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05)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05)

 

 

(09)
    「妈,用现代的术语来形容我们送红蛋的习俗就是;赠送免费礼品,做广告扩大通知亲友,我们蔡家蔡阿旺这一支,也有了后代啦。」阿旺随口应道,用手指轻轻推了推小家伙,小宝贝并没有醒,仍然努力睡觉。
    「阿旺,美国人不送红蛋罢?」阿好婆问。不等问完,就打住了,因为想起阿旺说过阿香在美国生产的当时情形,当阿旺带了大肚子的阿香到纽约医院生产时,如玉大姐与范姐夫正好匆匆忙忙经过纽约,赶到欧洲去开会,所以在纽约市城东的大颈镇的儿子范大为、媳妇月枝家住了一夜,大家一同在饭馆内相聚吃了一顿,当然无法好好照顾小弟阿旺及正要生产的小弟妹阿香,更不巧的是那一阵子耀祖哥也正在入闱,吃住睡觉都在研究所里,也根本无法与家人见面,一切都要靠阿旺与阿香两人自己由周老师那儿恶补的英语来摸索应付,能把孩子由肚子里面平安生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只听说美国有检验合格的红色食品染料,他们复活节也忙着涂染彩蛋给孩子们在院子内、大树下寻找玩耍•••,妈,妳晓得吗?在美国鸡蛋比鸡屎还便宜呢!」阿旺正在大口地嚼着猪耳朶,嘴巴咬得咯支咯支地响。
    「美国当然与我们是不同的。鸡蛋比鸡屎便宜?阿旺,你真是黑白讲!」阿好婆笑了起来,她近来真的是笑口常开。台语黑白讲就是胡说的意思。
    「阿母,阿旺没有黑白讲,如玉大姐家的院子里种花的肥料就是鸡屎做的,用高级塑料袋包装着,可真贵呐。」阿香放下筷子,替阿旺分辩道。
    「妳回家来做月子,好吃好睡,美国人做月子有这么好吗?」阿好婆很得意地问媳妇。
    「生完孩子,护士马上强迫我们起床做运动,用水笼头冲澡,幸好在医院
只住了四天。」阿香这样回答婆婆,表示同意的意思。
    「生完孩子,马上冲澡,会一辈子头痛呀!」阿好婆惊呼起来。
    「因为病床不多,所以规定当地的美国人只能住两天院,因为我们是远道去的,水土不服,医院才特准阿香多住两天。」阿旺解释。
    「进了些什么补呢?」阿好婆关心地问。
    「阿嬷,医院
的营养师特别规定每位产妇各人毎餐该吃多少卡路里,多了少了都不可以•••。」阿香苦笑着回答。
    「妈,阿香住的是二等房,两人合住一间,同房的另一位产妇,因为太胖了,医院规定她只能吃苹果,喝脱脂牛奶•••。」阿旺抢着说。
    「脱脂牛奶•••?」阿好婆听得津津有味。
    「是啊!就是村口教堂内免费赠送救济贫民的、去掉油脂的那种奶粉,用水冲泡出来的,喝到嘴里跟水一样,哪里能当饱!」阿旺补充道。
    「那让你们带去的人参,当归、木耳、香菇什么的呢?」阿好婆问。



 10

 

「送给大姐了‧‧‧。」阿旺回答老母。
    「听大姐说她们平常工作忙碌,没有什么时间进纽约市的中国城去釆购中国南北杂货。所以在如玉大姐要出发到欧洲的前一天,全部留在大颈镇月枝处了。」阿香补充了一下。
    「全部?她没有留一点给阿香?」阿好婆问。
    「阿母,美国医院才奇怪呢,病房里没有家属睡觉的床铺,家属也不准在病房内打地铺,规定每天只有二小时会客时间,家属要探访客人,只准家属在病房里逗留两小时。」阿香告诉婆婆。
    「那就是了,如玉大姐不是常说,现在的美国人就是当初欧洲一些放逐的罪犯的后代吗?只是一个暴发户一样的国家,难怪要你们早奌回台湾来做月子。」阿好婆点头道。
    「这跟我们回台湾做月子有关系吗?
    「当然啦,不给好东西吃,还要那么多钱,其实家属在病房里搭个睡觉的铺位,并不妨碍医院什么,为什么不准呢?一定是怕家属发现伙食那么差,传出去对医院名声不好。」阿好婆说,因为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出为什么连地铺都不许打,因为据阿旺说,美国医院一天要收好几百个弯达拉呢!
    「阿旺,你想他们美国女人做不做月子?」阿好婆好奇地问。
    「好像不做月子,听如玉大姐说,人人都在减肥。」阿香回答。
    「白蕃们连产妇都不做月子,要减肥?那果然是真正的蕃人!」阿好婆也真正吃惊了!当初开发台湾的先民叫台湾原住民叫蕃仔,然后根据他们汉化的程度,分别称谓生蕃、熟蕃,现在提到美国人则按照他们的肤色而分类,白蕃,指欧洲来的白种移民,黑蕃,指非裔的美国人,红蕃,当然是指美洲的印地安人。
    「其实,我们应该派些会说英语的人到美国去,开一个做月子中心,一定可以大赚美金。」看,
早在1977年,在美国的中国人那么少,阿旺就有这种先见之明,难怪数十年之后,美国东西岸华人多的大城市,华人做月子中心开得热热闹闹,如雨后春笋一般,专做赴美产子的华人生意。
    「虽然花了不少钱,小文思终于有了一个选择变成美国人的机会,我们当然也有了一条争取美国绿卡机会的途径。」阿旺安慰地叹了一口气。
    「妈,他们医院里布置得可漂亮呢,病房内鲜花堆得满桌满架,产妇个个都涂脂抹粉的哟。」为了要满足婆婆阿好的好奇心,阿香就尽量告诉老人家一些在美国的见闻,1977年美国医院产科病房内的产妇,的确是天天经心打扮的。
    「医院的建筑堂皇极了,那些来探病的家属开进来开出去的汽车,每一台都是闪闪发亮,极大的停车场每个车位都停满了闪闪发光的新车。」阿旺也参加了母亲与妻子的开讲闲聊,那时的他以为只要闪闪发光的就是新车,因为他们小镇上还没有听说什么认识的人拥有私人小汽车。
    「那些探病的家属个个都穿著整齐讲究,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皮包、丝袜、高跟鞋,还有人戴手套呢。」阿旺告诉母亲,当时的美国人的确穿著比现在的美国人讲究。
    「与我同房的的那位美国产妇,虽然每天只能喝脱脂牛奶,吃得极其寒酸,但是房间里到处都摆满了花瓶、花蓝各式鲜花,不但见客时穿新衣,连睡觉时都穿好衣服。」阿香也说。
    「那他们的旧衣服是拿去做抹布了?其不是太可惜了!」阿母说。
    「他们的旧衣服,大概运到我们夜市的地摊上来出售罢。」
    「难怪城里夜市地摊上卖的美国二手衣服完全跟新的一样!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3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这种风趣的写法很独特, 引人入胜。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