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同桌的你之男人迟钝

 静坐桌前,随着电脑里的一曲歌声,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带到从前。

那是童年的一段记忆,上小学的时候,几年级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很小。那时后男孩女孩的性别差异感觉不是很大,女孩们也没什么淑女意识,整天也是大着嗓门吵 闹。那个时期女孩子们在身体上的发育要比男孩快,同龄的孩子很多女孩的身高比男孩还高。经常有男女打架,女孩们下手都比较狠,很多时候女孩们尽管哭闹的厉 害,可实际上往往是打架的赢家 ,经常有男孩脸被女孩抓破脸的情形。当时的我很瘦小,也很胆小,整天规规矩矩,对那些泼辣凶悍的男孩女孩总是躲的远远的;不过学习非常好,每个学期都是班 里的第一名,我能感觉到很多同学还是挺羡慕自己的。

当年的书桌都是一张桌子有两个抽屉,每个书桌前坐着两个孩子。我的同桌叫玲子,玲子长了个鸭蛋脸,眼挺大,梳了两个大抓鬏,穿个花衣服。有时候那个花衣服 还里出外进的,一点儿都不整齐。玲子个头和我差不多,好像比我还高一点,是那种大嗓门,一嗓子能把全班镇住的主儿。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儿怕这个丫头,整天小 心翼翼的不敢惹她。我们已经同桌一个学期了,一切都还平安,尽管玲子经常和同学打闹,不过从来也没有找过我的事。这个学期一开学,我发现玲子有些变化,经 常和我过不去。

我们上语文课的时候,要求坐的端正笔直,双手拿着书本,双臂平放在书桌上。玲子上课的时候,双臂总是伸的很开,实实的挤在我的胳膊上,弄得我很不舒服,只 好弯曲着那一侧的胳膊。玲子肯定知道她挤着我了,可她还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跟没事人似的。我很不高兴,就那胳膊使劲挤她,可她也使劲顶着,老师还在台上 讲课,大家都默不作声,悄悄地拥着劲。

终于下课了,我很严肃的对玲子说:“你的胳膊不能到我这一侧,你挤着我了。” 谁知玲子反咬一口说是我的胳膊伸到了她那一侧,挤着她了。我很生气,于是拿了一只蜡笔很认真的在桌子中间画了一道红线,告诉玲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都不许过线”。玲子满口答应。

转天一到教室,我发现课桌中间昨天我用蜡笔画的红色分割线已经被擦掉了,玲子上课时又故伎重演。我很生气,这回就用削铅笔的小刀在桌子中间花了一道线,再次警告玲子:“不许过线”。玲子嬉皮笑脸的答应着。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随后其他的事情又发生了。我不时发现我铅笔盒里的铅笔,橡皮莫名其妙的消失,最后在玲子的铅笔盒里 发现了。当我气急败坏的跟玲子理论时,玲子就嘻嘻哈哈的还给我了事。类似的事层出不穷,一个学期弄得我真有些苦恼,看到玲子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有些发怵。我 盼着下个学期再不和这个坏女孩同桌了。

难熬的一个学期终于结束了,下一学年我们重新分了班,玲子被分到另一个班级了,我终于可以不和玲子同桌了。玲子在我的记忆里一直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坏女 孩,这种记忆一直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最后上大学,毕业工作,出国,玲子在我的记忆里逐渐消失了。我也不知道玲子最后在那里工作,也不知道她最后到底嫁给了 谁,也不知道是否有孩子,生活怎么样,总之玲子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消失了。

一阵儿静静的思索,玲子的形象和那些儿时的旧事突然重现在我的眼前,我突然意识到当年玲子的那么多骚扰性举动其实是一个女孩子荡漾的春心,女孩的心理成熟 大大的提前于男孩,同龄的男孩子很难体会的女孩子的心理变化,尤其对那些一块儿长大的女孩。只是愚钝如我,体会到女孩的心思竟然是在几十年之后,真的很惭 愧!

分类: 

评论

Lao7的头像
 #

现在想起来, 被“骚扰”是幸福的。当然, 如果当时太懂这事,也许有别的麻烦。

人多一生, 也许顺其自然,别太早熟。

 
姜尼的头像
 #

欢迎七兄来访!

 
Amoy的头像
 #

呵呵,可以想像得到作者多年以后愰然大悟的样子。“谁盘起你的长发?谁又给你作了嫁衣?。。。。。。”白衣飘飘的年代啊,值得珍藏

 
姜尼的头像
 #

Amoy,经你一点拨,好像挺浪漫的;其实早就忘了,忽然想起来而已。

 
雨林的头像
 #

姜医生的写作越来越“文艺范儿”。中年男人在尘埃落定后蓦然回首时心里的那一份柔软,好感人。 

我还想,既然写的是年少的故事,是否可以把那个”春心荡漾“改成”情窦初开“,更合适? 请原谅我今天有点”好为人师“, 呵呵。

 
姜尼的头像
 #

雨林,我其实骨子里一直以“文艺青年”自居。有时候有同事们问我多大年纪,我都说“ I ‘wa’s 28",有时候也有人信的。

 
anna的头像
 #

是吗?画三八线的情节有趣,小男孩的心理与神情让人忍俊不禁。

 
渺渺的头像
 #

幸亏姜医生那时比较愚钝,否则以后的故事就很难保证你学习成绩总是班里第一了,毕竟小小的年纪哪里会有那么多精力一心二用呢?既要学习,又要照顾到同桌的“她”!真是万幸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