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芦粟

 

                                                                           芦  粟

 

       地理上是鱼米之乡的南方其实是指长江以南的东部地带,多出稻米水产,而北方则是大豆高粱玉米唱主角儿,淮河是南北分界线,南北交融之地,因而田地里的品种也兼具南北特色,有水稻也有小麦大豆……有一种特别的植物让我印象很深刻,这就是芦粟。

       芦粟是一种高杆植物,比玉米杆还要高,成熟的时候那红色的穗头沉甸甸的在高高的杆子上颤晃,秋天纯净的阳光照在上面直恍人的眼……收获的时刻是孩子们的盛事,不仅因为偶尔可以寻到一根变异的嚼起来有很甜汁水的甜杆,还因为那穗头下面有一截溜光水滑的实心细杆,这是绝佳的做各种玩具的材料,当地俗称棒棒莛。可以做哪些玩具呢?如果捡一根韧条半弯作弓扣上细绳作弦,那么这笔直溜滑的棒棒莛就是现成的箭杆,再在尾部插一根鸡毛就非常地道了!当然,你在棒棒莛头上再插一根坏了针眼的旧针,那这就是正规的弓箭,这不仅可以射地上的各种虫子还可以射不远处的飞鸟!但这是很少被允许的,因为威力太大,属于严格控制的范畴。你想,即使没有箭头,你背着这弓箭到处走,看见一只鸡一只鸟什么的一箭过去把鸡吓得跳起来乱喊把鸟吓的丢下虫子慌忙逃走……是怎样的豪气冲天?!

       手巧的还可以用棒棒莛做成小巧的鸟笼子,又轻巧又结实,提在手里可以羡煞多少伙伴的目光啊?总之这样的材料在手里怎么用都好,光看也舒服,这样的光滑这样的匀称这样的轻巧!干了就成金黄色了,用这个摆成交叉方向的两层用棉线串起来根据大小切圆就成了锅盖!这样的锅盖轻巧耐用,关键是制作方便材料就手,如果要做木板锅盖那得多费事啊。

       就是扫地用的扫帚也是用这个做的,不过这要连着穗头,把穗头上的种子用刀细细地刮掉,留下那绝细绝细却又结实的须,经过灵巧的手这样一编一扎就成了称手的扫帚。如果是扎个刷锅把就简单的多了,圆圆的一把捆扎结实切整齐就成。

       那刮下来的种子也是粮食,但只能算粗粮,磨成面是浅灰的红,可以像糯米面一样做汤圆,只是粘性不是那么大而已,喜欢吃的人不是很多。但这样的东西却被酒厂大量收购,这是什么原因呢?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酿酒,高档白酒都离不开这东西,无论是茅台还是汾酒抑或是金门大曲!说到这你也许明白了,这芦粟就是高粱,是北方的青纱帐,是国人酿造白酒不可缺的一种原料,是一种富有传奇色彩的植物。

      小时候没有想到这在粮食里并没什么地位的芦粟竟然这样重要,看来因为自己的寡闻而产生轻视的现象是十分普遍的。

 

 

 

 

 

 

                                                                               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九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北方的高粱秆都不甜,玉米秆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玉米杆也有甜的,跟甘蔗很像,有时候嘴唇都被拉破了,呵呵!

 
追梦的头像
 #

高粱面是不是秫米面,挺不好消化的,小时候吃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是,但高粱面也不好消化。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在乡下,偶尔喜欢在田间,寻甜的高粱节,蛮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呵呵!

 
雨林的头像
 #

噢。 南方没有高梁。那么南方的白酒是用什么做的? 用稻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南方看怎么定义了,一般是稻米,但茅台是南方,金门也是南方,却都用高粱,当地也有种植,俄罗斯的酒用麦子。

 
海云的头像
 #

贴一张照片给我们扫盲就好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来了,呵呵,写高粱的人都得了诺奖了。

 
捷润的头像
 #

好文。勾起幼时的回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撞名了,原以为是独创的,呵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木桐嘉棣吧,前两天正好打开一瓶。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那里的高粱是红色的,听说也有白色的,煮稀饭放一些红红的,好吃也好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们那里高粱多,是有不少品种的。

 
玮仁的头像
 #

好像闻到了那笤帚的香味,第一次知道还叫芦粟。谢谢介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有时候乡音村言是很有品味的,呵呵。

 
熊猫的头像
 #
好喜欢木桐先生这充满乡土气息的文字。今天一口气把你这个乡村零碎事儿的系列都读完了。
那篇炸棒花的很亲切,我小时候看过爆米花,迄今记忆犹新。野菜我也吃过的,我们家包过荠菜饺子。。。
原来这芦粟就是高粱啊。喜欢“背着这弓箭到处走,看见一只鸡一只鸟什么的一箭过去把鸡吓得跳起来乱喊把鸟吓的丢下虫子慌忙逃走……是怎样的豪气冲天?!”几句。这好像是在写我啊,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熊猫,难得你有这些经历,的确是快乐的记忆。

 
予微的头像
 #

原来真是红高粱,看着开头的描述,我就想,这形象很熟悉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卖个小关子。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给你一煽动,就有了自己动手做笤帚的冲动了,高粱米年轻时到东北亲戚家做客时吃过,新收的膏粱熬的粥挺香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自己能扎成功笤帚是有很高成就感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