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8 小时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6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09 立冬

 

 

中秋一过,立冬就不远了。芦花开始数着日历掰着指头过日子。看山上,树都开始掉叶子了。她想起阿牛过冬的衣服旧了,袜子也破了,就赶着给他缝棉袄,织袜子。石伯一边看到了,就说:“阿牛有你这媳妇可真是福厚啊。闺女,给石伯也织个袜子怎么样?”

 

  “好呀,我也买了您的线了,您不吩咐我也会织的。”芦花笑了。

 

  立冬的前几天,芦花就开始天天到村头去看去,看阿牛是不是出现在他们来时的路上。每一天,她紧着脚步去,拖着脚步回。就这么眼睁睁的,立冬过去了......

 

  秋后的寒冷,触动了芦花心底最脆弱的敏感和恐惧。

 

  阿牛怎么了?家里怎么了?芦花心里理不出头绪,但是她知道,阿牛不会不守约的。究竟是什么事让阿牛至今没来?

 

  石伯看出芦花心事极重,就对她说:“你别急,说是立冬,哪能就那么准时呢。”

 

  “阿牛他说的是立冬前。”芦花说,“我担心家里出了什么事......

 

  “能出啥事呢?芦花,既来之嘛就安之,放心在这儿多住些天。”

 

  “石伯,我怎么能安得下心呢。阿牛他说了好几次,立冬一定来。您瞧,这都过了好几天了。”

 

  看她坐立不安,石伯问道:“那你打算咋办?”

 

  “我回去一趟。”

 

  “这可使不得。真要家里出什么事,你更不能回去。你婆婆的心思,你还不知道?阿牛怕是也为难。”

 

  “石伯,我真的等不下去了。”

 

  “这样吧,赶明儿,我让石生回去看看,到底那头怎么了,好吧?等知道了,再作打算。”

 

  “石伯麻烦您了。”芦花很感激。

 

  石生回来了,给芦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坏消息:真的如芦花所担心的,出了事了。阿牛的弟弟阿放,和人在地皮上起争执,殴打出了人命案。遭惹了地头蛇,阿牛一家仓促离开了村子。

 

  芦花听了,一下就坐到了椅子上,半晌说不出话来。怎么会有这种事啊!

 

  “怎么不会,”石伯说,“当年阿牛的爹不就这样白白送了死?地头蛇和土匪勾搭着的,这些人可惹不起。”

 

  “那阿牛他......不成,我要回去看看。”芦花腾的站起来,就要往外去。

 

  “看什么?人都走了,你回去看什么?搞不好那些人认识你,你回去,不是自个儿去送死?”

 

  “石伯,您让我回去......”芦花哀求。

 

  “不行,你坐下来,等我们商量了再说!”石伯不让步。

 

  芦花机械的坐了下来,她没再说什么,可是心里主意已定。

 

  晚上,芦花悄悄做了两天的饭菜,做好了,盖好了。第二天一早,她披上一件单薄的外衣---她来的时候没有带过冬的衣服---包上条头巾。趁石伯没注意,她出了门。

 

  四十里路,她几乎是马不停蹄。脚都有些肿了,她没感觉。进村时,她抄的小路,为的不让人看见。越接近家,她的心就跳的越激烈。

 

  当她站在家门口时,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知觉,“是作梦吧?”她问自己。使劲捏自己的手,会痛,不是梦。

 

  门没有关,也关不了,因为门是破的。她轻轻走进去,家里一片横七竖八。但是凭着记忆还可以找到她曾经熟悉的东西。

 

  她到了自己住过的后屋,她给阿牛新做的鞋还在那里,“阿牛怎么没带着,起码能给他保保脚啊......”芦花喉咙哽咽。

 

  突然她听见有声音,芦花赶紧往边上一闪。只见一个老婆婆走了进来。她认出是邻居张大婶。

 

  张大婶也认出了她。“芦花是吗?”张大婶压低着沙哑的嗓音,“你怎么敢来呀?阿牛他们都走了!”

 

  “大婶,他们去哪儿了您知道吗?”

 

  “走远了,不知道去哪儿了。一时是回不来了。你也赶紧走吧,吓人哪!那帮土匪,他们随时都会来。”

 

  “阿牛,阿牛他好吗?他没事吧?阿放阿松呢?我妈和桂花呢?”

 

  “他们都还好,听说,桂花还有身孕呢,哎,......你快走吧,走吧。”

 

  “大婶,你要见着了阿牛,告诉他,芦花找他......芦花找他......大婶保重,我走了!”

 

  芦花弯下腰,把一个倒地的椅子扶了起来放好,拍去上面的尘。她不相信这个家,如同最初的那个记忆模糊了的家一样,会就这样从她生命里消失,不可能,也太残酷。她四下朝这个家看了看,苦涩的心千般不舍;张大婶一声催,她赶紧包好头巾,一步一步,挪出了这个家门。

 

  她一天没吃,往回走时,已经力不从心。脚步也越来越慢。焦虑折磨和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她身体疲弱。天已经是黑乎乎的了,她心中茫茫然,不知自己要去的是什么地方,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她只是想尽快赶回石伯家,免得石伯担心。

 

  然而,身体不听使唤,离石头村大概还有几里路时,她一阵头重脚轻,眼前冒着星星,倒在了路旁......

 

  ************************

 

  阿妹呀

 

  第一眼看到你

 

  我就认定了你

 

  不管是前世的因

 

  不管是后世的缘

 

  我要和你相守直到

 

  月亮不再亏缺

 

  星星不再逝去

 

  我要让沧海桑田

 

  对着你我发誓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个原因虽然凄惨,但家庭大的变故与阿牛的变心又不同。

 
虔谦的头像
 #

是不同。谢谢梅子!

 
呢喃的头像
 #

唉!

痴情的芦花

请你相信自己的感觉,

而不要相信那海誓山盟呦!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呢喃!章尾那首短歌本来是为“芦花歌”,是为下一章 “初遇长河” 预备的。

 
鐡手的头像
 #

阿牛家遭劫,彻底消失了,芦花成了无根的草叶,命运会让她飘向何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