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十三 武林广场

半涩时光

 

                                                 六十三

                                                武林广场


        今天同学要陪方桐逛逛,西湖方桐已经去过就不用再去了,那么就去武林广场,见识见识杭州的商厦吧,行,反正就是玩。想想以前高中的时候那种暗无天日的样子真叫人恍如隔世,现在回头再看也就那么一回事,可当时心里哪有什么底啊,只是一心把那些个题目概念反复地搓揉,直到眼前发黑脑袋发胀整天顶着个山似的一副苦相……现在步履轻松地走在杭州城里,格外地清亮,虽然气温还是比较高。方桐听说武林广场,一时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武陵,弄明白是武林就又奇怪了,这不是一本杂志的名字嘛!这杭州人早就身在武林啊,都是高手啊。同学也笑了,你别说,这杭州可真不一般,不说历史上南宋建都,就是那个人也喜欢杭州,来过很多次,最凶险的那次就是……说起这个人话可就多了,人真是复杂,复杂到很多事一时两时看不清,等看清了还不能说清,要想说清得过去多少代人,你说那武则天到底还是有远见的,弄了块无字碑,随你后人评价去,你总不会不顾一切来攻击她吧?和她过不去的也都不在了,后来的人谁又与她有多大的深仇?对于老百姓而言,能安稳舒适地生活,谁管你那么多?这些话不说也罢,说也是白说说,就这现在还能说说,要是前几年……那年的动静可不小,年轻人总有些血性,五四,抗日……什么事不是年轻人冲在前面,那战场上的英雄哪个不是年轻人?你说他们会不会后悔?后悔什么,就出生在那个时期,你不去拼也被人给打死了,但我们这个民族是有点奇怪,都是逼到尽才肯拼呢,能拖一时是一时,主动的时候少被动的时候多,你就说南宋吧,如果人家不来他就这么安稳地在这半壁江山里享受着,好容易出几个急性子的还都被撤了!所以啊,我们这个人群啊,能稳住劲的,一言不发的,才能长久,能说能蹦积极的都难有好下场,不是说嘛,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可都这样闷着不说,不就完蛋了吗?那就看谁忍不住了,总有人出头的,有人出头就跟上和啊,没人出头就忍着……这两个人东扯西扯的趁车转车直奔武林广场。

下了车走两步就见一个广场,中央一个圆形水池,水池的中央有三个仙女造型的雕塑,那四周向中央喷起的水花在阳光下亮闪闪的,似雾似雨的映衬着那雕塑显得很有情调,四周还有几个雕像。走近了一看雕像都是少女造型,手中都持着不同的乐器,姿态各异,分五个方位。同学说怎么样?好吧!是不错,只是有些太写实了,英国有个雕塑家在五十年代就创作了《王与后》半抽象的作品,很有创意的。写实的不好吗?不是写实的不好,而是发展到今天写实就没什么创意了,艺术要高于生活,要留给人想象的空间,带你进入审美的意境,似有还无,若无还有……你真是艺术家,实实在在的你说没想象,半像半不像的你倒说有创意,那么,我问你,西方艺术与东方艺术到底有什么区别?这要具体到不同时期的比较了,总体来说东方是注重神韵的,西方是注重写实的,比如传统的国画与西画,一个是二维空间的造型表现对象的神韵,一个是努力在二维空间里表现对象的三维空间……但现在又有些不同了,现在西方也从写实走向神韵的捕捉与表达了,像印象派的出现就是强调主观的感受与表达,包括刚才说的那个雕塑家就不同于传统的表现,而恰恰东方的艺术却有了写实的苗头,这你也可以说是东西融合,到底怎么走其实也没人说得清,总是各自探索各自表达,一旦形成一点共识形成一个流派也许就影响大些……就这么一回事。

你们搞艺术的也真不容易,同学拉方桐坐在水池的边上,整天想这么远离现实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用,谁来买你这些东西?真有出名的那一天还不知到多大岁数呢!你说的也是,但你说人活着就整天忙挣钱又有多大意思?方桐抬头看看蓝天。天空湛蓝湛蓝的飘着几朵棉花似的白云,哎,这里的天空真纯净啊!是纯净,你不知道,杭州没有工厂的,工厂都集中在萧山一带,这就保证这里没什么污染。这么好的地方,你将来能不能留下来?这哪能啊,这分配是哪里来哪里去,如果什么档案都不要也能混点饭吃,可费这精神哪有什么保证啊?!听说现在商业也不太景气?是不好,这里的情况很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还是去商厦里逛逛吧,这里是浙江最豪华的地方了,东西贵的离奇。

商厦里果然金碧辉煌的,四下里打量也没什么东西可买,东西是好可价格吓人,看看也就算了。现在回去就太早了,旁边还有一家商场,档次稍低一些,可以去走走。方桐依言与同学一起过来,这家主要是卖衣服,价格是不太高。方桐在男款服装前站住,如果合适是不是也可以买一件啊?同学却笑了,你看看就行了,这里的衣服虽然不贵,但都是南方人的尺寸,比较瘦小,你人虽然瘦,可也不大适合穿。方桐有点不信,拿起几件一试,果然看着不错一上身就巴巴的,还真没什么合适的尺寸。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南方山清水秀的人也精干,与北方有很大的不同。是不同啊,我告诉你,我有个同学是绍兴的,我原以为鲁迅讲话匕首式是独有的,嘿,哪知道绍兴人都这样,句句带尖,能让人无处可逃!哦,这样啊,呵呵,真是有意思了,难怪绍兴出师爷,原来这里有这个氛围啊,是很奇妙,各地各乡风,隔上十里就不同。

在小饭馆吃午饭,同学特地点了梅干菜烧肉,为什么?梅干菜是这里的特色菜,好吃的,苏锡常一带不是喜欢雪菜吗?雪里蕻腌的,除了切成细末子当咸菜,还炒肉丝烧肉之类的,这梅干菜不像雪菜又酸又脆的,而是软儒的,宜与肉烧去油腻,到浙江不吃梅干菜吃什么?菜来了,看上去那梅干菜都切成丝约半寸长,乌黑里透点儿暗红,色泽不错。方桐夹了两根放嘴里一嚼,好,没有渣滓,很烂和,很舒服就咽下去了,端起玻璃杯喝一大口啤酒,嘴里凉爽爽的回味着梅干菜的淡香……

下午去车站买了回苏州的车票,这杭州没有直接回老家的车子,老家是小地方,到底实力软。

 



                  

                                                                                       0一三年五月二日十九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买衣服那段挺逗的我在泰国就不能买那里的牛仔裤, 不用试就知道太窄了, 可我并不胖。也许南方人和北方人的体质不一样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是有很多不同的。

 
雨林的头像
 #

“到浙江不吃梅干菜吃什么?” 这梅干菜的淡香也是我总在回味的,可惜在这里买不到好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能只有当地的才行。

 
梅子的头像
 #

国人的中庸深入骨髓,一代代传下来,谁出头就倒霉。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病根难除。

 
予微的头像
 #

矛盾啊矛盾,虚与实,豪与廉,积极还是消极,主动还是被动?于是国人追求中庸。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以为这样最保险,结果……

 
追梦的头像
 #

那些敢于出头的人更是值得人尊敬。"我以我血荐轩辕",到了关键时刻,总有少数的热血志士敢于出头。中华民族五千年绵延不断,基因里一定有很优秀的东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换图片啦!你说的是,优秀的东西一直都在,只是平时显示不出来,都得到关键的时刻。

 
何音的头像
 #

梅干菜烧肉在我们这儿是家常菜,说不上特别的好吃,但有一股家味,当年上学住校的同学是必带的。浙江菜以我个人来看以鱼为妙,江南水乡,其鱼其味很见功夫,再或者弄点醉虾,这好象是上海菜了?但还有一味菜,得要品,那就是猪尾巴,白切的,用文火炖上一天,比东坡肉还要好吃,不闻肉味,入口如豆腐,(但也很难吃上正宗的了),素的那就是金瓜饼,也很有江南特色,特别的香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浙江是很有底蕴的地方,小说里的方桐是个穷学生,只能浮光掠影地一闪而过。千岛湖我去过,印象挺好,水底的淳安老街是一座可以进一步保护性开发的宝贵资源。

 
anna的头像
 #

叫武林门广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奥,呵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时势造英雄,梅干菜烧肉还是蛮好吃的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如果不认真做就另当别论了,还挺好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