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3)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3)

 

(25
     旺财第四次来美国探望家小的时候,阿香已经学会开车,拿了纽约州的汽车驾驶执照,开了新买来的汽车到机场来迎接他了。     
    「要不要我来开车?」旺财关心的问。
    「不用!不用! 你没有美国驾照,还是我来开吧!纽约州的交通部认为我开车的技术跟别人一样好啊!」阿香慌忙拒绝,坚持要自己驾驶。

    「妳到驾驶学校学的吗?」旺财问。

    「是到大颈镇高中附设的驾驶学校学的。」阿香答。

「什么?学校高中就教学生开车?」真是出旺财的意料之外。
    「我有了车就等于有了腿,不但买菜送孩子上学方便,我上个月就自己开了车,进了文思他们学校开的夜间部的成人班去上课,正式学习英语。嗨!不久我的英语就会呱呱叫了!」阿香一边开车,一边对旺财得意地说。

「是吗?怎么呱呱叫呢? 」坐在驾驶位旁的乘客座上的旺财听阿香这么说,不禁笑了起来,就一面问一面用手摸着汽车的椅垫,查看一下椅套的质料。
    「告诉你,他们夜间部成人班的英语程度才低呢!老师常常派我帮助班上的学生查字典哩!」阿香越说越得意 。那时候,学英语得先学会查一本厚厚的纸订字典。
    「你去夜间部成人班学英语,范家的孩子在家岂不是造反了!」旺财不禁问道。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成人班备有免费替母亲看孩子的保姆,才划得来呢!在美国请人看孩子、做家事,那才叫贵吶!...像今天,我已经事先接洽好,要学校交通车将范家的孩子送到夜间部成人班的免费保姆那里,自己却开车来机场接你。」阿香笑嘻嘻地说。

「免费保姆?

「为了要鼓励新移民适应美国社会,特地设立的英语入门课程,再供给免费保姆,以免家庭主妇学习时有后顾之忧。」阿香回答。

「这么好!那文思呢?怎么没有来接我?」旺财忍不住问。
    「他今天到同学家去做功课了,是自然科学的实验,老师规定要几个同学一组大家一起做。」阿香一面开车,眼睛一面不时对着反光镜注意路上的交通状况。
    「文思学校的功课没有问题吧?」旺财问。
    「怎么会有问题!他是这个自然科学实验组的组长呢!」阿香笑了起来。
    「文思传你的代,跟你一样聪明。」阿旺点点头。
    「我妈说文思的聪明和相貌都很像外公,是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话说蔡家夫妇停好车,两人手牵手匆匆进了范家的地下室,旺财见整座大房子内静悄悄的,只有他与阿香,完全没有一个别人,连忙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阿香却转身打开手提包,由里面拿东西出来。

「阿香,妳在做甚么?」旺财问道。
     阿香羞涩地转过脸来,手心里拿了一个东西。
    「这是甚么?」旺财不解地问。
    「计划生育的保险套。」阿香轻轻地说。
    「从哪里来的?」旺财好奇地问。
    「学校老师发的。」阿香回答。
    「甚么!学校老师发这个! ?」旺财不得不诧异了。
    「老师教英语之外,也教我们甚么叫做家庭计划以及计划生育。」阿香回答。
    「我们怎么要这个!孩子不是越多越好吗?」旺财问道。
    「阿旺,咱们现在还没有安定下来,等将来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那时才给文思添个弟弟或者妹妹不是更好吗?」阿香很肯定的说。
    「 真是!学校的这些老师管得也太寛了吧!连这个都要管!真是!」旺财很不满地埋怨着。
   
(26

「阿香,起来做甚么?不再睡一会儿?」旺财发现躺在身边的阿香起身下床,迷迷糊糊地问。
    「起来洗洗澡,你看我们忙得不洗澡,也不喝水。」阿香吃吃而笑,顺手扯
䦕罩在纸箱上的桌巾,由纸箱中取出换洗衣物及毛巾肥皂。
    「也好,我也喝点水吧。 」旺财说。

「阿财,我自己开车去二手货家具店买来的家具如何? 」阿香在地下室旁的浴室中洗完澡回来,一面用毛巾擦着洗过的湿头发,一面问正在喝水的旺财。
    「甚么叫做二手货? 」旺财问,将杯子放下,又躺回床上。
    「就是旧的中古货啦,在美国叫二手货。这张床不错吧?经得起大力冲击也不会倒塌下来吧!要再试试吗? 」阿香擦干头发之后,将湿毛巾挂在一张椅子的椅背上,又躺回旺财身边。
    「这就是你在电话中告诉我的二手床吗?一定是二手货比较便宜,不然为甚么不买张新的呢?对不对? 」旺财反问,紧紧地抱着老婆才洗过的香香软软的身体不放。
    「就是。反正自家二手货家具店负责运送,有时保证可以用十年以上,不是跟买新的货一样吗?」阿香说。
    「嗯,...。 」旺财回答。
    「喂,,你有没有在听? 」阿香问。
    「有啦,有啦,你继续说吧! 」旺财哼着。
    「你不是老怕我们地下室太湿太霉对身体不好不是吗?看,那边就是一架新的去湿机。这可是我在百货公司买的新货。」阿香躺在丈夫怀里也不想动。

仔细听一听,这架去湿机还发出极其轻微的呼呼的响声呢!只是原先他们两人办事太专心,没有注意。
    「难怪房内霉味和臭味已经大为减少,不过这么一来,更是没有转身的地方了。」旺财打量了一下房间说。
    「不但这张双人床占地方,去时期的地方,去湿机占地方,我又在人家车库大甩卖时买了一张椅子。」暗香把嘴巴套在旺财的耳朵边悄悄地说。
    「椅子??阿香! !我已经精疲力竭,再也鼓不起余勇,坐在椅子上再干一次了! !」旺财无可奈何的说道。
    「嘻嘻! 」 阿香笑他傻。
    夫妻两人闭眼休息了一下。
    「旺财! ! 」过了好一会儿,阿香突然动情地喊着旺财的名字。
    「嗯,阿香! 」旺财也很温柔的喊着阿香的名字。
    「你在台湾想念我们吗? 」阿香问道。
    「当然想念,已经想出胃疼的毛病来了。」旺财叹了一口气。

「旺财,我们夫妻一分开就是半年,你和阿嬷在台湾打拼,我们在美国这样挣扎,值得吗?」阿香轻轻的问。
    教他怎么回答呢?旺财也不知道答案。
    「值得的!是不是?旺财,旺财,请你告诉我,
我们这样做是值得的。」
    阿香在旺财的怀里轻轻地哭泣了一会儿。

    「阿香, 阿香,妳莫哭呵!妳不是告诉我说文思上学期是班上第一名吗?我们的牺牲只是暂时性的罢了! 」旺财勉强的笑着,顺手由椅背上扯过刚才阿香才用过的毛巾来替阿香擦着眼泪。
    夫妻两人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互诉别后的互相思念。

    過了一會兒,阿香让旺财继续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则上楼到厨房中准备烧点东西来给旺财吃。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我真是很喜欢阅读这里面每一个细节。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妳!因為有了妳這樣的讀者,碼字的人才覺得努力有了收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