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十 思古辨心

 

 半涩时光

 

                                                        六十

                                                     思古辨心


        今天再玩一天,明天就去杭州,先去车站买好去杭州的票。方桐邀请洋人一起去的,洋人没什么兴趣就算了。买好车票洋人与方桐乘上公交直奔虎丘公园,不到虎丘走一走也是遗憾的,洋人说虎丘塔的斜度不亚于比萨斜塔。但大家知道比萨斜塔却是因为关于自由落体的实验,虎丘塔同是倾斜却似乎没有这样的知名度,究其原因还是由于缺少足够的传播,如果不是那一场震动人类的实验比萨斜塔也不会这样的著名。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奇妙,全世界的塔不可尽数,一个轻轻的歪斜就引人关注了,再与重大的事情联系起来就广为人知了。那么对人呢?中规中矩的认真活上一辈子,不过是一片青草中的一株,悄悄的来悄悄的去,活着的时候也认识几个人,死了就基本没什么人记得世上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人,你来过跟没来过似乎也没什么差别。但假如你有些异常,不愿和周围的人一样说话做事,肯定就有人注意到你这个异数了,再假如你做了什么重大的事,那么你肯定就拥有知名度了,但这里存在着正邪不同的方向,成神还是成魔就看你的行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了。一个人来过这世上,没什么人知道好像也没什么意思,被人知道一时不久就忘了似乎也没多大的意思,如果能被人长久地记着,或者常被人提起,想着这个人的好,那这样的人生才真的是发挥了价值。毕竟大家同在这个人口众多的世界里,你能做到超越你所在的年代,超越你所在的世纪,广为流传着你给这世界带来的一些感动,这岂不就是一个人最大成就吗?做人到这个份上就不枉作为地球上智慧生命里的一员了……

       方桐听着洋人介绍虎丘塔,听洋人的意思似乎有点为虎丘塔抱不平,这有什么好抱怨的呢,虎丘塔作为一处名胜,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说起来不过是建在坟墓上塔而已,现在又沾了倾斜的光罢了……方桐边迈腿边听边乱想着。远远的就望见那塔了,与周围的山头、植物构成的模样还是很俊秀的,有塔的地方都不简单,当初建这样的塔很不容易,必是有缘故,也必是经过选择的,所以现在看起来都是不同凡响的。但这个吴王阖闾在历史上还是有一笔的,他选这么地方建墓,墓门在剑池之下,能躲过多少帝王的掘挖也确实是奇迹了。据传他的儿子夫差担心工匠泄露墓地的秘密,就在将阖闾下葬后在剑池的边上空地将工匠全部灭杀,因此这里石头呈褐红色。方桐注视这片石板铺成的平地,似乎感受到了当时的血腥,真是难以想象当年的野蛮场景……洋人说这剑池传为干将莫邪炼剑之处,如若真是,那也足够气派的,可惜剑炼成了人也没了。人类的历史是从血腥中走来的,一将成名万骨枯,许多人不能从这样的历史里吸取教训反而把这样的归纳当作自己踩踏别人的理由,这样愚蠢的人一天不去天下一天不安,所以阖闾没能好死,夫差更差。这样的名就不是正面的了,不是被人念好却念差。想那孔子老子墨子,有什么恶名?李冰父子建的都江堰到现在还在发挥功能,这一类的人才是人类的宝贝,出这样的名才是值得拥护的,是让人真心敬佩的,做人如斯无悔矣。

       出了虎丘走在石板铺成是不宽的街道上想象那马车从这街上过,马蹄清脆地磕打石板,马铃叮叮当当地回应,马车上坐着的人随车晃动……方桐还在乱想,洋人已经带着他到了一处寺院,洋人说这座寺庙在全国的地位是很特殊的,是当年佛教里律宗道场,法会盛极一时,是江南名刹。进了山门,方桐看那二进宝殿匾额上有一块木板上有“戒幢律寺”四字,古朴浑厚,透出家人通达无争的心态。但普天之下皆为人群,无论宗教……想必也是色杂乱混的,否则又何须强调宗派?这里还是律宗,字面上至少说是崇尚佛规严明的,为什么要表明这样的立场?也许同是佛门之下其实殊异参差,既是佛门净地如此,何处又是众生平等?对了,弘一法师好像就是主张律宗的,想来这位传奇人物内心也定是常在忐忑之中的,凡是希望通过律己律人而使众生安定的,内心必是经历过跌落失望的,才会有此意愿,如果不是心灰意冷又怎会遁入空门?至于有人利用宗教以图一己目的的当另论了。

        真心向善者无处不可为,不必晨钟暮鼓,不必敲鱼数珠,那只是外在的形式罢了,内心究竟如何自己自然明白的。望着里里外外的信男信女一脸虔诚,方桐像是偶然拉开帷幕看到正在准备的演员在摆各自的架势等大幕拉开的那一瞬,这就是看到后幕了,失去了观看的神秘,还是不看的好,免得心烦。

        中午两人到小吃店,小笼汤包加素面,实惠的很,也美味的很。

        找个阴凉歇上一歇,洋人说寒山寺比较远,这次就不去了,下午带你去一个稀罕的地方,苏州水城门,这是全国唯一保留完整的水城门了,一般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水城门确实不一般,在正常的城门之右侧有一水道,可以提闸放船进入,如不是水乡定不需要这水门,有这水门就多了许多要求,不然一旦被攻城这里就成了软肋。方桐看着很是新奇,坐在古城墙上俯视水道,遥想彼时船只进出,撑篙摇撸,粜粮购物,访亲会友……船中休息船中吃喝自由自在的比坐轿骑马有更多趣味。三五好友携酒乘船而出,顺流而下,对景吟句,猜谜下酒,天蓝水清,云白风淡……兴尽而归,不涉颠簸不劳心神,不亦快哉?难怪有人嘀咕明朝散发弄扁舟,如果不是在蓝天飞翔,那么在水上漂游也是很爽的,人就这么点心思,无所用心的状态里享受自由无碍的顺畅,可惜,不用心就无法存在,不要说自由无碍的顺畅了,就是有立足之地就很不错了,天下之大何处可立足?可立得舒服?

 

 

 

                                                                                           0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十七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遗憾没去过虎丘, 这里提出的许多理念令人深思...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春山。

 
梅子的头像
 #

跟着木桐思考人生。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这也属于胡言乱语,呵呵。

 
追梦的头像
 #

「半涩时光」从一开篇我就跟读,半年多跟着方桐走过沟沟坎坎,看过青山绿水,我跟着方桐一起思考,一起思辨。看到这里我觉得方桐心思太沉重了,看过后总有很压抑的感觉。思考总是好的,但思考的结果过于看破红尘很有可能产生负能量。我如果和方桐在大学里是好朋友,我一定会把我真实的感觉告诉他,我想方桐如果拿我当朋友一定会原谅我的直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其实这样的层面的人内心压力是大的,可能存在的压力都会向低处涌,要想突破还得有实力把现实击出一个孔,很多人就是扛不住就放任了,结果就是你一眼扫过去黑压压的人群,没办法,这就是真实的存在,所以要写出来,人无压力轻飘飘,胸无志向乱纷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