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那些烧草

                           

                                                    那些烧草

 

 

       乡村的生活与自然融为一体,吃的用的大部分都直接来自土地,就是做饭用的烧草也是花样繁多,以至于锅底积累下来的黑灰都有了药效——百草霜,神奇吧?

       烧草里最主要的就是庄稼的秸秆,麦秆稻草棒头秆……稻草不好烧,不太起火烟大,能不用时就不用,但这玩意量大禁得住用。豆秆最好烧,一烧噼里啪啦地响,好似有点油的感觉,但是量少,一般舍不得用,留作阴雨雪天时用,这样可以让人在这压抑的天气里缓解点心情,当然在冬天里烤火用是绝佳的。

       乡亲们过日子就是这样,平时把最差的东西拿出来用,好东西留在关键的时候用。奶奶讲过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说是一次过年的时候包了许多菜包子,模样端正的收着舍不得吃,那相貌不好的容易坏先吃,但也不能放开吃,结果每天都吃有点坏的,到最后一个好的没吃着!就拿麦秆来说,有的人家把这麦秆整理好好的堆起来,宁可搂野地里的碎草之类的也不动用,留干什么呢?留着盖房子时苫顶子用,你还别说,这新房子落成屋顶一式的中黄,这叫一个漂亮!这厚实实的顶子不怕风吹日晒也不怕雨淋雪浸的,连麻雀都喜欢在这样的屋檐做窝儿。如果谁家轻易就用麦秆烧锅一定被人笑话,笑话这家人不会过日子!这属于高档材料,当然烧起来也如意的很,顺手抓一小把往锅膛一送,火势旺盛,不像稻草需要用火叉给挑着才能烧起来……

      棒杆也不错,但是灰多,还因为长需要折起来烧,这就有点费事儿。一般都在收割完后捆成一丛丛的,有时还把剥完棒粒的芯子晒干捆整齐塞到这肚子里收着。这干棒芯烧锅才叫一个爽呢,火着了,扔几几个棒芯子到锅膛,稍拨一下就行,人可以自由地到锅前忙活,过一会再来扔几个就成。这棒秆丛可有点意思,上小下大稳稳地立在那里,孩子们甚至会藏到里面玩,有时母鸡也会钻进去下蛋,等天寒地冻时抱这棒秆烧锅时才发现这一窝的蛋,有的都已经冻裂开了!

       另外,油菜秆也是很好烧的,芝麻杆金贵可不能简单地烧锅,得留着到大年初一一大早的第一盆火时用,与大柴榆树枝一起作为烤火材料,意味着新年发财有余钱芝麻开花节节高!

        最不好烧的应当数麦壳子,琐碎的很,抓一把扔进去没什么感觉,再抓一把进去就可能把火给灭了,相当于干粉灭火一样,想烧得好就得用火叉拨开来,从火边上一点点的把麦壳子推到火中……很磨人,一般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不回避这个,小孩家的很着急,趁着大人不住意就拽点硬草来,硬草就是前面说的那些好烧的秸秆,当然也包括树枝。可树枝特别难得,一般都是留过节过年办大事时才用,火旺耐烧,炒菜煮骨头蒸馒头离这些硬草不行。但麦壳子有自己的妙处,土墙的房子外表也是要装饰一番的,这个装饰实际是保护墙体的,那就是用粘土与麦壳子一起和,和透了再均匀地抹到墙上,麦壳子在这里起类似混凝土里的石子的作用。但如果是北墙就不能光抹这个了,得用麦秆一层一层整齐地用粘土站上,远望这房子就像头带草帽身披蓑衣的中年汉子……

       上小学的时候写作文需要用毛笔誊写,有不少同学就用锅底的黑灰和水,效果挺好。有几次学校还号召大家带这百草霜上交,说是很好一味中药。结果那天很多人家把铁锅拿到菜地里刮灰,咯吱咯吱声一片。农历六月初气温高,庄户人家晒家里的陈粮晒家里所有的衣服,就会把这草木灰撒到摊在地上的粮食周围,防止虫子爬到粮食里。平时这锅膛里掏出来的黑灰就倒到猪圈前的粪泥堆上,或者撒到菜地里。现在想起来,可能这草木灰类似木炭,有防虫除臭的作用。

       这样的烧草锅煮出来的饭菜别样的香,米饭锅巴天下一绝。后来看到有果园的地方人家用修剪下来的果树枝烧锅,可以想见这效果一定更好。山村里最不缺的也许就是柴火了,家家都码一跺跺的。

       近来大都改烧煤气,秸秆很少用到了,有的直接在田里烧掉,结果烟雾影响空气质量,但又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看来还需要有人找出能方便再利用的办法来,不然就是一个麻烦。

 

 

 

 

                                                                           0一三年十二月九日十点五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珍贵的童年回忆,以后慢慢无人知晓什么是烧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啊,国内乡村风貌逐渐在消失中。

 
梅子的头像
 #

现在大都秸秆还田了。

也怀念那些烧柴火的日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秸秆还田的效果不是很理想,还得有一个过程。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最初的乡下,都是烧草来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几千年都这样,现在不同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原始的天然如今成了污染,但愿,自然的回归带给乡下宁静和安详!

 
追梦的头像
 #

真不知道棒芯子还能烧火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很高级的烧火材料,还有一些特殊的用途,以后有机会再说。

 
雨林的头像
 #

写得真好。没想到木桐知道这么多生活细节。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都是生活里的感受。

 
阿朵的头像
 #

很有生活气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阿朵!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读来亲切,想起了小时候上山砍柴的时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回想起来也很有意思。

 
anna的头像
 #

奶奶家的灶就是这样的,很亲切!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的阅读与评论!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德国处理秸秆的方法很值得借鉴:把秸秆用机器粉碎,再与有机化学材料搅拌、掩埋,到来年,这些处理过的秸秆就成了很好的肥料,同时,对改善土壤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国内没有这样的处理,肥料公司应该做这项工作,这应该是有前途的。

 
予微的头像
 #

芝麻杆金贵可不能简单地烧锅,得留着到大年初一一大早的第一盆火时用,与大柴榆树枝一起作为烤火材料,意味着新年发财有余钱芝麻开花节节高!”----很有学问呢!

我会用禾草烧灶呢,饭熟了火熄了,放两个白心,紫心槟榔番薯进去焖着,那个香!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都会这个?不容易,这锅膛里可以烧烤很多东西的,当地有一个歇后语就是说你这个的:锅膛掏山芋——熟人(仁)!

 
予微的头像
 #

嘻嘻,让木桐老师惊讶了,好不得意!小时候我随我姨妈到她儿子的知青点住过挺长的一段时间,当地烧的是稻草,我们就叫禾草,我只记得烩番薯了。

我还会插秧,用镰刀割禾,从井里打水的技术活,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是见识啊,多见识就是多丰富自己,是好事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