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年豆腐


                                          年豆腐

 

      在家乡的村子里,临近年根的几天特别忙碌,除了打扫卫生拆洗被褥之类的就是忙一些吃食,最费事的就是做年豆腐,这是每家必做的,肉可以少吃,豆腐不可少做,最少也得十几斤黄豆。豆腐豆腐大家都富,不仅是个好口彩也是能让大人孩子都吃的满足的一道菜。

      做豆腐之前首先要把收藏的黄豆拿出来挑捡,把个别发霉的坏嘴的虫蛀的都一一剔出来,用水淘干净了再用清水泡上,大概要浸泡一天一夜,泡得豆子都鼓涨涨的发亮为止。这期间大队上的机器房已经换了某个部件,专门加工这泡过的黄豆了,家家带着水桶带着泡好的黄豆去排队加工,一家一家的来,那机器简直从不停息,老远就听笃笃地响着。孩子们在家期盼自家的豆浆能早点被挑回来,因为一回来就意味着再等上一天半日就能吃上豆腐脑了,那热热的嫩嫩的白白的东西是多么靠心润肺啊,光想着就能流口水!

      豆浆终于被挑回来了,还不能直接上锅,这得吊,就是把这原浆一勺一勺地放进被吊在房梁上的吊浆兜里过滤,这是一个临时装置起来的东西,一块大粗布做成的吊兜,两边各装了木棍,用手握着棍轻轻地摇晃,把兜里的原浆分离成纯浆与豆渣,纯浆透过细细的布眼渗出来落进下面的大木盆里。一人不断地舀原浆一人不停地有规律地晃动吊兜,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无聊,说世上有三苦打铁撑船做豆腐,吊浆是做豆腐里最折磨人的一个环节,架得人腰酸臂痛腿打颤……孩子都等困了,左等右等也出不来,只好吃饭,吃完饭出去玩……有的人家已经出来了,烧浆锅里飘出的香气氤氲在半空里怎么也逃避不了。

      终于烧成一锅豆腐脑了,就这个时候吃最好,讲究的就加点辣椒酱,掐点青蒜叶子切碎了放进去,哎呦,别咬着舌头!……这可不能多吃,这时候吃是不合算的,吃一碗豆腐脑要少出二斤豆腐!

      面对一锅云团一样的豆腐脑儿不能乱说话,一句话不对就会坏了豆腐,大人都这样嘱告孩子。这是出豆腐关键的时刻,得一家中最有经验的人点卤,没把握还得另请邻居高手来,这卤也得是老卤才好,都是老早就备下的。只见一手拿铜勺舀少许老卤轻轻地在锅里顺着一个方向搅动,可不能乱来,这有几勺卤水搅进来就明显有变化了,只见锅里的豆腐脑在逐渐增多,那水也更加清了,围观的人一脸的喜气,豆腐就要形成了!

      点过卤的豆腐脑就不好吃了,不仅口感不佳而且有点微微的苦。这时就该把点过卤的豆腐脑舀进准备好的蒲包里,这蒲包不是每家都有的,往往得去人家借,要赶在豆腐脑出锅前借到家里,如果没预备好就急了!蒲包是放在刚才那个大木盆里的,豆腐脑舀到蒲包里时那清水就从蒲包缝隙流出来,要的就是这效果,全部舀完就得把蒲包系好,压上锅盖,锅盖上在压一块青石或者磨盘,就这么放着吧。

      这一夜有人睡的踏实有人不踏实,不踏实的睡着睡着也就踏实了。早上起来一看,蒲包已经打开,白白实实豆腐上都印着蒲包那交错的纹,用小刀划成一块一块的,一块就有一斤多,一块一块的再放到黑陶瓮里用清水养着,过几天换一次清水,要吃豆腐就拿两块出来煎也好烧也好烩也好,就是放点酱油辣椒酱就稀饭也是美味的。这个年注定因为豆腐的丰盛而心满意足,这个新的一年也必定因为做豆腐的顺利而风调雨顺……

      三十晚吃过饭,主妇收拾着一切,一家老小的糕果糖分配好放在各自的床头,新衣服也放好……最后就把一块豆腐放进碟子再放到空锅里,家家如此,说豆腐豆腐,大家都富。

 

 

 

 

                                                                      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十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木桐,你真的做过豆腐吗,记得在乡下外婆家,看到乡下人做豆腐,而我在一边玩着,耍着,等着吃豆腐,豆腐豆腐大家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自己没做过,那时太小,呵呵。

 
岩子的头像
 #

细腻。。。

豆腐脑。。。

看得快要流口水了。。。

怎么没写豆腐渣?也很好吃呢。。。

问好,木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豆腐渣少吃点是不错的,吃多了不行,那不是主要的结果,所以就没写,呵呵!

 
海云的头像
 #

我又想起豆腐脑的美味了。两年前就有人跟我说超市里有那种可以把豆浆变成豆腐脑的粉买,我买了一袋摆了两年了还没做过,这下决定马上自己做豆腐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南京的豆腐脑也是名小吃啊!

 
阿朵的头像
 #

能上几幅照片就更好了。豆腐脑,豆腐脑,我的最爱啊!

这个点卤的过程很有意思,卤,到底起的事什么作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照片真是难寻了,呵呵,卤应该是起催化剂的作用,快速地把豆浆里的蛋白质凝固起来。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木桐呼应,呵呵,豆腐脑小时候几乎没吃过,可能是成本高的缘故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成本不低,现在很普遍了,那时节还是不容易的。

 
追梦的头像
 #

好文,豆腐的软硬是不是由卤点的多少而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是,应该是由挤压水份决定的,含水少就老,也就是硬,反之则嫩,就是软了。

 
雨林的头像
 #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也要记得把一块豆腐放进碟子再放到空锅里,豆腐豆腐,大家都富。哈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个好习俗,我一直对乡亲们的胸怀与对生活的热爱感到惊奇!

 
百草园的头像
 #

木桐说得过程就让人淌口水。东北都是讲究过年吃饺子。豆腐豆腐,大家都富(福),真是好口彩。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过年吃饺子是大年初一的早上,我们这称吃“元宝”。

 
梅子的头像
 #

大豆真是个好东西,困难时期,老百姓能活过来,多亏了吃含有豆面的面食。

我们这里一般人家不自己磨豆腐,过年时到专门磨豆腐的人家加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能就是因为大豆富含植物蛋白的缘故。

 
融融的头像
 #

用蛋壳浸泡在醋里,就可以点豆腐了。这是我最近学到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真是新招!

 
予微的头像
 #

豆腐豆腐,大家都富!第一次听,那么今年过年我给亲友送豆腐做年礼了,哈哈。

多谢木桐把这做豆腐的累人过程写的那么温馨有乡土味。从来没想过豆腐是这样做出来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你让我感到没有白写!

 
呢喃的头像
 #

谢谢你介绍这豆腐的做法,豆腐百吃不厌,可是国外的豆腐就不像家乡小时候那么好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豆腐如果不是卤点的旧不那么好吃,比如现在的内脂豆腐和石膏点的豆腐都不行。

 
熊猫的头像
 #

好文。刚刚才想起我也答应过春山,要写一篇跟豆腐有关的小品来呼应她的,真该死,忘了个精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等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