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弹棉花


           弹棉花

 

          啯啯啴~~,啯啯啴~~简单重复的声音让人简直不能忍受下去——要么被催眠要么赶快逃走,但即使逃走也难以完全回避那刻板却又顽强的声音,前两声“啯啯”节奏紧凑而沉闷,后两声“啴啴”就松弛而略有悠扬了,可惜刚开始悠扬旋即又是沉闷的“啯啯”……真是让人不容易接受,好在这样的时刻是不长的,短则一两天,长也不过三五日罢了。这是什么声音呢?说起来有些话长,这就是弹棉花的声音。

          在淳朴的年代里要想用棉花做被胎就必须要把棉花弹松弹成絮,然后才能把棉花弄成整体的大方块,有十斤重的,也有二十三十斤的,甚至还三十以上的……这样的棉被可以让你抵御一切的寒冷,这样的棉被历史近千年了,大家都这么过来的。新人佳期渐近,家里或者近亲就得考虑储备棉花,做一床或两床新被胎作为新房里的重要物品之一,讲究的用织锦缎子做被面,棉白布做里子,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床上,看新娘闹新房的客人打量着新娘的娇羞也打量着新房里的物件,这也是个脸面儿!

         这样一床新被胎用二十年以上是正常的,有的实在旧了可以掺些新棉花重新弹,再不济也可以当垫被用……如此重要的物品加工起来当然讲究的很,必须松软,盖在身上才舒服暖和,必须均匀结实,不然就会散,时间一长就厚薄不匀,疙里疙瘩的不好用。所以这弹棉花就是个讲究活,得请远近闻名的师傅来,师傅扛着一人多长的大弓来的时候很多孩子都跟着,热闹的很,胆大的还伸手摸了摸那木弓上绷的牛皮绳,这家伙老结实了,没什么弹性,硬梆梆的。好奇的孩子不肯走,等着看师傅如何摆弄这大家伙。可师傅似乎并不很着急,坐下抽烟喝开水,指挥人家把门板担到长凳上,铺上细席子,把棉花什么的都准备好,这棉花当然都早晒的干透,棉籽都已经去除干净了……孩子们看的着急了,一窝哄的散了,说等弹的时候再来看。

         吃饭的时候大人就会讲哪家要做喜事了,请了弹棉花的师傅来,看看家里有没有需要弹一弹的,就便也请人家弹弹,工钱照算的,如果不赶趟又要等到下一回,一星半点的东西哪里好请人家到村子里来?

         孩子们一起嬉闹的时候忽然听到“啯啯啴~~啯啯啴~啴……”的声音传来,弹了弹了!赶紧的一阵风似的跑人家门口,只见那师傅罩了大口罩戴着旧军帽还套着护袖,左肩扛弓左手把弓,右手持带环状凸起的木锤,正把弓弦放到平铺的棉花上,棉花被震动的牛皮绳弹得丝丝絮絮的飞起,半空中尽是白色的棉絮,如同起了雾一样……那师傅不停用木锤打刮牛皮绳,牛皮绳不停地把棉花弹起,雪白的棉花皮开肉绽粉身碎骨,不停地被弹起又落下……重复的声音重复的动作弥漫的棉絮让孩子们失去了兴趣,一哄地散了。

        “啯啯啴~~,啯啯啴~~……”,这声音在宁静的小村子里隐隐地飘荡着,听到这个声音就有人会想起家里似乎也有旧被胎需要再弹一弹了,重新弹过简直跟新的一样松软舒服,天冷的时候往被窝里一躺,什么美梦都可以做……

 

 

 

 

 

                                                                        0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十五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还真没见过弹棉花具体的操作,倒是听到过弹棉花的声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听我说那遥远乡村的故事……

 
Amoy的头像
 #

弹棉花是我们小时候常看到的一景,现在确实少见了。你这么一写,也让我想起许多往事。我结婚时极简单朴素,两人的单身用品一聚拢,小日子就开始了。远在厦门,两边的父母都没有为我们准备任何的嫁妆。我当时就想,要是能弹一床棉被也好啊,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最后回他父母家,婆婆给买了一床新疆产的羊毛毛毯算是给我们的结婚用品,至今还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很多人共同的记忆,中国人都这样过来的。

 
梅子的头像
 #

描写得逼真。

现在是大机器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嗯,现在是机器,方便了很多。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经过这样的制作过程,弹出的被子很温暖的,很天然。这弹棉花和圣诞大餐,也是一个味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一弘,祝你快乐!

 
朴康平的头像
 #

弹响了多少久远而温暖的记忆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老兄,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能理解。

 
玮仁的头像
 #

弹过的棉花很宣软,很暖和。这真是一段难忘的特色经历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你来过。

 
岩子的头像
 #

木桐若不说,俺还真的忘记了有弹棉花这种事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挺有意思的。

 
予微的头像
 #

小时候常见这弹棉花,家中的被子,有时把旧的拿去,添上新的,弹松,铺均匀,用线拉方格“网”好,又可以用几年。

不过,十斤的棉被,我已经觉得太重了,压得喘不过气,不知道这二十斤,三十斤的,可是铺成一个炕那么大?

这些年我都用蚕丝被,比较轻和暖。

这句把枯燥的弹棉花添彩了:看新娘闹新房的客人打量着新娘的娇羞也打量着新房里的物件,这也是个脸面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读的仔细,你在南方,北方的冬天气温还是很低的,在那样的年代除了棉被就没什么其他取暖措施了,几十斤的棉被还是有的。

 
雨林的头像
 #

木桐的笔下有真实细致的生活细节,这样的积累一定会在文学天地得到丰厚的回报。祝你全家新年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祝你全家新年愉快!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那里也有弹棉花的。你写的可真细致。新年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新年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