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那些韧条儿

 

                                                                        那些韧条儿

 

       在乡村,家家都有篮子篓子,生活劳动都离不开这些物件儿。南方产竹子,用竹子撇成篾丝可以编出很多精巧的东西,那么北方呢?北方有的是韧条儿,用这些韧条编制的篮子篓子之类的更结实更泼皮,一如北方人的性格。

      孩子们最喜欢玩耍的是一种柳条儿。这柳条不是柳树上的枝条,而是单独生长的一种柳条,一丛一丛的,比筷子粗一些的柳条外表光滑,青绿里透着些黄,一人多高的柳条上长满了稀疏的细长叶子,随手一捋就捋光了,这样柳条拿在手里是多么带劲啊,简直就一根绝佳的马鞭!孩子们威风凛凛地拿着,对着空处一挥,“嗖”的一声响里柳条快速地完成上下弯曲的几番优美的姿态来……这可不能对着人,一旦耍到人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柳条儿编成篮子是最适合的了,可以装上白菜青菜萝卜山芋什么的到池塘里去洗,也可以在冬天装上馒头米糕之类的用白布盖好再吊到房梁上,猫鼠都无奈……也可以编成篓子,编成挑猪菜用的篓子,又轻便又光滑,手巧的人还把剥了皮的柳条掺在里面编出一道道的纹来。难度最大的就是用柳条编小鱼篓,因为小鱼篓讲究造型,既要适合背在身上,还要防止鱼从篓子里跳出去,大了不合适小了也不合适,这不是人人都能编的好的。

      还有一种棉槐条儿,这有一种香味,远远的就闻到了,夏天的夜晚乘凉时就经常闻到这股香味,如果靠的近就有点受不了,很浓烈。这与柳条儿比起来更硬一些也更脆一些,容易折断,所以很少有人玩这个。不过,割下来晾个半干之后再用水泡软,趁软编成的大草篓子车簸箕车筐之类的在干透后简直像铁打的!厚实坚硬得不可思议。有时把这种棉槐条的篓子翻底朝上,当凳子坐,一点软的感觉都没有。柳条篓子就不行,弄的不好就坐趴了。

      有的人家就用棉槐条子编粮囤子,圆鼓鼓的大肚子,口稍小,什么东西放进去都不用担心老鼠破坏。有个孩子放学回来,大人都上工去了,木板门锁着,孩子看门缝比较大,就钻了进去。他知道这棉槐条的囤子里有山芋干,这可是好东西,白白的小方条嚼起来特有劲,最好吃的就是没皮的芯子……他一边翻找这样的芯子一边费力地咀嚼,吃着吃着就睡着了。大人天黑回家一看没人,就高声喊孩子,喊了半天没动静,这哪去了?庄子不大一喊基本就全听到了,会到哪去呢?会不会去河边?……很多邻居都帮着找,河边也有许多人用电筒在照,孩子娘已经哭昏过去了!折腾到半夜,伤心欲绝的孩子爹开门取粮做饭,这才发现孩子蜷在囤子里。

      最受欢迎的是腊条儿。这腊条儿兼具前两种韧条的优点,既柔又韧,但数量少,不容易获得。一般都用来编粪兜子,因为粪兜子不能重,棉槐条儿编的就很沉,再加上粪的重量就太费力了,而柳条儿编的不耐用,腊条是最佳的。粪兜一般有两种样子,一种是低提梁,手一拎就走,这属于小孩子用的,业余水准,装的也少。另一种是高扭梁,可以轻松地挎在肩上,这是成人专业用具,冬天的早晨,天还没有亮,地上不是白霜就是白雪,发奋的人就挎着这粪兜出门了……这样的人一个庄子也就两三个,捡了这粪要么放到自留地要么交到队上算工分,多积点工分可以多分点粮,好让一家老少少挨点饿。

      这几种韧条都是沟圩边长的,不是正经料,也没人多注意,但就是这不起眼的韧条默默地陪伴着乡亲们度过了那不堪回首的艰难岁月,也在我的记忆里轻轻摇摆……

 

 

 

 

 

 

                                                                              二0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十六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你说的这几条,我们东北好像都没有。相对来讲,南方的生活要诗情画意一些,特别是有这么多“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气候温润适宜很多植物生长,品种可能就丰富不少。

 
追梦的头像
 #

柳条还可以做柳哨,我们小时候男孩子夏天都啾啾啾地吹。。。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因为本文重点不在玩,所以没过多介绍,我正想写那时的玩具,但感觉有点多而乱不太好下手。

 
海云的头像
 #

我小的时候,老祖母喜欢坐的一张椅子就是藤条编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些手工艺品让人很踏实亲切。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那里是用柳条,柠条和榆条编的。那些人的手真巧, 是一门艺术。木桐写得真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算是一种工艺品,很有意思的生活实用工艺品。

 
梅子的头像
 #

我们这里是柳条、榆条、荆条,现在很少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

 
绿岛阳光的头像
 #

这些条筐都很结实。啥东西在木桐的笔下都能被写活,让人感到亲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绿岛也见识过?这些东西确实让人亲切,可能是与自然的距离比较近的缘故吧。

 
anna的头像
 #

想起爷爷奶奶家的用具也是手编的很多,但不知道有这么多讲究,谢谢木桐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乡村生活的一种独特标志,挺有意思的,呵呵,谢谢你的留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