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交通故事——封路修桥

下班,路过十字路口,见交警比平时多了不少,在指挥。

路边还放了一些交通标志牌(小红帽的那种,忘了具体叫什么名字)挡住车辆开往五里墩桥那个方向。很奇怪:发生什么事了?旁边电动车上的一位家长跟孩子说,要封路修桥。

记得这座桥刚开通那年,尚在合肥读书。当时听到的普遍评价是没有必要建它。当时的交通没有如今的繁忙。如今,它的重要地位显而易见,可见当时造这座桥是很有预见和远见的。转眼,桥已成年。

寸路寸截都在堵。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挤满了机动车。电动车只得从树与围墙缝隙间骑过。慢——慢——慢,比平常耗的时间长了许多才到家。

上了一辆出租车,去师姐师兄那儿吃饭。司机将车转方向。连忙制止:“那边不通,我们刚从那边来的。”

“哦,我现在不知该走何处了?”

“向前直开,试试看吧。”

行了一截,堵了一会;行了一会,堵了一截。不知到了何处,司机突然说前方的一些车正在掉头往回走,车子行不动了。

“你们下车吧,估计前面走不通。”照此情形,啥时到达目的地则无法确定,等到深夜也不一定。

向师姐师兄如实汇报情况,答复说让司机绕路过来。但是司机答复说根本不知道哪条路没有堵车。于是,下车,仨人往回走。

出发前,老妈因为下班途中所见而打退堂鼓,而老爸坚持要去,男生一般是喜欢喝酒聊天的,他舍不得放弃把盏小聚。

“老爸得赔偿我们精神损失费。”可算抓住老爸的错了。

“难得一家人晚上散步走这么远的路。呵呵。”

“昨天我跑了十二圈,脚疼,今天又走这么远!”儿子责怪。

“主要是耽误了不少时间。”老妈抱怨。

老爸歉意:“那我晚上请你俩吃饭吧。你们说,去哪儿?”

“就近吧。”终于走到“老乡鸡”的一个分店。

母子俩将菜名汇报给老爸,便埋头看书了。老爸排队。

“老爸,我们没点这菜。”

“我加的,每人一份。”老爸以加菜来表达他的内疚感。

“老爸做错事的时候,让我们感觉真好。”老妈戏谑。

“呵呵呵。”儿子笑了。

饭后,继续朝家的方向走。

过人行天桥,看看空空静静的立交桥,随手拍了两张相片。

“今晚,堵车的故事肯定很多。”老爸意味深长地说。

路过一所中学,门边石椅上放着三个书包,三位学生站在石椅后面,一位女孩和两位男孩。

“你们怎么还没回家?”老妈问。

“家人没来接,肯定堵车了。”三位学生几乎异口同声地答。

“你们联系爸妈了么?”儿子问。

“没。”三位学生几乎异口同声地答。

“妈妈,你快点把电话借给他们打。”儿子反应比老妈快。

“哦。”赶忙掏出手机。

“她比我们急,她先打。”两位男孩主动让女孩先打。

女孩正在拨号的时候,她爸爸来了。

轮到第二位孩子。

“妈,你在哪呢?你还有二小时才到?我已经等三小时了,我不想等你了。那我自己走回家吧。那我自己走了。”他挂了电话,递给老妈手机。

“他还没打呢。”老妈递给第三位孩子。

“我家和他家住一块,我跟他一起走。我没带钥匙。”第三位孩子紧接着嘟哝:“我家人不在家,他家有家人在家。我去他家。”他俩收拾好书包,热情地说:“阿姨再见。”

“再见。”

儿子佯装神秘,和老妈说:“妈妈,我猜他俩在路上大概会聊起一句古老的话。”

“什么话?”自从儿子读初中,老妈越来越觉得思维跟不上儿子的了。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儿子笑着拍拍老妈的肩膀。

老妈的眼角瞬间湿润。

 

 

2014年1月3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中国的交通是亟需解决的问题,好歹那几天我躲过了,春节期间,基本不把车子开到市中心。

 
阿朵的头像
 #

同意你儿子的话,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杏子就是那好人之一。

 
抱峰的头像
 #

杏子在开花,那花笑了。暖暖地。

新春快乐!

 
予微的头像
 #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喜欢杏子生活中的好人好事。

我们这里,三条南北向的主要大路被不同的城市封起来修路了,估计这2014年,是堵车的一年。

 
雨林的头像
 #

又一个暖冬的故事。

 
呢喃的头像
 #

杏子的笔触动了人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