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旧站台上不肯离去的老风景

老爸的头发白了,如一丛银色芦苇。我女儿说,姥爷是她心目中最美的老头儿。

我觉得也是。如果一个人老了,他的头发还健在,没有随着岁月凋零而是被岁月淘洗,荡涤去所有的颜色。成了透明的白,衬着红润的皱纹,那是世上最美的景色。

周围很多人到中年的,甚至在还拎着青春尾巴的同事们都开始跟白发做斗争了。开始是去美发店,再后来时兴自己DIY,我从同事那里得知秘方大致如下:

从淘宝上淘的海娜粉,与热纯净水或者红茶水,鹌鹑蛋清或者鸡蛋清,橄榄油,蜂蜜调和成膏状,不可太稀薄,以免往下淌弄脏衣物。调好后之后静置一个晚上,让材料充分融合,然后抹在头发上,要求均匀,停留四个小时,然后洗掉,就OK了。据说用这种方法染发,是最有机最无污染的。

我没有试过,因为到现在为止,偶然一两根白发如旗帜,似乎还没有把它们招安的必要。

染发,是与岁月一场无声的斗争。当然,那些为时尚而染发的除外。年轻人顶着一丛时尚的火焰,或者是七彩的霓虹。头发是他们随心所欲的画布,容纳所有的奇思妙想。如何染发,打理三千青丝,实在可以编一本葵花宝典,有了它,秀发轻舞,一片飞扬。

那些倔强的白发是最不受欢迎的过客。在岁月面前,它如猎猎旌旗,招展的是岁月东流去的慨然。我们不屈不挠,为着挽留岁月,让缕缕银丝重回青丝扣,企图,绾住岁月匆匆的脚步。让它就此停留。

若染发,请经常。白驹过隙岁月匆匆,几十天过去,头发根部早已经白发昭然一寸,黑白映衬,触目惊心。赶紧补上那一片让人安然的灰黑,束住片刻虚拟的光华。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如寄,韶光易碎,黑夜漆黑了双鬓,黎明染白了青春。 翻开相册,找到的只是旧日容颜和旧站台上不肯离去的风景。

常常在午后,听蔡琴的翻唱的那首美国民歌《白发吟》,如果我们无可遏制的老去,如果白发终将成为最后的赢家,且允许有个人陪我一起慢慢老去,我们执手相看,互相拈去飘落的那茎白发。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唉,俺就是家庭遗传的白发,刚开始还在意,现在也不管它了。白就白吧,盼望着满头银发的那一天,当一个优雅的老太。

 
予微的头像
 #

且允许有个人陪我一起慢慢老去,我们执手相看,互相拈去飘落的那茎白发。

很美很幸福!

 
海云的头像
 #

岁月无情人有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