间,浩瀚的盆地空间被改造成一个长长的大湖,这条河变成了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剑桥和波士顿可以重新在这面镜子看到自己倒影。


截流重塑了查尔斯河,  同时也加快了河岸公园和海滨长廊的连轨。1892年剑桥市宣称所有的河岸土地供公众使用,并聘请查理斯·艾略特设计其景观。 1894年,艾略特楼附近的查尔斯路(今日的jfk街纪念路)开始动工,这条路于1914年建成。

 

驯化后的查尔斯河拥入了哈佛的怀抱, 到1913年, 哈佛大学已经看起来很漂亮。高拱俊美的Larz  Anderson纪念大桥,取代了摇摇欲坠的木制吊桥。煤炭码头已经消失了,光秃的河岸上栽植的树木,已经 长成了林荫大道。哈佛大学的后门现在成为其前门。

 

据报道,上世纪的60年代初, 哈佛校园周边仍然恶臭难闻, 如果有人不小心落入水中, 需要马上注射破伤风针。这条河依然非常肮脏, 上游的工业污水不断地排泄到河里, 暴雨后时有轮胎和其它杂物从上游冲刷下来。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清理查尔斯河的良好程序已初具规模,  查尔斯河流协会于1965年成立。1978年,查尔斯河下游修建一个新的水坝, 确保让盐水走出盆地。

 

1995年,美国环境保护局公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 要将河水恢复到更好的生态健康水平, 于2005年让查尔斯达到到适宜游泳和钓鱼的标准。1996年,波士顿州长William Weld和衣跳入查尔斯里, 以此来证明自己清理河道的承诺。 2004年11月12日,克里斯托弗·斯温成为第一位畅游查尔斯河全长的游泳手,以此提高保护河流环境健康的公众意识。

 

在联邦、州和各级地方政府的合作下, 在公民、非营利和私营企业的积极参与下, 美国环境保护局和它的合作伙伴采用尖端技术和强大的针对性的法则, 努力清理河道,使河水的质量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2013年7月13日,波士顿市查尔斯河50年来首次对公众开放游泳。

 

从1965年起,查尔斯河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为期两天的赛艇比赛场地。如今一年一度的查尔斯赛艇比赛,吸引着8,000多名竞争对手和两岸300,000多名观众,查尔斯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该地区的污染问题也可以看作是迅速城市化世界的一个缩影。查尔斯·艾略特前卫的设想成为现代都市生活的楷模。

 

查尔斯河保护区的创始人和总裁, Renata Von Tscharner 认为,  “查尔斯河, 可以成为其它城市河流的榜样。 ”


January 14, 2013 in WA


波士顿夜景(图片来自网络)


被哈佛校园拥抱着的查尔斯河(图片来自网络)


 查尔斯大坝(图片来自网络)


查尔斯河的日落(图片来自网络)


查尔斯河(图片来自网络)


查尔斯河(图片来自网络)


查尔斯河(图片来自网络)

 

查尔斯河里逍遥自在的绿头鸭(春山如笑摄)


查尔斯河边的哈佛船屋(boathouse)(春山如笑摄)

 

 查尔斯河里休憩的野鹅(春山如笑摄)

 

 

哈佛校园外查尔斯河畔蜿蜒的小道(春山如笑摄)

 

 

注: 此文的大部分资料择自哈佛校刊, EPA和其它环保组织的报道, 不妥之处, 请批评指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经过五十多年的治理,查尔斯河恢复了她应有的面貌。 希望中国也能有治理河流污染的好方案。 也许不用五十年。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百合, 我想以查尔斯河的变迁为同胞们打气像你说的, 中国人一旦觉醒, 就会有治理河流污染的好方案,也许不用五十年。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百合, 我想以查尔斯河的变迁为同胞们打气像你说的, 中国人一旦觉醒, 就会有治理河流污染的好方案, 也许不用五十年。

 
雨林的头像
 #

查尔斯河的变迁让人深受启发。春山的这个系列让我对波士顿有更细致的了解。 谢谢你为大家做的功课。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雨林鼓励,  非常期盼国内的同胞们能认识到保护环境, 人人有责

 
海云的头像
 #

我相信中国的空气污染和河流污染都是高速发展下的产物,也是暂时的,西方社会也经历过,只是但愿这“暂时”能很快过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海云, 是的, 早些年穷山恶水没有污染 现在乱采乱建, 浪费资源, 遭到惩罚若能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 加强治理, 前景还是美好的和你一样, 盼望这个过程不要太久...

 
Amoy的头像
 #

什么东西都要付出代价才能有所获,希望中国能少走些弯路就好~~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言之有理, 希望中国能少走些弯路~~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谢谢美文! 对查尔斯河,我有特殊的感情,当年和老公初相识,就是在查尔斯河畔,十几年来,我们每到9月18日这个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就会到查尔斯河划船,回味当年的美好时光。 我竟然不知道美丽的查尔斯河有着这样的历史。 谢谢你的好文!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牧童阅读 鼓励, 你和老公初相识于查尔斯河畔, 真的是很浪漫啊! 祝福你们! 我第一次去波士顿, 就喜欢上那里, 虽说是冬天。我也是通过阅读才知道查尔斯河有这样的历史, 看来中国的河流整治后, 也会焕发青春。春节快乐!

 
夕林的头像
 #

查尔斯河很美!但愿国人能尽快投入河流的治理工作。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夕林阅读, 我与你有同感。春节快乐!

 
熊猫的头像
 #

一片赤子之心!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熊猫美言, 儿不嫌母丑, 那里是我们的根!

 
百草园的头像
 #

希望国内的高官能读这篇文章,中国的污染应该也是能治理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 我也相信中国的污染能治理的, 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国内的高官和其它人一样需要新鲜空气

 
若敏的头像
 #

介绍得非常详细,可见做足了功课,谢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若敏鼓励, 因为感兴趣, 所以用了点功.

 
捷润的头像
 #

好文。一群鸭子在开会那张很有趣。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鼓励, 那些鸭子好像不活跃, 懒洋洋的。春节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环境整治既是意识也是实力,同期待。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的, 有了环境整治的意识, 没有实力也是不行的, 当今的中国已有经济实力 ...同期待

 
岩子的头像
 #

好文!德国也有类似的经历。

中国从上到下,从下到上,都意识到了环保的重要性。

现在,就看从下到上,从上到下,如何下决心整治和自觉环保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 已经是成功的一半, 期待的污染环境能早已得到整治和环保谢谢阅读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