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十二 瑶琳仙境

半涩时光

 

                                                                       六十二

                                                                 瑶琳仙境

 

        天热的厉害,热辣辣的太阳拼命似的烘烤着眼前的世界,方桐发现胳膊都红了,还有些小小的针尖似的水泡,有些痒痛,一掐就流出点水。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走了再说,也不能白来这一趟啊。等坚持游完景点的时候才一点多钟,现在回去太早了,也许可以打听打听附近哪里还可以去玩。人家说乘公交可以到黄龙洞。那就去黄龙洞吧,这就是一个人出来的好处,像某人说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想走抬腿就行,想歇坐下就成。

        到了地点一看,怎么这么一副架势?到处是脚手架,一问才知道现在在整修,不开放,而且没什么可看的,就是山里有一座旧道观。既是这样就算了吧,回去歇歇。

   转了好几道车才回到同学的宿舍,整个宿舍楼似乎都是空的,正好可以自在地在水房洗个澡,再把衣服都洗了。等一切妥当躺到床上的时候才感觉到疲惫,手臂也隐隐的痛,那针尖一样水泡好几处都有,痒得人不时要挠。方桐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也许是过敏?也许是这床铺不干净?方桐弄盆清水来把细席子擦上一遍晾着。坐在凳子上看那份地图,明天去哪玩呢?雷峰塔是新建的,没什么意思,灵隐寺有些名气,可去哪里看什么?

        天快黑了的时候同学才气吁吁的回来,可真不容易,这么热的天他一个诊所一个诊所地跑推销一些药品,个子又小,一天下来也推销不了多少,还要遭很多白眼。

  两人出去吃点东西,同学建议方桐明天去桐庐,那里有个瑶琳仙境,是个溶洞,值得一玩,票价也不算高,大概十五吧。后天自己可以休息一天,好好陪着再玩上一天,把杭州城也逛逛。溶洞?还真没见识过,只是在地理书上了解过这种奇特的地貌,既来之则安之,要见识见识呢。

        第二天方桐乘上到桐庐的车,时间不算长也就到了,下了车,走的也不算远就到了仙境所在的山了。跟着一些零散的游客向山上走,那溶洞在半山腰里,从这边进去再从后边出去,好似这座山是个空心一般。到了,这是一处平台,游客在这里购票集中,二十人一组进入,隔上十分种才放下一组。方桐跟着队伍在等着,就看那洞口直向外冒着冷气,熟悉点情况的人说,这就是奇妙之处,这夏天外面越热里面越冷,当地没事的人都端个小凳子坐在洞口凉快呢。方桐心想这好,自己正热的难受,这夜里也没凉快过,今天倒是要好好舒服舒服,当地人可真有这个福分。

        终于轮到方桐这一拨人进洞了,走近洞口就感觉全身清爽起来,一扫原来热烘烘黏糊糊的感觉,再一进洞就更是凉快。这洞里果然奇妙,石笋石柱石帘什么都有,打了绿光红光黄光的,显出许多幻境之感,窄窄的可单人行走的通道七折八弯的,每一处都有小牌子标明什么名称,什么来历,确是见所未见,自然的确神奇,神奇到你不见到就想象不到。

       方桐仔细体会这里的一点一滴,就拿那石笋来说吧,就是上面滴水,水里含碳酸钙,长年累月的就这样累加,竟然就能成这样一个凸起,现在每年还在长高,那石柱就是已经累到顶的……所谓水滴石穿绳锯木断都是强调坚持,坚持就会结果,但这个坚持的过程里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人本身是灵活的,可偏要把这所有的灵活换作一个方向上的执着,究竟值还是不值?如果说值,那么就基本上牺牲了常人的娱乐与轻松,还要在没结果之前忍受嘲讽与清贫;如果说不值那么就放纵一生,最后什么记号都没有,简直是白过了。这溶洞里的形成,有的已经成型,有的才起步,有的正在过程中,这岂不是如同人群一样?有的在玩有的在做有的已经成功有的正在努力,即使一生努力也无所成,但毕竟努力过也不后悔,否则到最后不就空对一切吗?自己的后代也不会感到什么自豪吧?他将自豪什么?为一个无为而平淡的父亲?如果不能给后代一座山丘,至少要给他一块平地,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一个坑啊!那怕给他垫起一块砖也是好的,这就尽到自己的努力了,不然不仅自己愧疚还得面对无奈的微笑。人类的进步不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吗?都能这么努力一点,事情应该都好办多了,如同这含有碳酸钙的水滴成笋一样。但如果没有内涵,只是纯粹的淡水,可能滴的再多也能济事吧?这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只做普通的事,按部就班的没什么额外的努力,可能还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方桐在这溶洞里随着人群左转右看,全身凉凉的,胳膊上都起小疙瘩像鸡皮了,前面又有台阶向上,说这就是出去了,也不能回头再看了,后面的队伍也跟过来了。

       出了洞口又是热烘烘的,这个山肚里的溶洞真是一肚子奇妙,从外面哪里看得出什么来?它这个就像花生,是个内秀哩。

       方桐依然随着人群顺着山道下来,瑶琳仙境,心里不停地回想,那一道道凝固的水底的洗衣板似的波纹,那洞顶一重重的布一样的石幔……这里的一切与外面喧闹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你闹你的,洞里的一切都按着自己的计划进行,也许本没有什么目的,但也不颓废也不气馁,管你是风还是雨,是暑还是寒,它反正一个模样,你来也好,你不来也罢,它都这样,这才成就了它,这才有了它……那么一个人穷也好富也罢,只要还能生活,就沿着自己的路去走,即使走不出什么名堂总归是走过自己要走的路了,又何必都走一样的路?那些在大道上浩浩荡荡行走着的固然热闹固然平坦,可见到的风景不都一个样子吗?走这偏僻的路尽管寂寞尽管艰难,但很可能就遇上溶洞这样的风景,你从山脚下的大路上走,不到山上来,不敢进洞一探,岂不可惜了?你只要付出就行,谁知道这个世界会回馈什么给你?即使什么也没有也不要紧,反正不付出也得不到什么,付出就当是玩了,都一样是玩,普通的玩一定没结果,积极的努力倒还有一点的可能,这就很值。  

 



 

                                                                0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十四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看样子这是个旱洞,没有多少水,大自然真奇妙。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洞在半山腰,钻进山肚子里,水不多,但湿漉漉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记不得我去的是国内哪个溶洞, 里面可以划船。方桐不停地思索人生的真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江苏宜兴的善卷洞是这样的。

 
雨林的头像
 #

记得梅子姐也曾经写过一个这样的神仙的去处,好像是在北方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她好像就是乘船进去的。

 
追梦的头像
 #

太阳晒的水泡可能是过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日头太毒,就是给晒的。

 
anna的头像
 #

日光性皮炎,可能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许,被晒的厉害。

 
予微的头像
 #

在田野中长大的方桐竟然被晒伤了?华东地区的那个湿气重的闷热,可真是“炙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热得人喘不过气来,太厉害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