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十五 小村风貌

半涩时光

 

                                                 六十五

                                                小村风貌


当太阳有树头高的时候,阳光已经撒满了院子,如果站在这阳光里就有些热了。但方桐并没有站在阳光里,他刚起来,在水缸里舀了点水在石榴树前刷牙,而石榴树旁是靠院墙搭起是一个凉棚,这会儿这里是一片阴凉。大人都已经出去做事去了,奶奶坐在过道里照看在院外临时圈着的几只小鸭子。石榴树上结了一头的石榴,青白里透着些黄,油光光的,顶上的花托很像皇冠,半掩半露在翠绿的有蜡质的叶子间,这个要到中秋的时候才成熟,有的会长裂开露出里面水晶一样透明的籽。院墙边是几颗丝瓜,已经爬满了凉棚,这东西泼皮肯结,已经吃过几次了,有两条从凉棚的缝里伸了下来,顶端的黄花粉嫩粉嫩的,好在凉棚的顶本就搭了稀疏的树枝,所以会漏几缕阳光不至于不见天日。方桐懒洋洋地刷着牙,呼吸着淡淡的丝瓜花与石榴树以及牙膏混合的清香,心里的恬静就如同那静静挂在枝头的石榴一样。

方桐刷好牙洗过脸就去盛饭吃,奶奶问需不需要热一下,不用了,还温着呢。白米粥,水拓饼,还有个煮鸡蛋。方桐把这些放在过道里的小方桌上,又拿个小碟子到院里的酱缸挖一点面酱,掀起缸口的纱布,一股浓烈的鲜酱香扑面而来,面酱日晒夜露的颜色已经开始变深,上面一层半稠的汁。这不能贪鲜多吃,盐分大,方桐挖上一点就把缸口重新蒙好。

方桐问奶奶:“今儿没有嫩豆角吗?”“今儿都忙,没去地里摘,你想吃了?”“嫩豆角汆过做小菜好吃。”“欢吃叫你妈明早走地里带一把回来,中上想吃什么?”“家里长的这些菜都好吃,随便焖点番瓜呀什么的都行。”“乖乖,还是喜欢吃这些东西。”奶奶一边笑着一边疼爱地看着自己的大孙子。

方桐有滋有味地吃完饭,自己收拾好,和奶奶说一声就出门转转。

走小院子的后小门下了高高的屋基是一片平地,这是各家的晒场,现在摊着不少麦子在晒。晒场的边上是低排河,低排河不深长了些蒲草,这个时候已经结了红色的蒲棒;这河的北岸就是灌溉渠,灌溉渠高出低排河许多,这渠里的水是活的,很清澈,以前不通自来水的时候大家都来这洗菜淘米的,就是现在也常在这里洗衣服什么的。方桐站到晒场上四下打量,南边是各家的房子,房子后面栽了树也种了冬瓜番瓜什么的,也有洋芋头金针菜一类的,有的房子比较老,是土墙,土墙上是一排排的麦秆做成的墙衣,这个已经不多见了,大都是红砖墙抹上了水泥……向西望,远处是西村头的一个水塘,水塘的西边是农田,农田的西边那南北向的一排杨树的就是那条没什么机动车的县际公路了,路与农田之间就是修路时形成的排水河,从这路上向北不到七八里路就是邻县,接近二十里就到了这个县的县城,这里的人赶集都能赶到那个县城,方桐的两个姑姑都嫁在那边,可没少去。对了,北边的灌溉渠一直通过去的,各家的菜园地就在西边那农田以灌溉渠为界的北边,一家一块,白菜萝卜豆角大椒西红柿什么都有,这个季节正是品种最多最鲜嫩的时候,从这个角度看夏天是乡村最具魅力的时刻。

灌溉渠的北边还有个池塘,池塘里三分之一面积覆盖了粉绿的荷叶,当然少不了大方却又不失娇羞的荷花,嫩黄嫩黄的花蕊围着淡绿的莲蓬,外围是几瓣媚而不艳的水红,尖浓底淡的在一片翠绿叶片与有些深暗的水面映衬下,在平淡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的精神格外的惹眼,跟那京剧舞台上花旦似的,真是象极了,这么一点的纯粹就使这个乡村陡然上了境界,成了不可多得的理想之地。这个池塘的北面是一排人家,绿树掩映,鸡犬闲散。

方桐走过低排河的堰,走上灌溉渠的堤,在凝视了那在微风里摇曳的荷花之后,顺着河堤向东走去。

虽然也感到一些热,但远不是在苏州、杭州时的感觉,那些地方简直有些喘不过气来,让人慌慌的疲于应付,这样的对比之下这里就显得很舒适了。同样的清水同样娇媚的荷花,在那些地方就显得有些做作,在这里才更为舒展自然,也才更叫人怜爱……那里是专门去欣赏的,这里的就是生活的状态,哪一个更好?难怪陶渊明在不快时轻易地就回到村庄,实在是在内心早已种下了记忆,这记忆时刻在向他招手……

东边也有灌溉渠,是南北向的,与刚才的东西向构成丁字状,这渠里的水与东边的干河的水来自同一个地方,这里的河水都来自洪泽湖,所谓干河,就是主干河,灌溉渠都是从主干河引出来的渠,主要功能就是灌溉农田的。这大干河与灌溉渠之间还有低低的由南向北的鱼塘,之所以有这些低洼的鱼塘,就是因为修筑大干河而取土筑堤形成的。这样一来干河与鱼塘之间除了高高宽宽的大堤以及大堤上的密密的杂树灌木之外就是长满青草的河坡了,那杂树梢上自然有不少鸟窝,体积较大的一般是喜鹊窝,这河坡上有半大的孩子在放牛,有的把牛栓在木撅上任它自在而自己则跑大堤的树阴里玩耍了,或采些野木耳蘑菇之类的,雷雨过后还会有一种地皮菜,与韭菜一起炒了极其可口……以前也常干过这样的事,那大干河的水还顺带来许多蚬螺鱼虾,一到放水之后就会有许多人来摸蚬螺逮鱼虾,可现在很少有人来了,所以大堤上的灌木很茂盛,一般人是不上去了,堤坡上起了不少坟,许多人都希望能埋在这里,说是敞亮开阔风凉水便的……

丁字状的灌溉渠接口处的南侧也是一方水塘,这一般是村东头人取水的地方,如今用的少了,长了许多的蒲与芦苇,也因为如此这里常有乌鱼出现,常能望见母鱼后面跟一群小乌鱼在巡游。中午的时候常有善渔者持叉寻觅,鱼喜欢中午时分出来晒影。塘南就是方桐家这一排的人家了。再向南隔的不远又是一排,再前隔上一段也是一排,这样算起来前后就是四排人家。各家建房一般都要左右上线的,没有人愿意把自家弄得出线,这些人家都是世代相守,非亲即故,盘根错节,细说起来简直就是一家子,其实也可算是一家子。

 

 

 

                                                                           0一三年五月七日十四点三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南方到处是水,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性。

木桐对于环境方位建筑的描写真到位,我就驾驭不了这个。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水就显得清秀,有山就显得神秘。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南方的水塘是我所羡慕的。不过看到你写的地皮菜让我有一种欢心,我们那里的荒地下雷雨后也有,母亲用它做包子吃,有点像木耳,都是乡下的亲戚给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地皮菜很滑溜的,比木耳更嫩,吃这个得碰巧,必须是夏天的雷雨天,雨后太阳一晒就没什么用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木桐细致的灌溉渠的介绍,这一路下来,也满是景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这正是我所希望的,我想把这乡村的景色表达出来,与前面走过的地方歙县黄山西递苏州杭州都做点比较。

 
追梦的头像
 #

好美的乡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很不错的地方,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