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十四 回到乡村

半涩时光

 

                                                  六十四

                                                 回到乡村


         方桐回到苏州,在洋人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回到老家。

       下午三点左右才到,从路口下车,还得走上一截路,总有个二三里路吧。看着熟悉不过的场景心里却浮出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似乎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原先的感觉,可分明树还是那树村庄还是那村庄呀,这是怎么回事?春节后自己去上学,这半年来经历了太多的变化,皖南写生美妙离奇,那些山区里的种种风情……还有苏州,还有杭州……一幕幕青山绿水亭台楼阁的画面与眼前青青的稻田翠绿的杨树土红色瓦房悠闲的乡亲形成巨大的差异,这样的差异让方桐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很不确定很不真实……方桐的脚步有些漂浮,不知是世界在晃动还是自己在晃动,方桐赶紧稳定一下自己,努力协调好两条腿尽力在路边走好,尽管这条县际之间的通道并没有什么机动车,但歪歪斜斜的走路总不成个样子。

       在这些许的恍惚间,方桐望一眼右侧的河坡,却有些清醒了,这河坡长满了草,可草却有青有黄有红,水并不多,可以清楚地看到水里的水草,甚至可以判断出有几种不同的水草,有的像带子,有的根茎一样软条上长了不少有些扎手的齿状叶子……肯定也有些小鱼在这里游动,这样的画面如果画成一副油画,也是极漂亮的,占据画面大部分面积的就是这颜色丰富的河坡及部分水面,上面是灰蓝的天空,灰蓝的天空有点薄薄的白云,天空之所以是灰的篮,其实是为了衬托河坡,所以画的灰一些……可看上去却是纯净高远的天空,这简直就是一幅名画,挂在顶尖的博物馆里,很多人流连欣赏赞叹不已,纷纷猜测画家当时究竟会是在什么样的地方画这么一幅纯净之美的画面,真是太好了,令人陶醉令人遐想……自己真的把画架放在这里画这么一幅吗?好像并不现实啊,那还不知围上多少人,也不知道会惹起多少流言,说你看,后庄某家的那个小桐子学什么画画,画这些草呢!这会让家人抬不起头的……只是可惜了这样的场景了,其实也很普通的场景,只是入了不同人的眼就有了不同的感受。

    这乡村其实很美,只是很少有人发现也很少有人把这样的美表现出来,那明代吴门画派的文征明好像画过一个写生图册,画有几幅稻田的线描,可惜这样的东西并不流传,大家喜欢的还是山山水水花卉仕女一类的。也许大家觉得这乡村场景太常见了,不稀罕,都想看那不常见到的,但不常见到的东西一定就美吗?看来人类对于审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乡村的美是一般人感受不到的,其实真的很美,不仅可以画,也可以用文字来表达,但写得好的并不多。沈从文写的是山区,汪曾祺写的倒是平原,只是不够深入底层,没能写出乡村真正的味道来。鲁迅写了水乡,对于美的传达也比较表面。他们这些人说到底不是农家子弟出生,对于乡村的感觉到底还不真实。可惜了,乡亲们整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却无法表达出来,他们不知道外面大批的人群生活高楼林立的城市里对眼前的一切一点都不了解,还以为乡村就是脏乱差就是穷困潦倒就是原始部落呢。

      方桐边走边望,不远处东北方向的灰绿色村庄就是自己的家所在的庄子了,远望基本就看到绿色的大长条子,偶尔露出几家的房屋,在村庄与自己之间是稻田与沟渠田垄,这时候没什么人,妇女们肯定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做针线,一边做一边说说笑笑的,男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孩子们东一头西一头的,不是逮小鱼就是粘知了要不就钓鱼或打水仗呢……这就是自己的家乡,这样的恬静这样的有趣,只是从来没有在文学作品里读到过这样的场景,也就是说这样的场景也许就不为大多数人所知道的,我们多对山村风情充满向往,可山村里的人呢?他们向往哪里?乡村的人向往城市,城市里的人呢?

    方桐走的有些慢,他四顾这田野,一眼望去,以自己为圆心基本可以望出七八头十里半径长的地方去,真是开阔,那蓝天更是无边,稀疏的几朵白云似乎并没有移动,路边的杨树上有鸟雀飞起飞落……想不到多少年一直住着的地方今天看来这样的漂亮,以前怎么就没注意过呢?

    顺着进村的小路走近池塘,有几个毛孩子在塘边逮小龙虾,看见方桐有的喊大哥有的喊大叔,方桐也搞不清谁是谁只好胡乱答应着。池塘里的白鹅上岸了,红冠在阳光下闪亮,红腿红掌水淋淋的,不大的队伍里还夹着几只浅灰褐色的,体型更肥,走起来一摆一摆的。稍远处的水面上还浮着几只鸭子,一会钻进水里从远处冒出来,一会在水面扑打着翅膀弄得水花四溅,一边扑打一边嘎嘎乱叫。不知谁家的黑狗也跑来了,冲着方桐乱喊,引得一片的狗叫。方桐把牛仔包向背上拽了拽,微笑着向家里走去。

    早有毛孩子跑着报信到家里,奶奶站到院外迎接方桐,方桐老远就望奶奶的笑容了,心头一热差点流下眼泪。

    真是累了,头也有些晕,方桐洗了脸就睡到床上,一直睡到天黑,家里喊吃晚饭。方桐的脸有些热,家里人都看方桐的脸有些红,而且黑,精神似乎不太好,一摸头滚烫的。赶紧的胡乱吃了晚饭就去村卫生室请医生,医生来了量量体温,有些发烧,就挂水。

    足足过去三天方桐才感觉精神一点,奶奶看方桐黑瘦的回来就倒下挂三天的水,心疼的不时掉眼泪。方桐想起去年年前的那个冬天,在家里吃药治急性肝炎,奶奶也是的,老是眼红红的。老人家都八十了,一辈子吃了太多的苦,脸上却总是笑眯眯的,没事就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小院子看着后代看着鸡鸭,时不时的就浮出一脸的笑,有时都能笑出声来。

 

 

 

 

                                                                     0一三年五月四日十六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回家的感觉真好,家乡永远是最美的。老奶奶的笑容永远印在方桐的心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春山,回乡就一下子舒缓了,呵呵!

 
追梦的头像
 #

不知道为什么在国外,至少在法国,人们对乡村生活很赞美很向往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久的中国也会如此,当大家知道所谓城市不过就那么一回事的时候,就清楚乡村的好了。

 
梅子的头像
 #

虽然北方的乡村比南方的差远了,但它的消失也是让人心痛的。而不久的将来,这就会成为事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们往往都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可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