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五十九 风过山塘

 

 半涩时光

 

                                                          五十九

                                                         风过山塘


          午休后洋人与方桐去逛老街,最具江南特色的老街一定是临水而居,小巧而拱起的虾背桥,缓缓流动的水,一只乌蓬船慵懒地悠晃……这是许多人印象里的江南,这印象大都来自文艺作品,文艺作品最直接的作用就是构建了无数的意境,让人半真实半虚幻地感受着这个世界,其实这就是人的本质,人的身体存在是一种真实,人的精神存在是一种虚幻,这两者的结合才是完整的人,身体的改变是很有限的,精神的改变就有很大的空间……方桐总会莫名地就陷入到一种远离眼前现实的思绪里。

          步入山塘街,果然一眼所见就是不宽的有些灰绿的一条弯曲的河,两边方石砌就的河岸,南边房屋的墙就直浸在水中,不少人家窗外搭的竹竿上挂着点什么,有的是一块腌肉,有的是一只竹篮子……这些都悬在河道的上空,窗台上一般还有些盆栽的花草,依稀可见那屋有人在忙碌……北边则有所不同,这临水的不是房子而是随势而建的走廊,这走廊偏又不是单独建的,是从房屋延伸出来的,这就有趣的很了,从这里走过既免受风雨侵袭也不受太阳照晒,既能看清对面人家的风姿也方便与河道上的船家打交道,那船家也许就载了自家鲜嫩的青菜白藕什么的来卖,你看见了便喊一声数些铜钱就进行交易。对岸的人家更是浪漫,从窗口放下篮子,篮子里放上讲好的价钱,船家接了,拿出钱放上鲜鱼活虾什么的,篮子再被吊上来……这日常不过的场景忽一日被一缕真魂抽离的人看见了,便大为感叹,以致吟出什么小桥流水人家的诗句,这意境便成了,更引得那北方干旱少水多沙地方人的臆想,想这份委婉这份精致这份灵动……由物及人,这样有趣的地方人必也是清秀柔嫩的,那么这里的女子……印象由此就有了,再听得一点其他的佐证,那么必是确凿无疑了,假如真的有机会体验到一点,那就再不会怀疑这里就是天堂里的风情了……于是世人皆信,这里原是天堂,那窗口便有娇媚水嫩的女子对风含笑,那乌篷船远远地摇过来必带了什么新鲜与淳朴,那桥上站着的肯定就是那痴情的书生……这里就是梦里的地方,这里就是寻梦的地方,所有的浪漫必要在这样的场合发生才有滋味,所有的浮躁必要到了这样的地方才会安静,缓缓流动的水是懒洋洋的,徐徐吹拂的风是轻飘飘的,走在这里简直全身都酥了……

     这脚下踩着的千年前的砖头,已经被踩的坑坑洼洼了,这斑驳的裂了不少纹的木柱也不知看惯了多少红尘风月,头顶上的小黑瓦又听过多少人间的柔情蜜意?那河边的石岸也是一块块地流露出不同的肤色,有的被水半浸着,有的被青苔挡住了脸,但似乎都在无声诉说自己年轻时的故事……那不远处的高高拱起的石桥呢?因为站得高一些,所以望的就远一些,它似乎并不满足说这眼前的一切,它觉得经历的太多了,张家的男孩李家的女孩不就在那个夜晚在这桥边傻坐了半夜?王家的那个闺女不就是嫁给了北边的黄家?那花轿子就从小桥的南头抬到了北头,还有那一家,那迎亲的船不就是停这桥边的吗?还有那调皮的孩子在栏杆上刻上一道记号,那个即将远嫁的姑娘在这桥上呆呆地站着……一切一切太多了,不必细说了,远方,远方那水雾迷茫的地方,那个地方肯定有更美的风光,那些岸边的石头懂得什么,他们望不到远方……

    方桐被这眼前的古老斑驳迷住了,仿佛时空在这里被凝住了一样,人世一切都没什么改变,恍惚觉得自己的前世也许来过这里?也许就生活在这里?真的不愿走出这里,可这里哪一间屋子属于自己呢?自己原只是过客,与这里的水无关与这里的风无关与这里的故事也无关。方桐与洋人踩着条石台阶登上石桥,打量着远处的水道与两岸的房屋渐渐地虚淡在薄薄的蓝烟里,心头不免略过一丝的惆怅,两边的房屋已经黯淡已经珠黄,这些古老的氛围其实已经消失,存在的不过是一部分人的臆想,岁月的匆忙让人难以把这份情感细细品尝,只好期待再梦一场。

下了石桥就到了南岸,有个不大的木戏楼,这应该是有段历史了,看那些雕工都很是精细,但这里好像被整修过。两边的房子门脸都是木质的,做工还算细致,都被漆成半暗的红,透露出暧昧的色调。洋人说这里原是风尘一条街,那女子大抵在二楼露台坐了,或抚琴或弄萧,只等那寻欢之人的到来,所以这里整齐,所以这里名声在外。看那二楼露台木栏杆里都有美人靠,当年有多少女人在那里斜坐着向下观望红尘?在这红尘里游戏谁是谁非?这里应该与秦淮河有一拼,人群有这么斜出一枝却如此艳丽,是幸还是不幸?若说是幸其实泪满巾,若说不幸何来眼前景?

这水道两边无边江南风情,北边民俗民情南边风尘风月,一条细河之隔却如天堑,一坠风尘再难回首,人间冷暖如此鲜明残酷,你道她以笑换钱,谁又解她背后辛酸?人前光鲜者往往背后凄凉,人前显弄者往往背后龌蹉,天地阴阳人之平衡,内德外和,外显内必失,人多不察,自为得计,其实正是露丑之时也。方桐内心震撼,外表木讷,木呆呆地张望,空空的木楼冷冷清清。洋人见方桐发呆,便解释这里刚刚装修过还没有对外营业开放,现在门面招租,将来都是卖些苏州特色物品,苏绣、折扇、旗袍、字画、古董什么的,那时候人就多了,呵呵。方桐知道洋人这呵呵里的意思,现实不由书生决定,书生之思只是半缕清风罢了,徒感叹,空对月。

 

 

 

 

 

                                                                               0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九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这个冬雨的周末随木桐的文字去到江南。月落乌啼霜满天,书生自古,总是对愁眠。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书生有情风雨飘,人世间因情而生动。

 
梅子的头像
 #

早起读木桐文章,感受哲人与思想家的思辨与意识流,是莫大的享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大家一路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予微的头像
 #

"这日常不过的场景忽一日被一缕真魂抽离的人看见了,便大为感叹,以致吟出什么小桥流水人家的诗句,这意境便成了,更引得那北方干旱少水多沙地方人的臆想,想这份委婉这份精致这份灵动……"

一缕真魂被抽离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短暂抽离有利于心灵的松弛。

 
虔谦的头像
 #

这章读起来也像是很细腻优美的散文。小说手法技巧真是很值得玩味研究。问候木桐白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虔谦的肯定,路是走出来的,偏路风景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载了自家鲜嫩的青菜白藕什么的来卖,你看见了便喊一声数些铜钱就行交易。对岸的人家更是浪漫,从窗口放下篮子,篮子里放上讲好的价钱,船家接了,拿出钱放上鲜鱼活虾什么的,篮子再被吊上来……

你描述的这短情景仿佛在电视剧或电影里见过,好鲜活的场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是江南给人的印象了,非如此不江南。

 
追梦的头像
 #

如果说人的精神生活是一种虚幻,意境是是虚幻的具体化,定义其为公理,臆想是试图用另外的虚幻想象或断章取义证明公理的存在和正确性,往往不客观。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虚幻是对于可观可感可触的一般性真实而言的,臆想是虚幻概念下的一个子概念,凭空的而又无序混乱的无价值的乱想胡思当属臆想,站在一般人的角度来看反而更加清晰,因为直接面对感觉可以避免陷入概念的外延与内涵,当然如果要进行学术研究就另当别论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对景物的描写,细致到位,让人如临其境。学习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哪里,你客气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