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01)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01)

 (01)公元1967年

今天蔡家要吃鸡,一大早起来,阿旺就在他们蔡家的大院子里面追得鸡飞狗跳,院子里晒着的腌咸菜,菜园里长得翠绿的青菜,先被鸡群扑跳打翻,后来又被他的大 脚追踩,简直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才将那只老母鸡抓住,用绳捆好鸡脚,老母鸡扑着趐膀在地上直喘气,阿旺身体里的血液快速流动着,满头满身大汗淋漓,喘得比 老母鸡还厉害。

 「看这院子里,比台风过境还要凄惨。」阿旺的母亲阿好提了菜刀由厨房里出来,见了院子 洒得满地的碱菜、萝卜干,再转头看看菜园里被踩得七歪八倒的菜苗,口中喃喃地对跟在身后的媳妇阿香说。阿香的手中捧着一个大碗,碗内装了半碗淸水。

「今天我们有鸡肉吃,有鸡汤喝,全部靠我,不但靠我捉鸡,更靠我传宗接代的本领⋯⋯。」年轻的阿旺眼睛看着老母鸡,嘴里得意地说。 「妈,你看他汗流得像下雨一样。」阿香一面轻轻地应着婆婆的话,一面打算腾出右手将掖在短袖袖口的小手帕抽出来。 阿旺一把抢过阿香的小手帕来擦脸,一阵他最熟悉的阿香特有的体味,好像是淡淡的乳香一样,由她身上飘过来,他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他的小 妻子。啊!那张粉嫩嫩光滑滑俏丽的脸蛋,那双乌溜溜水汪汪多情的眼睛!阿旺的血液在身体里流动得更快了,下体也渐渐蠢蠢欲动,他连忙将那装着清水的大碗由 阿香手中抢下,匆匆塞给走在前面的母亲阿好,一面使劲地将他的小妻子拖向他们的卧房。 「 阿母,你先拿着这装鸡血的大碗,我⋯⋯我有话要告诉阿香。」阿旺急吼吼地诞着脸对母亲说。 阿好想抱孙子想得発痴,柔软软香喷喷的小婴儿,白白胖胖的小宝贝,抱在怀里多么迷人!所以每次一见儿子拖着媳妇回房间,她总是笑眯眯地用假装没有看见的神 情来鼓励着。 「快了,快要抱孙子了,要勤于耕耘才能有收获⋯⋯。 」阿好快乐地想。 阿旺将阿香拖进房内,关紧房门。 「这个憨仔,已经快要做父亲了,还是如此鲁莽急躁。」阿好笑着摇头,一面说一面捧了大碗,提了菜刀走向那只待宰的老母鸡。

阿旺将阿香拖进卧室,房门一关他就动手去掀阿香的裙子,用力去扯她的内裤。这内裤是上次他到嘉义巿在中央喷水池边的一家大百货公司买的,一共两条,男女各 一,今天他们俩小夫妻一人穿了一条,尽管阿香的皮肤又嫩又滑,但她年軽圆润的屁股比纤纤的细腰还是大了许多,急切之间要扯下来还不是那庅容易。 「大清早,真是发疯,你!」阿香眯着眼睛对他笑,将他的热手推开,自己慢斯条理地将内裤由微翘的屁股上退下来,又伸手到背后将乳罩上的钩子由背上松开,这 乳罩也是阿旺新由嘉义市的市内买来的。 自从阿香怀孕了以后,她本来圆润结实的胸部好像馒头一般地胀了起来,现在,一对雪白的乳房正蹦在阿旺的眼前充满了弹性地抖动着,她本来纤细得尽有一握的腰 肢,现在更加柔软性感,连本来扁平的腹部也似乎略略突出了一些出来,格外地成熟诱人。阿旺伸手在阿香光滑细润高低有致的身体上摸了一圈,他的下体更是昂然 怒挺,迫不及待。

(02)

院子裡的母鸡大叫一声之后就没有了动静。阿旺在妻子的身体上面用力地动作,呼呼地喘着气,过了一阵子,他睁开眼睛,只见眼前被压在身下的阿香有点欲说还休的样子。

「阿香,你怎么不专心⋯⋯在想什么?」阿旺笑呵呵地问。

「嗯,我在想⋯⋯旺财,我们大白天⋯⋯阿唷,你这么大力气,会不会伤到我们的小宝宝呢?」她也呼呼地喘着气,小心翼翼地问。

「不会吧?不是说胎儿包在羊水之间,十分安全的吗?」阿旺嘴里虽然这样说,其实心里也不放心起来。

「我们是否应该为了婴儿的心理健康而犠犠牲牺牲自己的欢愉呢?」她仍然担着心。

「不会罢?会吗?」他口里如此说,速度放得更慢了。

「听,院子外面有人喊你。」阿香伸手捂住阿旺的嘴。

小夫妻俩停止动作,一同侧耳细听,果然院子外面远远传来有人喊「阿旺」、「蔡旺财」的声音。

「真是扫兴,这么不识相,这时候来找人。」阿旺嘀咕着,由阿香身上爬下来,不情不愿慢吞吞地穿上自己新由嘉义巿新买来的男式三角裤。

等阿旺依依不舍地离开房间之后,阿香也怱怱套上衣服,还特地将裙上的皱褶整理平整,才红着脸急急过去帮婆婆阿好烫洗整理今天要吃的鸡。

院子理的醎菜萝卜干已经又整整齐齐地排在大木板上继续接收日晒,菜圃里的青菜不但被修整扶正,还重新浇了一遍水。

阿香那条掉在地上的粉红小手帕早就被婆婆捡起来洗净与其他的衣服一同挂在晒衣绳上了。

「阿旺,蔡旺财!」原来是穿了邮差绿制服的大目仔,推着装满了邮件的绿色单车站在院子外面喊他。

「大目仔,吃饱了?有我家的信?」阿旺是由屋里走出来时,正将套在脖子上的汗衫向下扯。

「喂,阿旺,一封美国来的信,你的大姐和哥哥都过去那边,常常寄邮包和信件回家啊。」大目仔见他出来,笑嘻嘻地递了一封花花的航空信给他,他们从小是玩 伴,中学一斉赶火车做通学生,通学生是指那种家住乡下,每天要赶火车到城 上学的学生,他们一斉共同渡过了不少钓鱼捉蛙摸螃蟹的日子。

「这封信是在美国长島做教授的如玉大姐写来的。耀祖哥在马里兰美国政府机关做科学研究,工作很忙,只有年节才寄些外国卡片回来。」阿旺也笑着回答。

目送大目仔跳上邮差骑的绿色单车离开后,阿旺一面走进自家的院子内,一面拆信看。

「阿旺,你如玉大姐信上说了些什么?」阿好正在院子里与媳妇阿香一同用滚水烫鸡拔毛,等儿子看完信,就如此问他。

「大姐恭喜您老人家又做阿妈了。」阿妈就是台语祖母的意思。

「为什么说又做阿妈?」阿好问。

「如玉大姐的孩子范大为、范佩蒂,耀祖哥的孩子忆台、忆嘉不是都叫您老人家阿妈吗?现在阿香也怀孕了,不久就要生了,您不是又做阿妈了吗!」阿旺笑嘻嘻地解释道。

「你的如玉大姐及耀祖哥都比你大很多,都是小姐亲生的儿女,那位埋在你阿爸玟边的小姐才是你爸爸的原配,我当初只是小姐由娘家带来的陪嫁小丫头,替小姐端 茶倒水提针线篮而已,在你们蔡家长大后做了你爸爸的续弦填房,那有资格做他们孩子的祖母。」阿好笑眯眯地提起陈年旧事。

「妈,妳真是太落伍了!」

「嗯,将来阿香生了孩子,我当然可以做真的阿妈啦。 」阿好婆瞄了一眼阿香那穿了衣服看起来还很扁平的腹部,很快乐地说。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3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好有生活气息!喜欢这温暖人家烟火。

提个小意见,这一句,是不是太现代,不太符合1967年的人物语言呢?“我们是否应该为了婴儿的心理健康而犠犠牲牺牲自己的欢愉呢?

 
余國英的头像
 #

就是他們兩人的這种"台灣半現代化〝的語言,造成了這對父母四、五十年的犧牲!

 
雨林的头像
 #

这国英姐妙笔下,农耕生活里和美的家常,已经远去了,才倍感珍贵。

欲知后事如何...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Amoy的头像
 #

这样的原创小说写得真好,人物形象和语言描述非常到位,值得我好好学习!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