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55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010

你在这里

第一英文情诗

(本人种的玫瑰)

如果说到农民家庭背景的世界级文人,我要是不提苏格兰大诗人罗伯特。彭斯,那我就不是一个文学爱好者。这样说显然是我对他有偏爱。并不是我对他研究有多深,只是我觉得他的诗歌非常清新动人。彭斯在苏格兰诗坛的地位就相当于李白在中国诗坛的地位。伦敦西敏寺里沉睡着众多历史名人,许多名人大家虽然并没埋在这里,但这里也有他们的牌位。彭斯牌位就在诗人之角,在他的牌位前我还特地站立许久表示敬意。第二次去那里时,又跑到他的牌位前站了一会儿。我读到的第一首英文爱情诗就是他的<<我的爱人象一朵红红的玫瑰>>。许多名人翻译过这首诗,我毫不谦虚地说大多翻译得一般。不敢说我自己翻译得好,只敢说我用心翻译了。

 

O,my lo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啊,我人象一朵红红的玫瑰,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新地,在六月里放;
O,my love is like the melody,
啊,我人象一支旋律,
That's sweetly played in tune,
甜美和谐地在飘荡

As fair are you ,my bonie lass,

你如此美丽,我动人的姑娘
So deep in love am i,

我情深一往
And i will love you still ,my dear,

爱将不息,亲爱的
Till all the seas go dry,

直到苍海枯荒。
Till all the seas go dry,my dear.

直到苍海枯荒。亲爱的
And the rocks melt with the sun.

直到太阳熔岩成
And i will love you still,my dear,

爱你无止,亲爱的
While the sands of life shall run,

只要生命如常。

And farewell to you ,my only love,
吧,我唯一的人,
And fare you awhile;
吧,暂别片刻!
And i will come again ,my love.
我将来,我的人,
Though it were ten thousand mile!
即使万里相隔!

 

真希望有一天能去苏格兰达木佛莱斯的圣马可教堂墓地,到彭斯的墓前去献上一束花。1956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特地到那里亲手弯腰在他的陵墓上献上一个花环以表敬意。不过女皇献花的原因我不清楚。到底是为了对苏格兰人示好,还是要沾点儿彭斯的光,还是象一个一般人一样喜欢他,都与我无关。我只是喜欢他的诗,幻想着能在他安眠的地方同他进行一些灵界中的交流,没有任何其他动机。

 

 

 

(注解:我选择了改变韵脚结构的翻译,因为读起来畅快。只在最后两个韵脚处体现原诗韵脚结构,以稍稍收敛一下ang韵。第二种翻译如下。我觉得第一种翻译好些。)

 

O,my lo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啊,我人象一朵红红的玫瑰,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新地,在六月里放;
O,my love is like the melody,
啊,我人象一支旋律,
That's sweetly played in tune,
甜美和谐地在飘荡

As fair are you ,my bonie lass,

你如此美丽,我动人的姑娘
So deep in love am i,

我一往情深
And i will love you still ,my dear,

爱将不息,我亲爱的
Till all the seas go dry,

直到海枯天沉。
Till all the seas go dry,my dear.

直到海枯天沉。我亲爱的
And the rocks melt with the sun.

直到太阳熔消岩石
And i will love you still,my dear,

爱你无限,我亲爱的
While the sands of life shall run,

只要如流的生命未止。

And farewell to you ,my only love,
吧,我唯一的人,

And fare you awhile;
吧,暂别片刻!
And i will come again ,my love.
我将来,我的人,
Though it were ten thousand mile!
即使万里相隔!

 

分类: 

评论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歌德也曾把爱人比作带刺的玫瑰。到底谁是第一位把爱人比喻成玫瑰的?

 
捷润的头像
 #

没有考证过。两人同一时代。BURNS的生活长度只是歌德的一部分。你也把歌德的贴上如何?

 
追梦的头像
 #

翻得好,特别是最后四句的换韵。我曾发起文友们翻译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有十几个文友参加助兴,很是热闹了一番。你要是有其他英文诗贴出来咱们再搞一次译诗会哈。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9514

 
捷润的头像
 #

明眼人。莎翁的十四行诗不容易翻译。我有一些其他的,有空贴上。

 
追梦的头像
 #

我也曾翻译过John Burgen的一首诗,我以前的网名是林静。

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9428

 
捷润的头像
 #

一定去凑你的热闹

 
岩子的头像
 #

呵呵,来了一位同好,真好,文轩的诗歌队伍越来越壮大了。

翻译的真的不错。文轩特意为译诗设置了一个专栏,在诗歌栏的下面。

请允许俺扔一小小的砖头块,“我”字稍显多了一点儿,倘若将“我亲爱的”里面的我字省掉呢?

 
捷润的头像
 #

说得好。我也觉得我“我”太多了。  爱好相同,语言共同。

 
anna的头像
 #

译得不错,学习了!

 
捷润的头像
 #

才看到,谢谢夸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