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缘分 (Fate or Destiny)

标签: 

 

榕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还未去单位报到, 就被航天部的某直属企业借调半年。借调的还有英语系几个其他应届毕业生们被安排在该企业的招待所,四个女孩子分享一个房间。

 

每天早晨, 翻译室的技术人员将图纸按编号落实到每个翻译;下班前将它们全部收回,交专人保管。这些图纸涉及一套重要进口设备的安装、使用和维修, 大家用铅笔在有英文的地方注上译文。

 

有个叫智的男生她们一起工作, 他也住在招待所, 有时和她们一起上下班。

 

智入学前是退伍军人, 大约二十六七岁,瘦瘦高高的个子,浓黑的剑眉下有双清澈的眼睛,使原本儒雅的脸显得有些严肃; 兴许是头发不多的缘故,经常戴一顶绿军帽,有时还喜欢穿军装。

 

智喜欢读书,字写得很漂亮。他有不少书籍,其中好些是榕没有读过的,智主动提出愿意借书给她。榕每次读完, 立即将书还给智,他会再借些新书给她。

 

这天他们下班后一起回家,智随口说, "前几天给你的书还没看完?"


"看完了, 佳也喜欢,她拿去看了。"


智听了有些不悦,“书是借给你的,我从来不把书借人。”

 

佳和榕是半个老乡, 她们俩几乎形影不离, 智也认识她, 好多次下班后他们三一起步行回招待所。他的话让榕感到既意外又别扭可仔细一想, 智很爱惜书,他的每本都包着书皮,里面干干净净的,如同新书一般。于是她连忙向他道歉。

 

一天,榕吃过早餐独自往办公室走,一个低沉浑厚的男音从背后传来“Hey, Miss Yu!” 她转过头, 见智加快步伐赶了上来,与她并行。


还有几次,榕下班后一个人从厂区往招待所走, 智冷不丁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笑嘻嘻地与她同行。这座工厂虽然很大,从厂区到招待所也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们一路结伴而行, 不知不觉就到了。

 

借调期结束后,大家都去各自的单位报到。同学间的往来与联系,除个别要好的外,突然间中断或减少了。

 

大多数同学在省城百里外的军工厂工作,榕的单位在省城,条件比较好。榕上班后不久,智和另外一位男生来单位找她。那个男生是智的老乡, 榕的同班同学,在省城的某所大学教英文。智在离省城170多公里的军工厂做翻译。

 

后来智单独来过多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 从不预约他老说只是顺便过来看看, 不能久待;可过一段时间还会再来。智几乎是唯一与榕有些联系的男校友。

 

一年后,智在外文书店门口与榕和她未来的丈夫不期而遇。他们寒暄几句,便挥手告别。

 

榕比智小几岁, 婚后她见智仍是孑然一身,托好友帮他介绍女友。可每次介绍的女孩都不能合他的意,为此有些烦躁,好像帮他的人欠他似的。


有一次, 智和一位姑娘在榕家里见面后,彻底崩溃了。 他哭得很伤心, 断断续续地说他对别人介绍的那些女孩子毫无兴趣。榕和丈夫看他很难过,劝他留下来住了一宿。

 

又过了一年多,智调到离省城只有30多公里的一所大学教书,同事给他介绍了某医学院副院长的女儿。

 

他对榕说,去女方家见面那天,恰好下大雪他穿的球鞋在她家客厅墨绿色地毯上留下一行水渍和泥污; 身上的衣服也是湿漉漉的, 让他非常难堪, 无地自容。见面时女方的父母都在场, 她的父亲也是军人,丝毫没有嫌弃和责怪他的意思。这位老军人和他单独聊了许久, 似乎对他颇有好感, 希望他能和女儿继续交往。

 

这一次智有些心动了。这女孩修长高挑、 秀气、漂亮, 在一家银行工作, 虽说已经32岁, 比他大一岁, 但看起一点儿也不显老。

 

他还说,女孩子的脸色有些苍白, 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婚后不能生育。这些在第一次见面时女方父亲都已经挑明。

 

女孩好像也是情愿的, 她和智已约好第二次见面。智有些犹豫不决,想听听榕的看法。

 

智来自农村, 榕担心他被传宗接代的观念左右, 鼓励他, “如果你真心喜欢她, 就不要退缩…。”

 

不久他们结婚了,迄今已有三十年之久, 一直生活得幸福、美满。

 

January 6,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不久她们结婚了”,是否应为“他们”。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命中注定的跑不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Amoy, 已更正命中注定的是跑不了

 
梅子的头像
 #

缘分是个奇妙的东东。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很奇妙, 木呐的小伙子通常不占优势,但他们是非常可靠的,一旦喜欢一个女孩,就会义无反顾地付出。谢谢梅子阅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真是难说,这就是生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由此可见,男孩子喜欢上一个女孩,是会付出真心的。谢谢木桐阅读

 
雨林的头像
 #

我猜想智心里有榕的影子, 所以....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智只是来看看榕, 从来没有吐露过他的心思,  好在他们现在都生活得很幸福。谢谢雨林阅读。

 
夕林的头像
 #

这个故事里,好像有没有明说的玄机。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暖流/结集在深潭/冲不破/自卑的羁绊/三个字/欲出口/比登天/还难

 
夕林的头像
 #

哇,谢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第一次看了你的诗就想到智. 谢谢 !

 
阿朵的头像
 #

缘份,真是奇妙。结婚迄今已有三十多年了,真是缘份。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女方的家庭肯把姑娘许给他,就是看他诚实可靠。而他确实也是喜欢上了女孩。可见天长地久的爱情还是有的。谢谢阿朵阅读。

 
安琪的头像
 #

我也觉得智有榕的影子,但欣喜他最终的放下,因为那30年才是他的缘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也许是的,但他从没有吐露过。不过智和榕现在都生活得很好。只能说他真正的缘分是他现在的妻子,两人相濡以沫30年之久是他的福气。谢谢安琪阅读。

 
在水一方的头像
 #

不管是朋友还是夫妻,有机会相识是一份缘分,两人能相濡以沫30年,就是一份很深的缘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所言极是, 我们能在此相遇也是缘分, 谢谢在水阅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