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即是成全

 

我有一姐们儿,也算是同行。年轻时候是他们学校的校花,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又古典又现代。迷得一群愣头青小伙子在她身后五迷三道的。后来,她嫁给了她现在的丈夫,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前夫。

小伙子高大英挺,浓眉大眼。俩人在一起甚是般配。

当然,小伙子也是费尽心机才能在“群狼争霸赛”中脱颖而出,终于被收纳在我姐们那多彩的石榴裙下了。那一段柔情蜜意的幸福时光,自然成为现在我姐们儿最深情回忆的矿藏。

姐们儿跟我一起叙旧,经常说起那时候,如何如何,曾经的美好时光都被她铸造成了化石,沉甸甸地在心里储藏着,她到哪就到哪里,如同蜗牛的壳一样。

婚后的姐们儿还像婚前一样,撒泼施赖,使小性子,需要男的疼。不久,两个人生了一个可爱的宝贝儿子,家里的孩子由一个变成了两个,那个是谁?就我那姐们儿呗。

孩子三岁的时候,我姐们儿发现,男人回家经常迟到,借口如同书上电视上那些出轨的男人差不多,当然,夫妻之间那些亲密事就比往昔大大缩水了。问起来,男人总是说又上班又开店比较忙。男人开了一家小门头,还从南部山区找了一个初中都没上完就辍学的小姑娘来看店。

这天男人又迟到,我姐们儿等得不耐烦了。于是就去门头上去找那男人。店面上倒是开着门,只是没人影。推开后门是个套间,我姐们儿没多想,一脚迈进去,刹那之间惊呆了:自己家的男人正环拥着那山里的小姑娘打游戏。看到女主人,女孩惊恐地从那厚实的怀里逃脱出来,脸涨得彤红。我姐们儿怒不可遏,与女孩厮打成一团。

男人倒是很镇静,把为他厮打成团的俩女人拉开,对我姐们儿说,既然你什么都看见了,我们离婚吧。

我姐们儿自打婚后虽然耍点赖使点小性子,但是对于男人实在是很依赖的。当初那信誓旦旦要疼一辈子老婆的男人忽然与别的女人有染,实在是无法接受。更何况这女人要模样没模样,要个头没个头,要学问没学问。初中还没毕业。想想哪点都不如我姐们儿。想想也是,换做是哪个女人也绝对不会平衡,假如说小三明显比自己强心理还平衡一些。

我姐们儿一哭二闹三上吊,再加上公公婆婆的高压政策,一点也没挽回男人的心,男人说我姐们儿有模有样,工作也好,不愁找不到一个更好的人来疼。而他现在的这个店员,家不在城里,又穷又丑,除了他喜欢没有人疼。所以他还是决定娶她。最后男人被他爹娘扫地出门,我姐们儿带着孩子住在公婆家,孩子判给了男人,但是跟着我姐们儿过。男人给了我姐们部分钱(大概10W)和新媳妇儿在他们原先的家里住。

姐们儿如同中了毒蛊,开口闭口还是她们家谁谁谁,时而恨之时而思之,全然不知道他已是别人的肩膀,这谁谁谁依然是前夫的名字。

至今,姐们儿离婚已是第八个年头,依然还是独身。毕竟,纵然姐们儿如花似玉,她依然没有走出过去的语境,哪个男人也不想生活在过去男人的阴影里。

话说前几日,我姐们在办公室一帮子女人的教导下心绪来潮,要去整理下头发,改变形象改变心境,也好钓到个如意金龟婿,再来个第二春。

踏进那装饰满有情调的理发厅,赫然发现有夺夫之恨的“小三”正戴了烫发钢盔,悠然自得地翘着二郎腿。我姐们怒从胆边生,遂一步迈上前去,挥拳相向。二人像十年以前那样扭做一团。自然那小三人小气力小,又有那电线钢盔牵扯被肥揍一顿。姐们儿全面凯旋。仿佛多年以来积攒的那口恶气终于出了。跟小三一起去的另外一个小姊妹已经报了警,110来的时候面对互相拉扯的俩人,问明情况,又见小三头发凌乱,虽然少皮没毛的也没什么大的伤害,劝诫两句撤了。

小三回家又恨又气,就闹到我姐们儿单位。单位领导对姐们儿的事情也是颇为同情,也只是好言劝慰。办公室里的姐们们争相把我姐们儿好批一通,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放不下的还是我那姐们,渐行渐远的两个人,如同两颗恒星,没有交集。这么多年,心中的恨从来没有淡忘,所以,她还没找到自己的生活。  

放下就是解放自己,背着多年来的石头,永远不会找到幸福。如果我姐们儿能看到这篇文章,希望能够对她有所启迪。退一步海阔天空,世界上不独这一个男人。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婚姻,真是放下就是解脱,不管再光亮的青春岁月,在男人的怀抱里都会成为故去烟花,其实女人早就该明白,好好爱自己最重要,不要让他人的爱成为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让男人仰视一段婚姻,首先需要让男人仰视女人自己,被男人仰视的女人,一定意义上,是会被许多男人宠爱的,被自爱和宠爱的感觉,那才是真正得好。

所以,许多女人,尽管有美丽的外表,却缺乏一颗被仰视的心灵,那才是女人的悲剧。

 
anmy的头像
 #

爱自己,不寄生,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女人当如是。同意一弘的观点。

 
予微的头像
 #

八年了,抗战都胜利了,是要解放自己,轻装上路。

 
anmy的头像
 #

巴特农神庙门楣上有句话叫“战胜自己”。人战胜自己是最难的。

 
海云的头像
 #

叹息。

 
anmy的头像
 #

唉……

 
阿朵的头像
 #

咳,8年了,还没走出来,太苦了自己。

 
anmy的头像
 #

岁月走了。爱情走了。而自己还在。

 
西苇的头像
 #

唉,可悲!一个 女人学不会成长真是一个大问题。

 
anmy的头像
 #

学会成长~~

 
在水一方的头像
 #

这姐妹真想不开,太傻了。抓不住的事和人就该潇洒地放手,于自于人都会活得轻松。

 
anmy的头像
 #

放手就是成全自己~~

 
anna的头像
 #

聪明漂亮的人也难过情关啊!叹息。

 
Sujuan的头像
 #

这种事发生在美国,您这姐们可要做牢吃官司,真正得吃不了兜着走。她应该看心里医师,走出愤怒的状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