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0)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10)

 

(19)
   
「嘿, 妳这条裙子我最熟悉了, 掀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没有买一些新的?美国衣服卡好喔!」阿旺笑嘻嘻地说。
   
「美国东西太贵了。 •••其实,我现在每天在家中做家事,有新衣服也穿不着的,就算出门买东西,也不怕遇见熟人,因为在这里根本没有熟人。」阿香娇羞地偎依着久别的丈夫,她也是十分想念阿旺。
   
他们的出租车一直驶进大颈镇范家的大院子内,果然大大的房子内空无一人。
   
阿香带了旺财将行李由后门搬进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房间好像才油漆过,所以霉味中还夹着刺鼻的的油漆味,新刷的墙壁靠地板的地方,竟有一块大大的新的水污痕迹,非常地剌目难看。
   
房内墙纸盒搭的临时书架上排满了中英文书本及小说。小房间内并排挤了一大一小两张单人床。 低得几乎要塌在地上的小床边的地上,放了一个旧的小收音机。
   
「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休息?」阿香体贴地问。
   
「喔喔,休息。」
   
「要不要洗把脸?喝口水什么的?
   
「喝水?为什么要喝•••?先把行李丢在一边不要管它,阿香,你过来,我们办事重要。」旺财迫不及待的亲嘴摸乳,急吼吼地将阿一拥推倒在房内那张略大一些的单人床上,自己也跟着倒下去压在她那又软又润的香躯上面。
   
哪里知道,哗啦一声巨响,两人一起跌入那塌下来的床垫之中,半天爬不起来。
   
突然,跌在一堆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起来。
   
「哈,•••。这是怎么一回事? 」旺财笑着问道。
   
「这张床是外面捡来的旧货,床垫太旧,弹簧都坏了,承受不住我们两人的重量。 」阿香也咯咯地笑个不停。
   
「其实,这个房间太闷太拥挤了,不但难看,气味也不好闻,气氛实在不够罗曼蒂克,不适宜做我们久别重逢的新房•••。」跌倒在阿香身上的旺财,抬起头来,用眼睛打量着四周,为难的说。
   
「为了使房间看起来象样一点,文思与我还特别将水泥墙壁粉刷了一遍,不知怎么一回事,才漆好不久,墙上又有水印透过油漆显示了出来。闷气是因为去年冬天, 窗上为了御寒包上的塑料纸还没有取下的缘故,但是现在到了夜间,地下室的温度还是不够暖••• ,阿旺,我们目前寄人篱下,只好暂时忍耐一下,将就一点•••。」阿香很抱歉的说。
   
说到这里,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旺财,等一下我带你到一楼范家厨房旁边的起居室去看,他们有一个真正用砖砌的壁炉,放进真正的木块就可以真正地燃烧着熊熊的真火,房间里的空气烧的干爽爽、暖烘烘的! 」阿香告诉丈夫。
   
「哈哈,可以在火炉边脱光衣服大办其事都不必担心受寒受凉! 」旺财大笑,因为当时的台湾就算再冷的冬天也不会有人特地在家中烤火取暖浪费柴火的。
   
突然,阿香灵机一动,由旺财身体下面爬出来,飞奔到楼上厨房中, 由饭桌旁边搬过来一张吃饭用的椅子,用力抬到楼下,靠着地下室的墙边摆着。
   
他们夫妻久别重逢,乘着房内别无他人,专心一致,打算将别后的空虚,好好的补偿一下。
   
可惜两人方才入港,就听见外面有汽车喇叭的声音。

 

(20)
  
「奇怪, 院子外面有汽车喇叭的声音。」旺财突然说道。
  
「呀,我也似乎早就听见了,只是太专心没有注意。」阿香红着脸,笑嘻嘻地同意。
  
「好像响了好一阵子了。」旺财说。
  
「哎呀,不好了,是范家孩子学校的校车。」阿香猛醒,吓了一跳。
    
阿香等不及穿内裤,将裙子向下扯了一扯,遮住了光滑粉嫩的屁股,也来不及穿鞋子,打着赤脚就冲到楼上。
   
旺财也慌慌张张地跳起来寻找自己的衣服,急急忙忙穿了起来。
   
阿香由前门飞奔跑到院子外面,那里有一辆耐心等着的校车,司机看见打着赤脚的阿香由屋内奔了出来,才将车门打开,两个东方小孩由车上跳下来,校车是鲜明的橘黄色。
   
「阿胖,怎么一回事?平常妳都是站在院外的街边等我们校车, 怎么今天我们等了半天还不见人影,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校车司机很关心的问,一双眼睛看着她那淡黄色美丽东方女人的赤脚,他是一个金发碧眼很壮健的年轻人。
   
「史蒂夫,对不起,害得你久等了,我正在地下室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忘了时间。」阿香一面向校车司机道歉,一面积极追赶两个要朝相反方向跳跃奔跑的孩子。
   
「没有关系,我相信你正在做的事一定十分重要,因为从来没有见你迟到过,而且你正在做的事一定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今天你看起来十分快乐,使平常就很美丽的你格外娇艳。」史蒂夫笑着说。
   
阿香向史蒂夫挥手道别后,用力使劲的扯着两个孩子进到屋内。两个孩子一溜烟就进了厨房,完全不管有没有别人存在,吵吵闹闹地打开冰箱找东找西起来。
   
阿香下楼到地下室去找旺财。
   
「旺财,幸好你听见校车的喇叭声了,不然,麻烦可就大了!」阿香告诉旺财。
   
「什么麻烦?」旺财不明白。
   
「没有家长站在院子外面等待,校车司机不会让孩子下车,一定会将孩子带回学校, 让孩子们 在校中等待家长到学校去接人,我又没有车,要我到学校去接人,那麻烦可就大了!」阿香庆幸地说。
   
「坐公交车不行吗?」旺财追问道。
   
「有这里到学校没有直达的公交车。 不过现在校车司机已经认识我们,除非实在等不到家里人,不然他是不会故意找麻烦,把孩子又带回学校的。」阿香说。
   
「阿香!」旺财满脸堆着笑。
   
「怎么啦?
   
「妳没有穿内裤!」旺财提醒阿香。
   
「裙子盖着,外面看不出来的,只有掀起裙子才看得见。」阿香俏皮地眨着眼睛,翘了一下穿著裙子的屁股,将拖鞋穿在脚上, 又另外找了一双拖鞋给旺财穿。
   
「孩子们回来了,我们只得又暂时牺牲一下,晚上再继续吧。」旺财无可奈何地苦笑着说。
   
「这里怎么乱成一团糟?是你在寻找裤子时乱翻的吧?只得等一下再整理了。」阿香指着地下室内横七竖八挂住的衣服对象问道。
   
旺财为了要寻找裤子, 把行李箱中的衣物都翻出来找了个遍, 结果, 在倒塌的烂床上、由厨房搬下来的椅子上面,到处都堆得满满的, 只有由台湾带来的箱子大张着口,里面却是空的。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3年修改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国英姐好。这部小说里有早年移民的艰辛和乐观,读来很亲切。

(我的email地址在我前两天写给你的QQH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