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行走的树木

行走的树木

           余国英

 

  数年前在佛罗里达的水边买了一块处女沼泽地,比及退休,俩人立刻迫不及待地开了二部车、拖了一艘船、带了全部家当,急急忙忙南下,找人来替我们画篮图造房子,同时在水边修了一个船只下水之处,决定只筑二百英呎用石块及水泥砌成的堤岸,留下一些原始泥土的水边,将岸边的杂树野草好好地修整一,好歹也保持一些大自然的风貌。

 

  因为对新的住处相当热衷,俩人每天在种花莳树、修船洗车之余,必定抽几分钟出来到海边走走,查看并欣赏我们漂流了大半辈子之后,终于找到的静度余生之地。

 

一天,     又惊喜又担忧地发现有几株red mangrove在我家后院水边的泥土中 “生根

立足”了!此树专喜生长在热带风平浪静河口与海湾交接半咸半淡的浅水边泥沼之中,我们由台湾来的人称之为红笔仔树,最特别之处在于其种子在母树上时就开始发芽抽长成为一呎左右的小树,小树呈雪茄型,根端重叶端轻,由母树上一掉下来就可以直接在母树附近成长,就算万一被什么风暴吹到远处,也会因为脚重头轻之故,在情况适宜的客地立刻将根生入水与岸交界的烂泥中,它们的气根长得交叉纵横,在退潮时,气根暴露在水面之上,远远看去,好像这欉树有很多脚在站立行走一般,所以人们叫它们为“行走的树木”walking tree。气根的附着力强,可以稳定土壤,以免水土流失,树枝可供鸟类栖息,树根上可以让牡蛎、茗荷介、石砌、藤壸等甲壳动物附着生存,也是大小鱼类的避难所,对保护自然生态有极大贡献,在佛罗里达州已经被列入为受保护的树林之一。

 

  我们家后院原先并没有红笔仔母树的踪迹,这些植物小可爱一定是跟随着海中大些的风浪由较为温暖的地区飘流过来的。

 

  心里喜的是;我们这些人类也是由那遥远的别处越洋过海漂流到新大陆来的。有了这种同是天涯漂流者的感觉,不由得对它们格外疼惜起来。

 

  五十年前,正是六十年代初期,我与我先生挤在一批大学毕业生中间,随着当时台湾赴美留学的热潮,离乡背井负笈到了异地他乡,在新大陆这块土地上登岸。

 

  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杈利,尼釆说。想当初我们才到美国时,难道没有茫茫然的漂流的心情吗?当然有,但我们尽量乐观地努力读书、专心就业,也就没有什么时间与精力去仔细领会那种游子情怀了!后来结婚成家并有了孩子,才渐渐领悟了我们多么幸运,能够做这么一块富裕强壮国家的移民!只惜我们华人在美国一直是少数民族,在这一人一票的民主国家里,人多势众就是力量!因而后来也就十分积极地竭尽全力来帮助家人、亲戚、朋友以及学生、门人等迁移到这块富裕的土地上来,一、二个人的力量虽微不足道,若大家都抱着能做多少是多少的想法,不是比不做好得多吗?那时台湾已经一天一天富裕,社会及经济更是日益繁荣,这不是全部人士的总成积吗?移民不但给美国增加了人力的资源,使台湾减少了人口压力之外,在东西内外的新知识交流的工作上,每人都小有棉薄之功,也就是说,我们这批幸运的移民与有些能够在客地生存运气比较好的红笔仔树一样,都漂流得很有价值的哟。

 

  我们对后院水边来定居的客人们虽然非常欢迎,但对它们的未来却并不完全乐观,因为这里的年平均温度虽然十分理想,可惜冬天偶尔也会寒冷,一年平均有一天气温在三十二度以下,除了在水晶河河口排出温暖废水的原子发电厂附近,此地区极少看见红笔仔树林大量繁殖的情形。我家水边的这批红笔仔树能够经得起考验,熬得过冬天一、二个最冷的寒夜吗?老实说,大概不行。它们是大自然的产物,我们既无法替它们浇水施肥,更无法替它们寒嘘送暖,只好听天由命,看它们自己的造化了!

 

  思想起来,做人类真好,红笔仔树虽然拥有一些好像脚一般的气根,但究竟不会真正行走,只能随着海浪飘流,到得一个地方生根之后,能否成长,就得靠运气,就算能够存活下去,却再也不能回到原来母树的地方了。

 

  人类有脚,可以自寻终老之处,想念起旧雨新知时,不但可以打电话、写信、发电子邮件连络,还可以亲自去探望他们,不时回到故地台湾去访友,逛台北夜市,吃桃源街的牛肉面。甚至到北京去逛故宫、到上海参观东方明珠呢。

 

  呀,比起这些“行走的树木”,我们这批双脚会行走的老留学生,真是太幸运了!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好精致、好雅致的随笔!学习了。

那种树在大陆叫红树,广西沿海有分布,它的独特的繁殖方式也是对生长在水环境的适应。

以人与红树相比拟,作者匠心独具。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回應!

 
海云的头像
 #

在加州的时候,我认识两个六十年代来美留学的台湾人,他们和我们这些把十年代来美留学的大陆人很多方面都很接近,勤工俭学、刻苦耐劳、自强自立...... 

收到你的伊妹儿,如果下次再有发文的问题,请让我知道。我会让技术人员查看。

 
余國英的头像
 #

原來是ipad的問題,太謝謝了!

 
雨林的头像
 #

不知国英姐是否阅读文轩悄悄话? 文轩的散文诗词文集的编辑曾经写过短信询问您是否可以荣幸地收录您的散文《等你,在雨中》,好像没有收到回复。方便的时候请看看是否收到这个QQH。谢谢。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榮幸,太謝謝了!

 
予微的头像
 #

“一、二个人的力量虽微不足道,若大家都抱着能做多少是多少的想法,不是比不做好得多吗?”

“有了这种同是天涯漂流者的感觉,不由得对它们格外疼惜起来。”

随意挥洒就有这么一篇雅致的散文!一步一步,华人到处生根开花。

 
余國英的头像
 #

見到妳的名字,連忙把文後的電話地址刪掉了!

"友直、友諒、友多聞"謝謝妳,好朋友!

 
岩子的头像
 #

好看。。。

会行走的

红笔仔树。。。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