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02)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02)

03

   「妈妈,你那套封建时代的主仆观念已经不合时代潮流啦!现在的法律是一夫一妻制,如玉大姐及耀祖哥的生母是爸爸的第一任妻子,她死之后,妳是爸爸的第二任配偶。其实像您这样忠心耿耿地服侍卧病在床的大妈,任劳任怨地替爸爸送终,又含辛茹苦地把大姐、哥哥及我扶养长大,对蔡家的功劳这么大,是最有资格做阿妈()的。」阿旺肯定地说,也加入了拔毛的行列。他这一来,弄得大院子的一个小角落里全是水和鸡毛。
    「阿旺,你看,耀祖哥的名字就是与他的堂兄弟以"耀"字排行,大姐与她的堂姐妹名字里都有一个"玉"字,只有你的名字,是算命瞎子张铁嘴的建议取的,人要知道守自己的本份呀。」婆婆阿好见阿香的头发被汗湿得覆在脸上,就用被热水烫得发红的手指把媳妇的头发顺到脑后。
    「妈妈,你真是好人,城内值钱的房屋及良田美地都给了大姐及大哥做读书、深造、聘金、嫁妆。早在〝耕者有其田政策〞尚未实施以前,就依了大姐及哥哥的意思变卖了这些田地房产先后到台北读书、出国深造。我们只留下了这些乡下的大院旧房自住,在一大片没有人愿意承租的巟地上领了长工种些没有什庅利润的作物如树薯之类
⋯⋯。」耕者有其田是国民政府在台湾继三七五减租之后推行的土地政策,三七五减租是为了要减少佃农的地租负担,而耕者有其田的目的是要让农民们能自己耕种自己的田,政府则另外颁发给地主一些工业债券、支票、股票等以资补偿。
    「阿旺,我们现在一家三口不是过得不错吗?不久你也快做父亲,我们就变成三代四口了,霸占祖产会比现在好吗? 你以为族人会放过我们吗? 就算当初亲戚本家不说话,我们孤儿寡妇分得的良田美地不也是分给耕者有其田的佃户了吗?」阿好反问儿子。
    「妈,您说得也对,大姐及哥哥虽然年龄比我大很多,对我这小弟实在是很好的。昨天,我在路上遇见以前的佃农青釆哥,他穿了一件新衣,一直叫我到他家去坐哩!」阿旺也不得不承认。
    「这就想通了。唔,大姐信上还说了些什庅?」阿好终于问到正题。
    「叫我与阿香从今天起,努力补习英语。」阿旺自从嘉义农业专科学校毕业以后,不曾再进过什么学校。
    「叫阿香进补吗?跟我的想法差不多,麻油鸡是最滋补安胎的。」阿好笑嘻嘻地说。他们平常非常节俭,只有特别的日子才杀鸡。
    「妈!不是进补吃麻油鸡啦,是叫我们进补习班读英文认美国字啦!」儿子阿旺解释给尽识之无的母亲阿好听。
    有了喜要进补麻油鸡,这个阿好是懂的,至于有了喜要进补英语?阿好不大懂,不过既是大小姐如玉的主张,如玉对弟弟们都很好,对弟妹怎会不好呢?阿好便不再说什么,只顾专心地将鸡爪上的皮用力地由鸡脚上撕下来。
    「大姐说要阿香到美国去生产。」阿旺又说。
    「由美国人照顾做月子比自家婆婆照顾更好吗?」阿好婆吃惊了!
    「大姐信上没有提做月子的事,只说美国法令规定凡是在美国境内出生的婴儿到了满十八岁时有选择做美国人的杈利。」阿旺将信再仔细地看了一遍,对母亲说。
    「美国不是在天边吗?我的孙子为什么要做远在天边的美国人呢?」阿好婆轻轻地问。
    「不止这样,凡是入了美国籍的孩子,将来也可以替父母申请入美国籍,这比投资移民入美国籍便宜多了!
   「什么叫做入美国籍? 为什么要入美国籍呢?
什么又叫投资移民?为什么要投资移民呢?」阿好婆不懂的太多了!

   「入美国藉就是变成美国人,投资移民就是花大钱变成美国人。」阿旺自己也只知道这么多。
    记得以前如玉大姐在台湾大学念书的时候,每次提到美国大兵在台北滋事欺侮当地人的行为就很生气,美国大兵不就是美国人当的兵吗?
为什么要小侄儿出生以后变成美国人呢?阿好婆不懂。
    如玉大姐说,自从他到了美国,与一般的美国人相处之后才比较了解,那些美国大兵也不过是十几岁廿岁的年轻小伙子,到了台北异地他乡,若有没有上司长官管束照顾,行为是可能有时会离谱一些。阿旺解释说。

 

(04)


    在台湾,只要考得取大学,学费及生活费并不怎么贵,但是,如玉姐及耀祖哥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将属于他们自己名下的全部祖产都卖掉了,才去得成美国,到美国去读他们的研究院。目前阿旺、阿香他们哪有这笔钱呢?
    这些都不在阿好婆理解的范围之内。大小姐如玉那么有学问,她一定有她的道理的,阿好想。就黙黙地领了媳妇阿香将洗好的鸡提回厨房烧煮。
    吃过麻油鸡不几天,阿好婆领了媳妇阿香到菜场上去买菜,平常她们都是吃自己大院内种的菜蔬,很少花钱上菜场的。当她们婆媳兴致冲冲地提了菜篮回到自家院子时,正遇见阿旺推了脚踏车向外走。
    「妈,我到阿香的小妹周光华家去见周老师,很快就回来。」阿旺对母亲交代完,跨上车就离开了。
    由周老师家回家,一进院子就闻见家里到处都沵漫着的肉香,婆婆阿好摆碗筷,媳妇阿香将猪蹄端上桌,肉焖得又烂又软,红红的酱油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肥油。
    「阿旺,你今天到阿香的小妹周光华家去见周老师做什么?」阿好一面问儿子,一面用筷子夹下两大块连皮带油的肉,一人一块直往儿子及怀孕了的媳妇碗里送。
    「我去周老师谈补习英语的事。」阿旺回答母亲。周老师在嘉义农业专科学校教英语。
    「周老师怎庅说?」阿好婆问。
    阿香闷声不响地将婆婆夹给自已吃的肉又分成二块,一块夹给丈夫,另一块夹给婆婆。酱油将三人碗里的白饭染得红红的。
    「免啦,免啦,我吃肉不消化。」阿好婆见自己碗理堆着肉,笑嘻嘻地推辞。
    「周老师说他正要开始教周光华学英语,我与阿香可以免费去随读。」阿旺一面说,一面将阿香夹给他的肉又夹还给阿香。

「啊,大家都学英语!」阿好婆说。
    蔡家三口红烧猪肉吃得非常高兴。阿旺吃得最多,最为高兴。
    「碗洗好了?桌椅抹过了?地扫好了? 我们赶快回房去试试看吃了补的効果如何?」阿旺涎着脸对阿香悄稍地说。
    「我们不是决定了要为婴儿的心理健康而牺牲一下的吗?」阿香被拖到房间里以后,犹豫地问。
    「还是坚持要牺牲?那这样你看好不好?我们軽怜蜜爱,整夜缠绵,如何呢?」阿旺嘴对着阿香的耳朶,悄悄地再问。
    且慢,且慢,另外一件事还得交代一下,阿香的亲娘姓廖,亲生父亲姓程,她娘家的小妹,怎么会叫周光华呢?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3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近几年大陆也有人去美国生孩子了,看来台湾比大陆提早了40多年,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台湾早一辈的留学生也比大陆早了几十年。当年余梨华留学生文学到今天严歌苓的新留学生文学,也是足足几十年的距离。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

 
余國英的头像
 #

不錯!

 
予微的头像
 #

梅子姐,这几年大陆来美国生孩子可热潮了,签证,接机,产前检查,生产,坐月子,一条龙服务。有些太过分,都沸沸扬扬的闹头条新闻了,我们附近去逛商场,碰面的都是大着肚子,幸福待产的孕妇。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我是一个朋友的女儿去洛杉矶生产才知道。国人羊群心理严重,不可思议。

 
余國英的头像
 #

還有其他原因。例如;這是最便宜的入美國藉的方式等。

 
雨林的头像
 #

“耕者有其田是国民政府在台湾继三七五减租之后推行的土地政策,三七五减租是为了要减少佃农的地租负担,而耕者有其田的目的是要让农民们能自己耕种自己的田,政府则另外颁发给地主一些工业债券、支票、股票等以资补偿”。这个土改政策少了许多刀光剑影和暴风骤雨。


(国英姐如果有机会到亚特兰大来, 一定要告诉我)。 

 
梅子的头像
 #

其实我对这点也深有感触。

刀光剑影与暴风骤雨中,不少人不仅仅是勤劳俭朴奋斗的成果打了水漂,有的还搭上身家性命。。。

 
余國英的头像
 #

大謝謝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