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走近吉普赛女郎

西班牙有两项国粹,是两种不同的舞蹈。第一种叫佛拉门可(FLAMENCO) ,第二种叫斗牛。难道斗牛也是舞蹈?对你而言可能不是,对我而言分明就是。在此不谈斗牛,只说佛拉门可。

八十年代,男高音旷世三杰之一的多明哥(Jose Placido Domingo) 经带领西班牙歌舞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表演过佛拉门可。演出结束时观众全体起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我有幸观看,站在那里,鼓掌鼓得手生痛。一激动便连续摔打座椅以发出过人的响声,完全没有想到是在破坏公物。真诚的高兴,真高兴。从此我深为此舞蹈的美妙而赞叹。

佛拉门可原是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地区的一种音乐及舞蹈形式。它包括歌唱,吉他演奏,舞蹈,及拍手。它在18世纪时便有记载,19世纪有很大发展,现在流行于世界。中国有没有人学它,有。美国有没有人学它,有。日本有没有人学它,有。在日本的佛拉门可学校比在西班牙的还多。

以前对它了解不多,后来得知佛拉门可的形成受吉普赛人的影响甚多,便下决心一定要去看吉普赛人的佛拉门可。其实, 在少年时读完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后,我就蒙生了去看吉普赛女孩跳舞的念头。为什么?因为我那时认为世界上只有四种男人,虚伪而高傲的主教,外表光亮而本质轻浮的上尉,命运不济的诗人,还有难看而真诚的敲钟人。虽然我还不能预见我将来会是哪种男人,但他们都迷恋爱丝米拉达的舞蹈。所以去看吉普赛女孩跳舞一定不会错。这是一个神圣的理由。

。。。。。。。。。。。。。。。。。。。。。。。。

哥林纳达是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城市。其郊的外山上不少吉普赛人住在窑洞里。此行我们的目的地正是吉普赛人的窑洞那里。那年盛夏,伊比利牙的黄昏依然燥热,时而有清风吹过,似乎要平静我那颗激动的心。我们正在向吉普赛人的窑洞前进。我嘴里还轻轻地哼着比才的《三王进行曲》。

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家窑洞,从外面看它象一栋房子,里面确确实实是向山体里挖的洞。洞里不是很大,设备还不错,有空调,有照明。紧靠洞壁两侧放了许多椅子。显然这个窑洞是为了表演而布置的。 

吉普赛人为我们表演了佛拉门可。单人舞,双人舞,还有一位77岁老太太的独舞。精采程度自不用说。刚才说过佛拉门可也是一种歌唱形式。为其舞蹈伴奏,不用乐器,只要人唱就可以。

(吉普赛女郎的佛拉门可)

舞者苦面而舞,时快时慢,顿挫明显,响板声声,万分精采,美得使观者心痛;歌者由缓而激,动情处高亢而悲哀,令人觉得大有咀嚼苦胆的味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啊!

注意女孩子手的作,高高地举在头上,转来转去,突然如蛇攻击,而后又回到头上,转来转去。有人说那是偷钱包的动作,也有人说那是偷男人的心的动作。据说吉普赛人认为,你被偷了是你不好,因为你没有看管好。

看完佛拉门可后,我走近几位跳舞的吉普赛女郎。虽然人们已经警告我了不要接近吉普赛女孩”,但我还是接近了。我先用英语打招呼“HELLO”,他们完全没有反映,没有笑容。我再试着用西语打招呼“HOLA¿Cómo estás?还是完全没有反映,没有笑容。 我仍然不甘心,又解释了半天我是从哪里来的,是多么喜欢你们的舞蹈,希望同你们照张相。终于他们面部表情有些变化,我感到他们同意了。不过还是没有回答,没有笑容。

吉普赛人的生活太苦了,他们不会笑。是吗?我错了,我对他们完全不了解,所以我不存在。

(和跳佛拉门可的吉普赛女郎在一起

分类: 

评论

Amoy的头像
 #

看得我意犹未尽,应该还有后续吧~~想起小时候看的《叶赛尼亚》,遥远的记忆,熟悉的身影!

 
捷润的头像
 #

去过欧洲不少次,只写了一篇游记。那里人文底蕴丰厚,我不敢贸然提笔。还需练功一段时间再出手。《叶赛尼亚》,美好的记忆

 
捷润的头像
 #

去过欧洲不少次,只写了一篇游记。那里人文底蕴丰厚,我不敢贸然提笔。还需练功一段时间再出手。《叶赛尼亚》,美好的记忆。

 
追梦的头像
 #

中间那个女孩真像美丽的艾斯米拉达。。。

 
捷润的头像
 #

好象就是唉。

 
天婴的头像
 #

喜欢这一篇,意犹未尽,大顶!

 
捷润的头像
 #

一定继续努力,学会拿大顶。

 
海云的头像
 #

太喜欢西班牙舞了。

 
捷润的头像
 #

如果真是这样,哪天去看海云的西班牙舞。

 
抱峰的头像
 #

我喜欢这篇文字和摄影。那是一个世界需要了解的人群。困苦却也起劲地生活。

 
捷润的头像
 #

这是抱峰兄弟的鼓励。摄影有些仓促,注意力都在看舞蹈上了

 
若敏的头像
 #

热情奔放的舞蹈,喜欢!

 
捷润的头像
 #

敏于行,看行动。不起舞,不算数。 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