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野菜

      野   

 

       野菜总能打开起我的记忆,因为那些日子是与野菜连在一起的。童年快乐的时光里总有在田野里寻觅野菜的画面,这样的画面常让我独自沉醉。

      下午放了学要趁着天明去挑野菜,晚上再做作业。真要感谢这样的岁月,不然还真不容易感受到野菜的魅力。家乡的田野里野菜的品种很多,却并不起眼,往往是努力搜寻之后才蓦然发现目标,眼睛一亮,刚欲动手已经迟了——更敏捷的伙伴已经下刀!

      苦菜是比较普遍的,乡亲们称为苣菜,几根青灰的窄叶子紧挨着地面,叶子的边缘像花边……七角菜更多,叶子绿的发蓝,硬挺的叶子边缘是扎人的芒刺,但也不放过,用小镰刀挑了再借助小镰刀把它放进小背篓,整个过程手不去碰……节节草是不要的,虽然可以一节一节地拔着玩……大碟菜很难挑,因为它很赖皮,整个根子藏在地下,叶子紧贴着地面,平着刀根本挑不出来,要不就割碎了,只有把刀尖向土下找根子,真是太费神了,如果不是篓子太空就不要它了……还有车前菜、红根子、驴耳朵、羊蹄子……只要你愿意,每次都可以挑上一小篓,当然,有时因为不够专注而收获甚少,此时有两种办法,一是夹点嫩草并把小镰刀衬在野菜下面,看起来篓子里也满满的,到家迅速把菜直接倒到猪圈里——大人不好深入检查了;另一种是几个伙伴之间用游戏的方式对野菜进行再分配,这个游戏就是把小镰刀向前方扔,谁扔出去的镰刀是翻着的就赢了,输的人出一把野菜。

      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野菜,前面说的都是春天时节挑的,到夏天就是另一番情形。河边的芦苇杆上往往纠缠着很多菟丝子,这也可以弄下来喂猪,至于水里的水带草水葫芦菱角叶什么的都是一流的猪菜,但这个就不是小孩家的可以胜任的了。孩子们倒是喜欢寻觅枯树上的黑木耳,或者是一种攀藤上结的绿色的前尖后大略呈圆锥状的野果,嫩芯可以吃,老了就不行……要不就去沾知了逮青蛙去了。

      但是这夏天还是有不少野菜的,这还是野菜里的高级品种,是舍不得喂猪的。灰条菜就是一种,灰条菜可以与苋菜一决高下。马齿苋又是一种,家乡称蚂蚁菜,这个菜新鲜吃没什么好,可焯水后晒干到冬天与肉丁伴着包包子,可真是太好了!小笼包与这个相比就太油腻了,蟹黄包也没这个爽,天津的狗不理也比不了,这是最佳的包子馅!后来才知道,这马齿苋具有很多功效,特殊情况是不宜食用的。但这个菜不是随处可见的,一般只在菜园内外才有,往往是日头很毒的时候越发旺盛,不少人家都是这个时候挑了焯水暴晒成黑色的菜干。我一向迟钝,挑这蚂蚁菜还闹笑话。一次我积极地表现自己,挑了一小篓的蚂蚁菜,结果被奶奶挑出一半,说那不是蚂蚁菜,不能吃的。我很疑惑,这不都一样吗?红红的埂子,小小的有点圆的绿叶子,只是看起来比较消瘦,但比较长啊,这到底怎么了?我很长时间没弄明白,这瘦长的蚂蚁菜就不是蚂蚁菜?小伙伴告诉我,这样的有白浆,弄到手上会肿,但如果被蜜蜂蛰了就可以把这个野菜捣烂擦被蛰处。

      许多年过去了,我偶然的机会才知道这个与蚂蚁菜很像的野菜叫地锦,又称铁线马齿苋,是一味很好的中药。我同时还知道那些童年挖的野菜都有相应的药效,都能排毒促进机体健康。难怪,我说小时候吃猪肉怎么就那么香,原来猪都吃的是新鲜中草药!

      还有一种野菜不能漏了,就是大名鼎鼎的荠菜。初春的时候在麦田里最多,田埂上也有。一旦开花就老了,老了就不好吃。乡村吃荠菜的不普遍,因为挑这个太费事,挑半天也不一定够吃,还费油,没有荤腥衬着寡人的很。

      现在是吃不着野菜了,偶尔买来荠菜,嫩嫩的很肥硕,趁兴伴了肉糊包饺子,妻子忙半天,孩子却说不如白菜肉馅呢。

                                                

 

 

 

 

 

                                                                                   0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十点一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小时候邻居家做过苦菜。在美国的自由市场见过卖马齿苋的。有趣的野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马齿苋干与肉丁一起包包子,太好吃了!

 
雨林的头像
 #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童年难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

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这位大词家是我喜欢的之一。

 
红叶的头像
 #

是辛弃疾的词吧,我也很喜欢他的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这个人不一般。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些野菜,就是如今乡下的孩子,也不认识了,城市的孩子更是无法见识。

前一段时间到乡下学校,中午吃饭的时候,吃的是荠菜做得菜汤儿,那味儿蛮好,回来自己做,却少了一种味儿。

谢谢木桐的介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这些记忆不写出来可能就真的湮灭了。

 
梅子的头像
 #

珍贵的记忆,是要写下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最近都在写这个。

 
玮仁的头像
 #

感觉到了人是自然的一部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就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置身自然状态的环境时就格外的松弛格外舒服。

 
海云的头像
 #

我也喜欢挖野菜,在美国也能挖到野生的荠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挖野菜有成就感心情很愉快。

 
anna的头像
 #

南京人对野菜喜欢的没命,越怪的越好!没办法才吃白菜土豆西红柿。荠菜肉馅做的任何美食都是我的最爱,包括汤圆。谢谢木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在南京经常看到一些老太太在公园里花坛内外埋头寻野菜,野的总比家的香,呵呵!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小时候在幼儿园吃“忆苦餐,就吃过野菜,感觉挺好吃的,有些小朋友吃完后,问老师”还有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是要偶尔吃一回,吃的次数过多就不行了。

 
冬青树的头像
 #

当初的这些野菜全都是有机食品,现如今还得花大价钱去买呢。学习了,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你说的是,人的认识是变化的。

 
Amoy的头像
 #

你的这篇也勾起我当年在农村淘猪草的记忆,当时小小年纪可以认识和区分好多野菜和猪草,可惜回城后都忘记了。农村的生活很清贫,但现在想来,我记忆中都是欢乐!可能当时年纪小,也不太懂得生活的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乡村真正悲哀的事其实也不太多,可能整个环境就那样,也就见愁不怪了,不像黛玉那样敏感,呵呵。

 
Amoy的头像
 #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其实野菜很好吃的,小时候常挖荠菜,马兰头和马齿苋,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好久不见你出现啊,野菜的味道就是香。

 
安琪的头像
 #

这篇读起来好有童年的记忆!特别有生活味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也就有点经历的有感觉了,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