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ll run

I will love thee still, my dear,
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ll run。

   -Robert Burns

分类: 

评论

朴康平的头像
 #

看见了时间!

 
捷润的头像
 #

苦于时间太少,没有更多的机会去摄影。

 
Amoy的头像
 #

哇噻,这是你拍的吗?像油画呢,赞!

 
捷润的头像
 #

我瞎拍的。还在努力学习摄影,向高人看齐。

 
雨林的头像
 #

不必感叹岁月的无情,只要心里还有彭斯的那一朵玫瑰.....


(BTW, 第四个英文字是typo吗?)

 
海云的头像
 #

雨林熟知Robert Burns的那首玫瑰诗歌,他也是我最喜欢的英国诗人。

 
捷润的头像
 #

雨林,good catch! 你也喜欢彭斯?送你《友谊地久天长》的歌词auld lang syne。祝新年好

 

 
捷润的头像
 #

海云,你也喜欢彭斯?也送你《友谊地久天长》的歌词auld lang syne。祝新年好

 
捷润的头像
 #

good catch! 你也喜欢彭斯?送你《友谊地久天长》的歌词auld lang syne。祝新年好

 
捷润的头像
 #

不知道为什么回复雨林的都跑到海云的下面去了

 
追梦的头像
 #

摄影我不太懂,先问问这是在什么地方?画面很美,很有动感,说说我脑子中闪过的几个亮点:

1。首先我花了很多力气去判断它的大小,是多大的一块岩石。从画面上方的枯草来看岩石应该不是特别的巨大。

2。沙流的动力在哪里,单纯的重力?风力?人为的介入?

3。时间跨度,沙流能持续多长时间?如果是永恒的,下面的沙丘早晚会堆上来。

澳大利亚中部是红土沙漠,沿海有绵延不断的海滩,沙细如土。那些沙包远看死一般的寂静,实际上充满了互为因果的运动。一个沙包大到重力和张力不能承受便开始坍塌,导致下一级沙包的运动。

「时间是永恒的,但不是静止的」是这幅照片给我的启示。

 
捷润的头像
 #

1. ANTELOPE CANYON  2. 风吹几粒沙,人力将其放大。3.只能流一会儿,生命很短,就一会儿。4.学理工的就是牛。

 
anna的头像
 #

呵呵,学理工的就是牛。是黄牛还是水牛?

 
捷润的头像
 #

在此, 牛 = NEW。 观察角度新颖不凡。我吗是特例,黄牛掉到深水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