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3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 02 算命的说

 

     日子过得慢,她慢慢长大了。
  村里一个小伙看上了她。小伙子长着方方的脸,看着她时,总是愣愣的,还时常憨憨的笑两下。小伙子家,托人来做媒,还送来了许多东西。没多久,她嫁进了他的家。那年她十七岁。
  那一天,小伙子的门口放鞭炮。张灯结彩。
  她怯生生进了她的新家门,里面热气腾腾的。她头都没怎么敢抬。
  小伙子傻笑着看着她。
  “叫妈呀,楞着干啥?”小伙子终于和她说了一句。
  妈?这个词突然之间对她来说,咫尺天涯,天涯咫尺......
  天地之间,只有一个妈,那就是把那布鸟交在自己手里的那个妈,那个在桥那头哭着放开手的妈......没有了,再不会有第二个妈。

  
  顺着小伙子---也就是自己的男人的示意看上去,只见一个四十上下的妇人在那里,笑的合不拢嘴。她应该,就是“妈”了吧。
  “妈......”她生硬的唤了一声。
  “哎!闺女。在咱家别客气啊,该吃该用的,都有你一份儿啊。你来啦,咱家门户更兴旺啦!”

  
  她好象再一次拣回了家的感觉。
  她看到床头的被褥都是新的,是红色的。
  平生第一次,睡在一个男人的身边。既心慌也温暖。
  小伙子叫阿牛,他就象是那,那牛郎了吧;我,是织女?......不,不要,他们多苦啊。一想起那故事,就想起亲妈,她的心就疼。
  阿牛是家里老大,底下还有几个弟弟。她很勤快,每天起大早,给家里人做吃的。等男人们都出去了,她就去喂养鸡鸭。后院还有一小块地,家里事忙完了,她还去那里给菜浇浇水锄锄草。
  晌午前,她赶回家来,做好饭,伺候婆婆吃了,然后把饭送到山上去给男人们吃。每次在山上,她都注意到众人中阿牛的表情:心满意足的笑挂在他满是汗珠的脸上。
  下山时,她会顺路去拣些柴草,家里烧饭用;到池塘去捞些鱼虫什么的,那些小鸭鸭可爱吃了。

  晚上,婆婆会帮着做饭,男人们回来了。一家人围着吃。她不时看了看身边的阿牛,他大口吃着饭,也会逗几句乐。
  忙忙碌碌,日子过了有小半载了。这一天,大家围着吃饭时,婆婆说:“听说没,邻村的金水,媳妇才过门一年,就生了个胖小蛋!咱家芦花,过门也有半年了吧......”
  阿牛瞄了她一眼,她脸刷的红了,她感到,一家人都朝她看来。
  两天后,婆婆出了门,回来后就递给她一小包东西,用红纸包着的,要她吃下去。
  “这是啥呀妈?”红色的应该是好东西,不过她还是好奇问了一句。
  “甭问了,吃了就是,俺特意赶去邻村让红婆给算的卦开的方呢。吃了,就能早点儿生贵子。”

  她没再说什么,拿了碗水,把那包东西放嘴里,和着水喝了下去。
  “方子”吃了,活照做,日子照忙,只是觉得婆婆开始盯着她,弄得她心里几分慌乱。
  转眼就快立冬了,她那儿还是没动静。虽然阿牛没说什么,她感到婆婆对自己冷了许多,很少对自己有说有笑了,一点小事,都会使婆婆不耐烦。
  “芦花,把那群死鸡关回去吧!瞧那屎拉的哪儿都是。”
  “妈,我会打扫的,让它们在外面多玩会儿吧,才刚放出来......”
  “叫你关你就关!”婆婆近来脾气不小。
  这天,从菜地回来,正准备做午饭,就看见阿牛的担子在门口靠着。
  “怎么,阿牛怎么这么早回来啊......”她纳闷。正要推门进去,猛的听到里面阿牛和婆婆的说话声,挺大声的。
  “不啦,妈,我只要芦花。芦花挺好的,再等等嘛,急啥呀!才刚......”
  “傻小子,你还看不出来呀,她是个石头女,生不出孩子来的了。邻村那闺女,又漂亮又结实,换了她,别说一个,双胞胎都有了呢!”
  芦花的头象被雷打到了一般,一下靠到了墙上,下意识的,她摸了摸腹部。望着天,她长长的叹着气。她依恋这个家,突然的,这家的墙,在身后摇晃了起来......
  晚上,阿牛躺在自己身边,想和自己亲热。她一转身,心里不知从哪来的一股辛酸,眼泪就扑扑流了下来。
  “怎么还哭叻?你肚皮再不争气,妈怕是......唉!”
  她转成了轻轻的抽泣。
  “你,你没事吧?”阿牛拍拍她,“好了,别难受了,都是妈着急,我没有啥呀。”阿牛说,心里想:有没有生孩子,我都一样喜欢你的......想着,阿牛亲了亲她。
  
  阿牛那几下拍和一席话,让她平息了下来。她止住了抽泣。她知道阿牛对自己好,可他也得听婆婆的。自己又何尝不想早日有个娃娃呢!她比谁都想呀!
  她擦擦眼睛,把身子转向了阿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她很勤快,每天起大早,给家里人做吃的。等男人们都出去了,她就去喂养鸡鸭。后院还有一小块地,家里事忙完了,她还去那里给菜浇浇水锄锄草。”

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是充实而幸福的。可惜,她的幸福太短暂了。

 
虔谦的头像
 #

“充实而幸福”,谢谢阿朵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可怜天下女人,不知为何,视为夫家传宗接代为己任,还要难为儿媳,悲催。。。

 
虔谦的头像
 #

这是传统的女人。谢谢梅子阅读评论!

 
anna的头像
 #

期待下文,封面很漂亮,内容也吸引人!谢谢虔谦!安娜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安娜期待和鼓励!

 
鐡手的头像
 #

这么快芦花就长大出嫁了,阿牛的妈妈想孙子心切,情有可原。故事的时代背景是49年以前还是49年以后呢?芦花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呢?牵挂……

 
虔谦的头像
 #

回铁手,是49年以前的,三十年代的事。但是故事会一直连续到七十年代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