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十一 走进西湖

 

 半涩时光

                                                                  六十一

                                                      走进西湖


          在这苏州待的时间不长,但也领略到了一些吴文化,饮食讲究作风细致腔调委婉风光清秀,方桐虽然没有完全理清多少头绪,但总体的感觉是很好的,这两天的内心触动也是很多的,比起在学校那是深刻的多了,这出来还是很值的,虽然气温高了点。方桐已经坐在开向杭州的汽车上,现在是独自一个人从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向另一个只听说过却从未见过的地方去,这两个地方恰恰是古老国度里齐名的号称天堂的地方。方桐觉得心情还是愉快的,只是这气温着实令人不舒服,这才八点多就已经热得冒汗了!

         在半昏半醒的忍耐里终于到了杭州,下了车人稍好受些。从小贩手里买了张杭州的地图,仔细寻找同学学校的位置,找好需要乘的线路,还得转乘一次。先吃点东西吧,吃面条是最便捷的。这面条太硬了,煮得比较潦草,将就一下吧。吃完就到公交站台等车,天真热,等待也令人焦急。好不容易车来了,一哄而上很拥挤,方桐在艰难里还要照顾好背着的包,幸亏包里的东西少,不然就很难了。

         找到学校已经快三点钟了,一路打听某系某级的男生宿舍,几经周折总算找到了,还好,同学虽然出去了,可宿舍里还有人,累坏了,到水房洗脸擦擦汗赶紧找张空床躺下。已经放了假绝大部分人都走了,空床有的是,大热天的也不需要什么铺盖,有张细草席子就行。他们这宿舍还好,窗子上方还装了个摇头扇,有点风就好,能躺着也很好,方桐这会很满足,这一切就叫顺利,早上还在苏州呢,现在就躺在杭州的床上了。

杭州什么地方最出名?这不是一个问题,西湖是唯一的答案了。西湖里最引人的是什么?是断桥,是白蛇与许仙,其他的诗词歌赋的魅力还要往后排。除了小时候就听过这样的传说,上次去皖南写生在歙县的旅馆里看过白娘子传奇的电视,还记得那小调很好玩的。这个故事真是深入人心,法海也遭到所有人的痛恨……自己算起来也有过一次奇遇的,可惜后来没有一点消息,自己也未曾主动联系过,这种事情男的主动联系就落入俗套了,不是说嘛,男追女隔千里,女追男隔层纸。如果她有意思,一说就成,如果没有,自己再多说又有什么用?这许仙不也是被动的吗?都说主动是积极的,可这种事情上被动很幸福啊!方桐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方桐一觉醒来发现同学已经回来了,同学笑着说看你睡的香就没喊你,一直等你醒呢。

 同学带方桐去食堂吃晚饭,吃完饭又到外面逛逛,这晚上已经不那么热了,但也不凉快,遇见西瓜摊就买个西瓜吃。同学说自己找了份零时的工作,帮人家推销药品,白天挺忙的,只能早出晚归,不能陪着玩了。方桐连忙表示不要紧,自己一个走走最好了,反正晚上回来有个地方住就很满足。

 第二天同学早早就走了,方桐不用着急,就是玩来了,怎么舒服就怎么着,这比在苏州还多了几分自在。

方桐按图索骥,就到了西湖,西湖真是大啊,波光粼粼的水轻轻荡漾,几只游艇游弋其中。光这开阔的湖面就足够让人陶醉了,这样一比苏州的水道就只剩一条线了。守着这片湖水让人心生满足,人的生命离不开水,见到干净透明的水就会心生愉悦,何况这么一大片呢!于是欣赏春天里的湖,桃红柳绿漾碧波;欣赏细雨中的湖,风斜雨细生迷雾;欣赏夏日里的湖,水清天蓝浮白云;欣赏秋凉里的湖,叶落花飞惊游鱼;欣赏冬天里的湖,雪舞湖凝饮暖酒……何时不美?

踏上苏堤,两边一色青翠垂杨柳,柳丝无风自飘拂。这长堤是当年东坡居士为政时命人疏浚湖塘取湖底草土堆筑而成,堤中有桥六座。方桐慢慢欣赏慢慢联系构想当年风貌,漫不经心之时看见一个女生背着个大包也在独自浏览,目光对视时彼此一笑,一笑之后女生低头走远。方桐内心一动旋即放下,不必攀谈妄生枝节,想必她也是一人出来行游,不知来自何方也不知去向何处,不相干的人偶然相遇其实纯属平常,又何必说出许多淡话?那次火车的相遇比这离奇多了,还不是一场空?

继续向前,不远就是岳王庙,这是不可不去瞻仰的地方,其人心昭日月形象威武,岳家军的故事可谓妇孺皆知人人敬仰。再看那两跪像,真是心生不耻,记得刚开学时学写美术字,说宋体字即为此人所创,真是可惜了他这文武双全的才能了,竟然为一己之私出卖朝廷谗害忠良,人神共愤,后人铸跪像而唾之可见人心所向。人的才能有高有低,这都不影响什么,方向是否正确才是最重要的,否则,才能越高做坏事引起的结果越严重,那还不如平头百姓来得清白自在了。

方桐一路走来总会无意识地就思考起做人这问题,这是个大问题,但也是与现实有距离的问题。对于很多人来说,学门技能或某门专业就够一生享用的了,不必考虑正邪的问题,正也不会太正,邪也不会太邪,对社会贡献不大足以获取生活资本,对人群也没什么破坏足以安身无虞,也就够了。可这方桐老是钻牛角尖,他还非要把这牛角尖钻透,不然他安定不下来,大概世界对于他而言模糊的地方太多,他想来一个明白的,那只好由他而去了。

断桥?没有断啊?呵呵,当然,后接上了呗。荷花开的正艳,荷叶挤在一起,莲蓬探头探脑的招摇……三潭映月、花巷观鱼,都各有风姿各具神态。这西湖啊就适合细细把玩,走马观花似的这么一走,就难以品到真滋味了。但这里有一处西泠印社不得不看,这个社团影响极大,这是个高端学术性文人团体,出了许多佳品,第一任社长吴昌硕,正是那个在方桐家乡当了一个月县令的人。方桐一看到什么与他的记忆里有相连的人或事就格外关注,他的这些关注有时让人难以理解,不知道他高兴什么,与他又多大的关系呢?其实扯不上半丝的关系,他就莫名的兴奋,这人有点怪。

 

 

 

                                                                                             0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十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收集的邮票里有吴昌硕的画,我也和他套点近呵,我们刚来美国那会儿 ,只要是国内来的人就觉得亲切。看到商品上有中国制造几个字都会很激动呢。

祝新年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新年快乐!这种现象大概也算是广义的文化反应了,呵呵。

 
追梦的头像
 #

"人的才能有高有低,这都不影响什么,方向是否正确才是最重要的",木桐兄这句话说到我心眼里去了。

 
梅子的头像
 #

这也是我体会最深的地方。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祝愉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得到这个结论也很不容易,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有句俗话说:“男怕干错行,女怕嫁错郎”,恐怕也是说的方向问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应该是的,方向错了是根本性的,只要方向没错就不会有大问题。

 
若敏的头像
 #

同意冰姐!同意木桐!一定要擦亮双眼!

祝新年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若敏!祝你快乐!祝全家快乐!

 
Amoy的头像
 #

和追梦同感。“对于很多人来说,学门技能或某门专业就够一生享用的了,不必考虑正邪的问题,正也不会太正,邪也不会太邪,对社会贡献不大足以获取生活资本,对人群也没什么破坏足以安身无虞,也就够了。”这是大多数人平实的生活表现,但方向性的问题其实还是在人生重要关口需要深思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所以这些思考很必要。

 
anna的头像
 #

西湖是我的梦中家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是人间天堂!

 
予微的头像
 #

智者常思思,方桐的脑袋一刻都没停下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能就有这样的人,他停不下来,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