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06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10 初遇长河

 

 

石头村的北边,住着一户人家。男的是20岁的长河,女的是20岁的秀月。长河就比秀月大一个月。

 

  秀月皮肤细细的,长的瓜子脸,脸庞边边是很美的弧线。两道眉毛弯弯,轻轻往上挑往下坠......和她的脸型相配的是天衣无缝。

 

  秀月是长河的远房表妹,还没出世呢两家大人就相互指腹为婚。

 

  长河的父母福薄,早早就双亡。长河就住到了秀月家。两个孩子一起玩一起长大,感情很亲密,结婚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他们是两年多前成的亲。

 

  

 

  成亲没多久,秀月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从腿开始,变的没力气,也开始变形,缩小......

 

  长河领着她找遍了远近懂医的人,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慢慢的,腰,背也开始无力。可怜的秀月,大半的时候得躺在床上。要走路的时候,得靠着长河给她做的两个木头架子撑着走。每天,她都能感到病魔在向她的全身蔓延。

 

  “河阿哥,哪天我要手也没力气了该怎么办哪?!”她睁着水灵灵的眼睛,问长河。

 

  “别怕秀妹,有我在。”长河抓住她的手说。

 

  

 

  说起长河,他曾经是石伯的徒弟,会打石,会木工,还会点草药推拿什么的。秀月得了这怪病,他是百般武艺尽用上也不见效果。这两年来,他真是忙坏了,平时在外头做事,回来了接着做家务照顾秀月。秀月娘家忙时,他还跑过去帮忙。家里养着两只母鸡,长河一直喂着它们,它们勤着下蛋,秀月可以经常吃。由于秀月的病,他自己开了个小木房,常常领些活来家里做,这样能多点时间看顾着秀月。

 

  这天天没亮,他就起了床。今天要到镇上去跟人买些木料回来赶工。

 

  秀月要起来给他做点东西填填肚,他不让,说:“不用,我回来时路上买碗吃就好了。”

 

  长河推着他的手推车,吱吱呀呀的就上了路。

 

  镇子还在石头村往北。长河推着车子走到一个三叉路口,正要往北边去。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小男孩来。呜鲁呜鲁和他讲着什么。长河认出了是村里捡牛肥的孩子,是个哑巴。

 

  “什么事呀小子?”长河问。

 

  哑巴孩子用手使劲往东边指,然后指指地。

 

  “我不走那边小子。”长河笑着,还是继续往北走。

 

  哑巴孩子一边揪住他的衣服不放,一边不住的指着东边那条路。

 

  “哎,真没办法。”长河想那条路也能通往镇上,也就多绕一小段。那就顺着孩子的意思走吧。

 

  天已经半亮。由于那孩子的缘故,长河一边走一边留意的看着路。

 

  “不知那孩子见到了啥奇怪的东西。”他自言自语。

 

  刚没走多久,远远的看到路边有一团什么。他加快了脚步。近前一看,天哪,原来路边倒着个人,一个女人!

 

  长河连忙将车靠一旁,走到跟前蹲下来。摸摸那人,身体还是暖的,还有气。他于是使劲推着她:“喂,醒醒,你醒醒呀!”

 

  芦花不醒,长河就把车放倒---镇上不去了,救人要紧---把她扶了起来,轻轻的放到车上。掉转车头,往家里走。

 

  

 

  秀月在床上躺着,突然听到前面有推车的声响,怎么,长河又回来啦?

 

  “河阿哥!”她叫起来。

 

  没听到回答。秀月支撑着起来,靠着那拐杖往外走。出去一看,只见长河的推车停在那里,却不见人。

 

  秀月吃力的往前动,走到前门边上长河的木工屋。门开着,她进去一看,惊讶的看到长河的小木床上躺着个人!长河正在架子上找着什么。

 

  “河阿哥,”她又叫了一声。

 

  长河直起身来,转过了头。

 

  “出什么事了?她是谁?”

 

  长河摇摇头,“不认识。出村的时候看到她昏倒在路边-----那个哑巴孩子告诉我的,真是个好心肠的孩子。”

 

  秀月过去,伸手摸摸芦花的额头,滚烫!

 

  “哟,不好呀,她发烧呢!”

 

  “这天儿,穿得那么少,肯定受寒了。”长河说,“你看着她,我去给她采点药草来。”

 

  “快去快回阿河哥,我等着。”秀月说。

 

  长河出去了,秀月坐在芦花旁边,轻轻唤着:“妹子,妹子,快醒醒吧!”

 

  芦花躺着没动静,脸色惨白。

 

  “哎,河阿哥快点回来吧!”秀月在屋里慢慢挪着,准备了一个沙锅,把水热上。

 

  不远的山坡上有座古庙,长河认识一种退烧草,就在那庙的边上。不大会儿的功夫,他就用衣服兜着一大把新鲜的药草往回走。走到一个井边,井架上有吊桶。长河提起来几桶水,把药草洗干净,赶紧就往家跑。

 

  沙锅里水也开了。秀月正等的发急呢。长河喘着气回来了。

 

  他将草连根一起放进去熬。熬了十几分钟,沙锅里水变绿变浑了,长河就将那汤倒进碗里,小心翼翼端到了木屋里。

 

  两人站在芦花跟前,叫着她,想把她呼醒。见芦花还是没动静,长河急中生智,在芦花人中那地方使劲掐了几下。

 

  好象是魂重新回来了一样,芦花缓过来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模模糊糊中,长河的脸映入了她的眼帘。

 

  “阿牛哥!阿牛哥你来啦?!你可来了......”她用微弱的声音,用力的,激动的叫了起来,她向他伸出了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都是苦命人,心地又都敦厚。

 
虔谦的头像
 #

二度跟读的读者,很亲切,谢谢予微笑,新年好!

 
梅子的头像
 #

到后来也许会发生点什么吧?

 
虔谦的头像
 #

嗯,今晚来续……故事还很长,很长~谢谢梅子!

 
呢喃的头像
 #

似乎与长河哥关联上了?

 
虔谦的头像
 #

:)似乎是的。谢谢呢喃跟读评论!

 
红叶的头像
 #

芦花这个人物有原型吗?是一个善良,忍让,任劳任怨,集真善美于一身的理想

化的女性吗?说实话这样的女性虽然令人敬佩,但现实生活中真的极少。既然是人,

那么肯定是有人性的优点和弱点的。

 
虔谦的头像
 #

谢红叶问起。是有不同的几个原形。这有点像韩国的大长今和新近中国电视剧陆贞,都描写得很完美。我觉得这是文学的一种类型。

 
鐡手的头像
 #

秀月也是个若命的人哟,怎么就得了这么个怪病呢?

 

今天就到这里,看了10回,期待后续……,谢谢虔谦!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铁手,你阅读起来很有气势阿,一口气十回!谢谢你,问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