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2)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2)

 (23)

    吃过「吾道一以贯之」(所有晕素菜都是同一种浓酱口味)的美国中国餐馆之后,大小五人终于回到范家,旺财父子径自先下楼。他们一进地下室,一眼就看见到处都是翻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对象,父子两人胡乱地将箱子推到墙边,将所有的衣物堆在箱子上面。两人再合力将倒塌的单人床床架拆开,将弹簧部分盘在地面上,将床垫也摊在地上与弹簧并排,因为弹簧已经旧了,睡在上面很不舒服,所以旺财又教文思找出一条毯子来铺在弹簧上,毯子上面再罩上一条床单。
    经过这一折腾,等待阿香上面安排好摸进地下室来的时候,文思早已熟睡,旺财也渐渐要睡着了。
    听见阿香蹑手蹑脚地开关着地下室门的声音,旺财从半睡眠状态中醒来,怕吵醒文思,两人只得在暗中模索,继续下午没有完成的‘十分重要’的事情。
    地下室内弥漫着腥气,湿气,霉气以及油漆的气味。
    因为时差的关系,旺财原来打算第二天清晨晚些起床,以弥补所有的疲倦,那知天尚未亮,车房中就有车子轰轰发动的声音将他吵醒,等车门开关声、车子开出车库的声音响了一阵子后,正打算再重新入睡,头顶上就不停有脚步声、跳跃声、小孩呼叫声夹着阿香压低了声音叫小孩子吃东西的声音,实在不能安眠。本来睡梦中湿气、煤气、油漆气及腥粘之气就一直在骚扰做他的嗅觉,现在被耳朵中的吵闹声吵醒之后,更觉得完全不能忍受。最后,楼上又发出"哐啷啷"的一阵瓷器、玻璃落地的巨响,旺财不得不开门出来到楼上一查究竟,这才发现阿香他们住的地下室就在车房的隔壁,也就是厨房的正下方,难怪这么吵闹。
     阿香正蹲在地上收拾玻璃杯的碎片,饭桌上、餐室内的地下地下、撒满面包及炒蛋。
    「怎么这么早起床,不多睡一会儿?」正在忙碌的阿香抬头问他。
    「楼上太吵,地下室太臭。」旺才垂头丧气地回答。
    阿香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眼光看着久违的丈夫。
    「文思呢?」旺财昏昏沉沈地问道。
    「上学去了,他自己会搭乘校车。」阿香又继续低着头收拾餐厅。
    「大为、月枝呢?」做小舅舅的旺财问。他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他的外甥及外甥的媳妇呢。
    「他们早就开车去上班啦。」阿香回答,头也不抬的继续收拾厨房的桌子、地下的残局。
    旺财见阿香蹲在地上忙碌,连忙走过去打算帮帮忙。
    「旺财,你暂时不要走动,免得踩到玻璃碎片。范家孩子的校车到了,我要出去叫司机等一下。」阿香提了两个书包及两件小外衣,匆匆忙忙冲到校车边用英语校车司机等她一下,然后追到院子里的树丛中,把两个孩子拖出来解押上车。
    「阿胖,跑慢些,这些美丽的花朵是送给妳这比花朵还要娇艳的美人儿,希望你喜欢它们。」校车司机史蒂夫笑咪咪的由车上取出一束鲜花来,送给阿香。
    「哦!又芬芳又美丽的花儿。」阿香连忙将鼻子凑埋在花束之中,以掩盖她的害羞和困窘。
    校车司机史蒂夫一面向她挥手,一面笑嘻嘻地将车子开走了。

 

(24)
    阿香回到房内,发现旺财手中正抱了一包昨晚弄脏了的衣裤及床单站在地下室中间,不知所措。
    她先伸手接过旺财手中肮脏的衣服,送到厨房隔壁洗衣间丢进洗衣机内清洗,再上楼回到厨房里去擦桌子、扫地、抹地板,收拾好厨房里面的残局,才由锅中盛出两碗热稀饭,又到冰箱中去取了一些肉松、皮蛋、萝卜干之类的小菜来给旺财就热稀饭。
   「怎么样?在台湾的时候,文思的阿嬷一人做‘主席’ ,我们三人都是‘副主席’ 。现在来尝尝我做独当一面‘部主席’的手艺如何呢?」阿香笑嘻嘻地问。主席,台湾话煮熟的发音,副主席,台湾话赴煮熟的发音,就是说坐下来赴主要筵席的意思。部主席,不煮熟因为皮蛋、萝卜干都不需要煮熟的。
    「大为夫妻不在家吃饭,月枝从来不买食物也不带食品回来,我们吃的用的不是你带来或者是阿嬷寄来的包裹,就是我掏腰包坐两、三小时的公交车去买来的。说给你好笑,不但桌上的皮蛋肉松是我们的,连刚才那些撒在地上的牛奶、面包吃炒蛋都是我们的吶!」阿香 说。其实她平常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女人。
    「我的英语会话已经变得可以买菜坐车完全不靠别人,有一次范家孩子在学校里打人,我还可以用英语跟别的家长争长论短呢!」阿香说得得意起来。
    「马老师说你以前英语朗诵比赛得过第一名的嘛!」旺财笑着追加了一句。
    「不错,是得过第一名第一名!不过那时的朗诵是按照老师的讲义念的,完全是人云亦云,现在目前吵架完全得靠自己临时见机发言才行,所以更显出自己的真正工夫!」阿香更加得意了。
    「你带来的钱花得怎么样了?」旺财关心地问。
    「差不多全花光了。」阿香一面回答,一面不太得意了。
    「我这次没有带甚么现金来,一则头寸本来就紧,而文思的阿嬷现在身体大不如前,替他老人家请了一个佣人。现在台湾不但建筑材料价格上涨,工人的工资也一天比一天贵,连请一个论钟点小时计算工资的的阿巴桑的工资也变得很高,汽车的维修、税捐更是涨得厉害。」旺财很抱歉的说。
   「文思的阿妈肯让你花钱请人来服侍她?那身体果然不好了。」阿香心里一酸,眼眶也红了起来。
   「他老人家不肯说话,所以不知道她哪里不舒服。」做儿子的旺财更是黯然。
   「等我们安定了,一切有个头绪,就接阿嬷到美国来,我就可以好好服侍她老人家了。」阿香回忆想起自己自从做了新媳妇开始,一直到离开台湾之前,婆婆对她及文思的照顾和爱护,红眼眶更是渐渐湿润起来。
   「目前新造好的这座工厂就快要成交了,我们大家都暂时忍耐一下,吃一点苦,等将来我们在美国有了自己的房子,一切就会好多了。」旺财勉强安慰阿香。
    好在那时候美国移民局对移民要求不是现在这么严厉,并没有要在美国居住半年以上,否则绿卡无效的规定,旺财将身边的美金现钞全部留给阿香,就匆匆返回台湾去打拼赚钱了。
    那时候新台币也渐渐升值,使他们的远景比较看好。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3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Original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