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十月飘雪

香港《大公报2》011年11月22日 (http://source.takungpao.com/news/11/11/15/TK-1423920.htm

八月底从中国回美国,过海关时美国官员看我们填写的住址问:“知道刮飓风吗”答:“知道。”官员接着问:“知道家里情况吗?”回答:“没什么事!邻居伊妹儿相告平安无事!”官员笑了又问:“知道你们住处附近的高速公路被洪水冲毁了路面吗?”睁大眼睛答:“不知道!”被告知回家开车小心。 回家一看,被媒体报道得很可怕的飓风,没给我家留下多少的痕迹,前后院里只有几个细小的断枝残叶。隔天牵着狗儿子散步,才发现相邻的邻居门口的小马路,整条街道断电好几天了,那家刚把儿子送到康乃尔的邻居,前院一棵大树连根拔起,压断电线还把车道咂出一个大炕!我们家除了楼下因为地下散发不出的水汽使得满新的硬木地板突起,本来平坦的地面成了崎岖不平的“山丘地”之外,生活上基本没有受影响。 

九月在小镇的教会参加烧烤聚会,有位从事电力工程的黑人兄弟提到如今人类太过依赖电力,一旦电力供应成问题,势必导致所有用电设备、公司、机构等瘫痪。我也提到读过一篇有关2012年太阳风暴可能导致大面积供电系统出问题的文章,这位黑人工程师为此倡导大家未雨绸缪,并向我们推荐一种太阳能储备蓄电的家庭设备,几千块钱的设备只为了一种危机意识,大部分人不过是听听罢了。 

危机就这样悄悄来临!十月份下雪,任谁都会想天气有点儿不正常,不过秋天下雪这雪肯定聚不下来,因为温度高嘛!谁知道刚过去的两天里,新州北部下了约十英寸的雪,糟糕的是,所有的人包括树木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一场雪所造成的困扰和破坏比两个月前的飓风大多了。 

周六的早晨,按惯例我们家两个成人趁孩子还在睡梦中,去临镇的咖啡馆吃早饭喝咖啡,车子在停车场停好,走出来就发现一个个的小冰粒正从天空而降,坐进新巴克很快就被咖啡的香气薰得忘了外面的世界,直到旁边一个美国老太太低声说:“我的上帝”,顺着她眼光看出去,窗外已成了白色的世界,大大的白色的雪花一朵一朵缓缓飘着,路边的红色枫树在白色世界里煞是好看!我赶紧拖身边的人回家,问急着回家干吗?拍照呗,秋天枫树迎白雪,这样的情景不多吧? 

回到家,一人一个相机对着后院噼里啪啦拍照,不一会儿,白雪就盖住了绿色的草地,中午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成了白雪的领地!然后就觉得不大对了,前院的细小的树木都被白雪压弯了腰,后院巨大的枫树本来挺拔的身躯也开始有些弯曲,尤其侧面有棵大树头点得满低的,我们担心它若撑不住倒下来的话,我们玻璃房将立即成为牺牲品。下午两点多钟听到外面有噼噼啪啪的声响,一看马路边的电线杆在爆火化,接着电停了,第一次给电力公司打电话还有人接,说会派人修理但不知几时,以后再打,都是忙音,整个县到处有倒树断线的情况,那天我们这个县几乎大部分地区都停了电。 

电停了才发现空气开始冷了起来,幸好我们烧煤气,电饭煲无法用了,找出一只钢筋锅煮饭,一边做一边庆幸,幸亏我们经历过不用电饭煲煮饭的年代,趁天黑前赶紧炒了几个菜。又手忙脚乱找到一堆蜡烛,再庆幸一下,还好我没事时喜欢逛那些小玩意儿店,本来买蜡烛是为了那个香味和用来装饰的,这下大派用场。 

天黑了,点着蜡烛,我们一家四口就这样吃了顿烛光晚餐。这期间同镇的朋友打电话来都没电了,家里用电炉的就更惨了,晚饭都无法做。小孩子们消息最快,短讯一来二去,什么情况都知道了,女儿的好友家树倒了,把房子砸了一个大洞,全家躲进了地下室。儿子的同学说高中变成小镇居民临时庇护所了,那里有自发电有暖气可以过夜。 

我们多穿了件衣服,四个人找乐子,点着蜡烛打纸牌玩,女儿说没电挺好的,可以这样玩牌,想想倒也是,平常吃过晚饭,两个孩子各回各的房间,想见他们还得在房门外请示半天呢,现在好了,都怕黑,全围住蜡烛小小的亮光,赶都赶不走。牌打了一个钟头,儿子说不玩了,开始弹琴。黑暗中琴声传来,还挺抒情的!前一晚我们刚刚全家去听了朗朗的音乐会,我还开玩笑对儿子说:“你什么时候也练练闭着眼睛弹琴!”没想到这么快,他真的闭着眼睛弹琴了,哈哈哈, 却是被黑暗逼的!一曲终了,问儿子闭眼弹琴有没有看到什么美丽的景色,像蓝色的大海、奔腾的海浪、飞舞的海鸥等等,儿子回答:“一片黑暗!” 

每人加了床鸭绒被,大家各自睡下,女儿抱着枕头挤上我的床,呵呵,有点受宠若惊呢,十二岁的她已有段时间不要跟父母挤在一起了,感谢没电的夜晚,让小女生又一次做回了父母的小女儿! 

早晨起来觉得头特别冷,被子里的身体倒是暖的,家里没有暖气,外面的冰雪融化把可能的热气都吸得干干净净!室内温度只有四十几度。做了顿热乎乎的早饭,吃完了儿子说得做功课,第二天要交的,于是全家决定找了有电的地方坐坐,电脑手机均即将因为没电成为废品,新巴克说有电,但人满为患,Barnes and Noble书店也有电,说还算好不挤,我们去了那里,但有电插头的那面墙边已坐满了人,幸亏我们带了电插座,把电脑手机一一充完电,儿子把功课做好,我也把杂志架上从名人杂志到美食杂志全部看遍,中午时分,我们决定到小镇的高中去看看,万一晚上太冷,我们就去镇政府提供的Shelter住。没想到条条小路都不通,几乎每条小马路都有断树枝挡住去路,我们绕上镇中心最大的那条大道,快到高中部,又是一棵大树躺在路中间,绕了几个弯总算明白这次十月飘雪的利害了。 

下午家里的那一位终于被我的危机论所打动,跑去运动器械店欲买移动式取暖器,不是用电的那种,我们本来是有一个的,可是搬离加州时留在了那里,只是迟了!店里的所有取暖器一早就被抢购一空! 没有危机意识,一旦危机降临,就只能空叹气! 

傍晚时分,镇府来通知,周一中小学均关闭,孩子更高兴了,没电真好啊!连学都不用上了。更有趣的是,政府还通知原本周一举行的鬼节要糖延后至下周六,儿子惊讶:小镇还真厉害,连节日也能延后!镇子小还真是比较好管理,除此之外,小镇的私人俱乐部也通知大家,可以过去洗澡或上网,四千人的小镇因为一个自然灾害,瞬间千人一心了! 

周日的晚上,小镇有些居民家已开始通电了,我们还生活在黑暗中,又一个冰冷的黑夜即将来临,但是天气正在转暖,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十月飘雪 枫叶正红


秋雪突袭

中午时院子里灯上的积雪

午后积雪我可怜的蔬菜

玻璃房顶上刚落的雪花


细小的树枝被雪压弯了腰

黑夜中的烛火


落在车道上的树枝


这样的断枝挡路到处皆是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