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斯是医殇

     一直都很关心国内医界状况,过去的一年,中国各地医院医患纠纷而至砍杀医生的案件一件接着一件。先是北京同仁医院一女医生被刺,哈尔滨一年轻医生 被刺,天津中医一附院一女医生被砍,直至最近温岭医院的医生被砍,一件件凶案听的令人头都发大,心情也极其的压抑。更令人沮丧的是,当有人把杀医 事件发到网上做社会调查时,竟然有大量的网民为杀医生拍手叫好,不禁让本来就很压抑的心情,更添抑郁。

这还没有完,国内朋友寄来的消息称这些众多的杀医生案件,经法院判决后竟然没有一个杀人犯被判死刑(本人并没有逐一核实),这的确非常令人沮丧! 城管的口碑很差,但是杀城管的犯人也被判了死刑,可为什么医生已被残杀,却得不到社会的同情。这种非常奇特的现象看来仅仅谴责刑事杀人是不 够的,还必须对今天中国医界的现状做很认真的思考。

医生的使命自古便是救死扶伤,医者心从来都是有如父母,所以医生自古至今都是令人尊敬的行业。笔者以为,医患关系沦落至今,杀医事件层出不穷,自 然杀人凶嫌之残暴是主要问题,但医务界行为之偏离救死扶伤之根本而过份追求经济效益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医改把医院一下子推向了市场,也把医生推向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医院和医生们必须挣得足够的钱才能维持生存,于是医生们看病时不仅仅是要想把病人 的病看好,同时还要想如何挣很多的钱。医者本应有的慈悲父母心逐渐被商人之心取代;而且随着利益的不断扩大,商人之心在医者心中所占比例越来越 大。这种情况的日积月累,经年累月之后,医者为商的境况已为医者自己和整个社会所肯定。

然而商人与医生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商人可以说是最成熟,社会经验最多的一类人。商人讲究将利益最大化,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会自觉不自觉的不择手 段,有时候就会铤而走险。即使一个非常正统规矩的商人,也会碰到别人的不规则手段;所以经商的很多人都有保镖,经常都带着枪。很清楚,事情若是实在 搞不定,就有可能拼了性命或是要了别人的命。

医生很可悲,被整个社会定义为一种”商人“,医生为了生存也被迫经”商“,只是医者并没有完全弄清楚自己已是一种”商者“的身份。当别人付了 钱,却没有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譬如疾病得医),或者别人付出的代价太高,远远超出了预算,这时候吃亏的这一方就有可能失去理智,铤而走险,要取 人性命。

当医者遇到有人要拼命的时候,自己并不知道为”商“要有保镖,要有枪,总之并不知道自己也是”一种商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卫,于是杀医案总是”稳“”准“”狠“,一出事,准闹出大动静。可怜那些昨日同道,白天黑夜的加班,常年累月的超负荷劳动,竟然落得任人砍杀的境地。

医者为商,乃是杀医案之根本;医者为商,斯是医殇!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确实如此,于是医院成了一个大卖场。

 
老来天真的头像
 #

为“为医者”悲哀!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剧!

 
春阳的头像
 #

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东西是不能商业化的啊。

 
何音的头像
 #

我不会说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我一直认为这问题并不大,是可以说得清的。

说实话,我认同医生这职业不好做,我如果说是干医生这一行业,必不会让我的子女再从事这一行业。为什么呢?很简单,我如是一个优秀的医生,必熟知这一行业的风险和荣耀,荣耀可以接或不接,但风险总是逃避不了。医生是不能错的,哪怕你医好千百万人,但你只要错了一次,那就是失败者。这就好比军人,好比项羽,不管你之前赢了多少次,只要你输了,那么历史对你的评定就是败者,是无能者。

劳动不分贵贱,社会分工不同,这句话从理论上说是很对,但从现实上来说,那就是完全不一样,行业之间不谈薪金还有一个特殊性的问题,而医生就是特殊性行业中的一员,他们是不能错也不能败的,否则给予他们的必是不是人,好比很多大老板或将军,一旦败下来,那么不但他们身上的光环统统没有,可能还要为此引咎自刎。

对于当下的问题,韩寒总结的很好,那就是:“党国的工作跟不上人民的智慧。”,而当下医生的能力(这不是极个别的医生,而是能代表群体的医生),其能力肯定是跟不上社会的发展。

2013年的7月份,我有一个朋友生病住院,我去看他,聊了聊。他是因为在工作时因腹稿剧烈疼痛倒在地上,送到医院,门诊认为他患了急性胆囊炎,,建议他住院。胆结石不是大病,但疼起来很要命,朋友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立马就住院了。住院后,整个系统一检查,肝胆科主任又说,完全可以排除胆囊问题,而从结果上看,基本上可以确诊为高位阑尾炎,建议马上开刀。朋友心虚了,这两者的差距太大了,不敢马上接受,问医生这能有多少的确定性,主任很肯定的回复至少有80%以上的可能,80%的可能,还有啥说的,那就动刀吧。

朋友搞金融的,动刀前需要交接工作,拖了一些时间。当然医院也很严格,要动刀之前要先消炎和准备,而我就是在第三天后去看他的。聊完后,我个人建议他不如用一下“开塞露”。我是无心一说,但很可笑,第二天他打电话告知我,他用了,且好了,准备出院了。医院又留他观察了几天,每天五瓶水服务着,到第五天,他实受不了医院的热情接待,坚决地走了,到现在也依然很好。

我朋友到现在还一直说这就是命呀,要不是那几天他的工作很重要,一定要先交接的话,那么这一刀下去,这玩笑就开的有点大了。

商业化实没什么不好,金钱也不是罪孽深重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高盛和苹果的商业化更厉害,但没人说他们挣的钱是罪孽的。而中国为什么会仇富,那是因为那些老板根本不懂什么是商业化,却以商业化的名义欺骗人民,谋取个人之利。松下幸之助有句话说的很好,所谓商业化,那就是让所有商品如水一样的低廉,可以让每个人都消费得起。这就好比手机,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大陆一部手机要2万元左右,其性能根本没法与现在相比,而价格之昂贵更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而现在的手机价位是多少,这就是商业化的贡献。

而中国的医院,不管从哪个角度上去说,收费与成效之比是吓死人的,这决不是商业化,而是利益剥削!

 
姜尼的头像
 #

何兄高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