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0 小时 50 分钟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36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12 美玲的萝卜糕

 

芦花气都没换一口,就把整碗汤药都喝完了,

 

  “真不知怎样感谢你们!”她双手把碗递回给长河,她看着他们倆,眼里藏着羡慕。

 

  “我这就先走了,”她说,“家人肯定等急了......

 

  “是阿牛哥吧?”秀月问。

 

  芦花的眼神暗淡了下来......阿牛,我的阿牛哪里去了;我的阿牛不要我了?......她摇摇头:“不是,是我大伯。”她的声音很低沉。

 

  “你住哪里?你大伯叫什么名字?”长河问了一句,他看出她有满重的心事。

 

  “大伙儿都叫他石伯。我们住石头村南边。”

 

  “石伯?石师傅?!你原来是石师傅的侄女?”长河很惊讶。

 

  “你认识我大伯?”芦花问,也感觉意外。

 

  “是,我这点草药功夫还是跟他学的。”

 

  “真的?说起来都是一家人。我回去,就和大伯提你。”

 

  芦花边说边下了床。还没等挪步,就打了两个踉跄。

 

  “哎哟妹子小心!”秀月惊了一吓:“你还是等一阵子再说吧,让河哥帮你去和石师傅报声平安。”

 

  “不用了,不能再麻烦你们了......不好意思,我就是,就是有点饿了......”芦花感觉肚子实在是饿晕了,不填点东西怕走不回去。

 

  “饿呀,对了,我堂姐刚好送了点罗卜糕过来,我差点给忘了。我去拿来给你吃。”

 

  

 

  “秀妹,我怕她是有好几日没吃东西了,又生了这场病,几个罗卜糕怎么行。”长河对秀月说:“我去抓只鸡来,你让这位大妹子等着。”长河披上件外衣往外走。

 

  “对了,大妹子,你叫什么名字?”长河回过头来问。

 

  “我叫芦花。这位大哥,别,别麻烦了!”

 

  长河说了声“不碍事”就出了门。他先是径直往村南边去。他记得石伯家。

 

  到了石家门口,他认得那道木门。打开木门,就见石伯叼着烟袋,在庭院里走着打转转。

 

  “石师傅!”长河叫了一声。

 

  石伯抬起头,眯了眯眼:“哟,这不是长河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当你早把师傅给忘了呢!”

 

  “哪能忘呢,秀月一直病着,我出不了门。您还好吧?”

 

  “好好,你看我,还算硬朗吧?秀月没见好点呀?”

 

  长河摇摇头,连忙先转话题:“师傅,我碰见您的侄女芦花了......

 

  “你说什么?!芦花?你见到她了?她在哪里?我正差人找她呢!”

 

  “别急师傅,在我家呢。我就是怕您着急才特意来告诉您的。”

 

  “你家?这孩子怎么会在你家呀?”

 

  “您不知道师傅,她不知怎么的晕倒在路边了,正好我路过......别急,现在好了。就是身子挺虚的。我去给她抓只野鸡补补,回头就将她送回来。”

 

  “长河呀,这要怎么谢你才好,你自个儿家有病人,还给你添麻烦......

 

  “别客气师傅,都是自己人。行了,您放下心,我先赶紧走了,回头见师傅!”

 

  长河不敢久留,匆匆出了石家。

 

  秀月拿出了美玲拿来的罗卜糕,对芦花说:“妹子,你先把这个吃了吧,我看你饿坏了,我去给你打点水去。”

 

  芦花见秀月拄着拐杖行动艰难的样子,赶紧说:“不要秀月姐,还是我自个儿来吧。”芦花给自己倒了碗水,吃了一块罗卜糕。肚子感觉还是空空的;碗里还有三块,她没有再吃,心想,他们自己都还没吃呢。

 

  

 

  喝了几口水,芦花觉得精神了许多,就说:“我还是赶紧回去了,不然我石伯要着急的。”

 

  “你不等河哥啦?他去给你抓只鸡来吃呢。”秀月说。

 

  “秀月姐,麻烦你转告长河哥,他的救命恩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不知怎么,芦花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哽咽起来。“往后抓着空,我就来帮帮忙,你们这么好的人,日子也这样难......”芦花把手伸给秀月,“来,我扶你坐下。”她扶着秀月慢慢走到大靠椅前,见她坐安稳了,才出门去。

 

  长河抓着只鸡,兴冲冲进门来。

 

  “芦花呢?”他问。

 

  “回去了,怎么也留不住,说怕他石伯担心。”秀月说,她在靠椅上正织着线活儿。

 

  长河没说什么,到门口把鸡杀了,去了毛,放炖锅里,浇上水;从木工房里拿出一大把木屑来,就升了火。

 

  一会儿,他又拿出了一袋什么来,闻了闻,然后放进锅里。

 

  “秀妹你也饿坏了吧,你看着点儿火,我进去做一会儿,回头就可以吃鸡了。”

 

  “河阿哥,过来一下。”秀月叫住他。

 

  “什么事?”长河走了过来。

 

  “我料你也一天没吃了吧。那,桌上那点糕,你把它先吃了吧,才有力气干活。”

 

  长河笑了:“我是也有些饿了。来,一起吃吧。”长河把碗端了过来。

 

  “对了秀妹,”长河说:“忘了告诉你,下次美玲再来,跟她说别带东西来了。”

 

  “那是为啥呀?”秀月的眼睛水灵灵的总也不离长河,她喜欢他的眉毛,还有他的嘴唇,看着他的脸,给她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我也说不清,总是不大乐意她带东西来。”长河说。

 

  “美玲她挺好的,我都看出来了,她一直对你有意思呢。其实我心里也有意......你看我,也没有办法照顾你......她要来了......

 

  “秀妹,”长河打断了她的话,“不是说过好多次了,不提这种事。”

 

  “河阿哥,你以为我乐意提呀?我,我真的是觉得一日不如一日......”秀月眼睛水汪汪的了。

 

  “你不会有事的!”长河说,“回头,咱再去找位大夫。”

 

  “没用的,大夫看得还少啊......”秀月低垂着双睫,手紧着织。

 

  “秀妹,累了,别织了吧。”长河抓住了她的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我偷着乐一下,猜中了。

而且我猜测。。。不敢说了。

题目里12后面的"十二"是笔误吧?

 
虔谦的头像
 #

跟你一起乐:)是,是笔误,谢谢指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情感总是很奇怪的。

 
虔谦的头像
 #

是,谢谢一弘跟读评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