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文友相会…北京日记十七

(上图,后排从左至右:万里的爸爸、安娜的先生和铁手;前排从左至右:一弘、海云、安娜和安娜的女儿)

这次回国,大大小小的文友聚会不下好几次。

在北京,先是与司马冰冰姐相聚。我在北京时间紧不自由,所以有劳冰姐特地跑来酒店看望我,我只能利用吃晚饭的两个钟头与冰姐相聚。

快离开北京时,硅谷的老七也到了北京,“抓住”我为他买的一箱子文轩的教育集签名,我也是只能抽早晨开工前的一个小时,清早就让老七扛着一箱子书与我相聚。在肯德基,我和老七话还没说完,导演已来电话催开工了,我只好把老七和一堆书“丢”在那里,先行离去,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在外联社的教育讲座上,我更遇见一位早在加州湾区就是我的读者的听众;与海归书屋的几位再相聚,也是充满了令人快乐的欣喜。

回国不久,我就跟一弘联系上了,估计这次很难抽出时间去合肥了,在中国的最后几天我“偷”了几天假是准备回家乡看父母的,一弘很体谅,对我说她可以去南京看我。

就这样,在我抵达南京的第三天,一弘从合肥赶到了南京。她是近中午时分到的,我很想让她尝尝我认为全南京城最好吃的鸭血粉丝汤和小笼包,(这点我两个孩子都一致同意),当然也是自己还想再吃一次,就让我老爸下楼去不远处的一和鸭血粉丝汤小店去买回来吃。那家小店,我曾经介绍过,店面很小,很不起眼,是一对从南京郊县的六合来的年轻夫妻经营的,经营这小店是为了让他们的孩子在南京城里读书。我每次回去都会光顾那个小店几次。可惜,那天可能老父等小笼包太久了,还是怎么,鸭血粉丝汤端回来汤都干了,小笼包里的汤也所剩无几,估计一弘可能心想海云怎么请我吃这种普通的东西,嘿嘿,我也就没好意思再强调这家店的好味道。

午饭以后,我们就陆续开始了更多文轩文友的相聚。

首先,安娜带着女儿参加我们,我们四人在我老爸的带领下乘地铁到南京大行宫处开放不久的江宁织造府(或者称江宁织造博物馆),读过《红楼梦》吧?其作者曹雪芹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可都是江宁织造府的官员,他笔下的大家族确确实实也是以金陵为轴心的。也许老父认为我们几个小文人相聚,那个地方再适合不过了,也真的如此,我们三个知识女性(一个律师、一个大学教授,一个自由撰稿人Laughing)叽叽喳喳,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聊着红楼一梦,真是一个阳春白雪又极其愉快的午后。

江宁织造博物馆

记得红楼梦里的那首好了歌吗?

一弘和安娜一见如故

当年的织布机

当年的染坊

织造府的庭院

三十多年的好姐妹

三个女人逛红楼

晚上我问安娜去哪里吃饭比较好,她建议就在我父亲住所对面的南京大排档,可以让一弘尝尝金陵地道的风味。可我们没有定位,下午五点去一问说包间都没有了,大堂的桌子也得赶紧占好,否则就没机会在那里吃晚饭了。没想到这家餐馆现在火成这个样子!

我们一行人赶紧在小戏台旁边的大桌子边坐了下来,本来与铁手说好六点才一起吃晚饭呢,又赶紧给他打电话,让他即刻赶过来。呵呵呵,他老先生电话里说马上就到,可最后还是到六点才赶到。随后文轩小红花万里的爸爸,安娜的先生陆续都到了,我们也算是文轩文友大团聚了!

大排档里的菜好吃就不用我多说了,就是人多太吵!一会儿是苏州平弹,一会儿是江苏小调,我们想说说话都得直着嗓门喊才能听得到。吃了顿头发昏的饭,我们几个决定挥师茶楼,可没人知道附近茶楼在何方?方便也是安全起见,我们出了餐馆,又进了地铁站,再次来到大行宫附近,坐进了一家星巴克。

苏州平弹唱得正酣

砂锅美味烧得正旺

南京大排档生意兴隆

 

人声鼎沸、一位难求

转战星巴克谈兴浓

这才算稍微安静下来,安娜的先生也是我的老同窗,买了太多的点心,估计星巴克里的所有点心都让他点了个遍,而我们几个都刚吃饱,再也吃不下了,最后全数打包回家。那个晚上可真是海阔天空大家畅聊!

第二天一早,我领着一弘先去中山陵爬了那几百级台阶,然后又领着她走了我曾经描述过的梧桐树遮日的林荫大道,那天的中午,去了南京新街口市中心的德基广场楼上的一家粤菜馆,饮广东茶吃广式点心,那家彩蝶轩与香港的彩蝶轩不知是不是同一家,味道还真不错。

一早相伴爬中山陵

梧桐大道树叶已经稀疏了

午饭后,我和一弘在火车站分手,她向西回合肥,我向东,要去镇江,还要去上海,马不停蹄!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田野,我心里由衷地感恩,文字让我结识这样的好文友,因为文字相识,又因为文字相知,更相见,一见又见,这难道不是人生的一种美丽的缘分!

 

待续   再见北京…北京日记十八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缘分奇妙,缘分珍贵,缘分带给我们的快乐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

谢谢海云分享。

 
海云的头像
 #

是的,语言和文字都无法完全表达。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今天晚上坐好友(好友本打算上次一起到南京)的车回来,和她说起我们的相识,说到南京之行,和伯伯、安娜下午游玩,非常开心。上午和你中山陵一路愉快交谈,没有距离相处,像在自己家一样。

等着有一天,还和你一起到镇江看你妈妈,我想也会一样开心,或许就是一份简单爱心,让我们情如姐妹。

好友说,我们这个年龄,大家需要简单相处,南京,如家的感觉,心里一直想念着伯伯呢。

海云,谢谢,很喜欢吃鸭血粉丝,还有早上美味的牛肉锅贴,前几天,还在惦着合肥没有那样的锅贴呢。

 
海云的头像
 #

下次去合肥,也要跟着你去看望你的父母。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海云,你和我不一样,匆匆忙忙之间,陪伴爸爸和妈妈,很是难得,我们家还有两个弟弟,通常都是他们帮助父母更多,我这个做姐姐的,很多时候,很清闲的。

虽在一个城市,忽然感到,有十年没有和父母住宿过了,忽然感到距离越近,越没有回父母家的感觉了,来来去去,挥手道一声再见。

听你离家到镇江之时,和爸爸说一句:爸爸,把我皮鞋擦一下,忽然感觉,父母子女之间,就这一句亲切的话语最感人,让我经常想起。

 
海云的头像
 #

嘿嘿,让你看到我这独养女在家跟老爸撒娇了。你不提我没想到,你这一提,我就想起在美国我们自己从来不檫皮鞋,可我老爸每次来,不仅自带鞋油鞋布,还会把我们的皮鞋都擦都亮光光的,排成一排......看着我皮鞋上落下的灰尘,忽然,特别想念老父亲......

 
予微的头像
 #

羡慕到酸溜溜。

 
海云的头像
 #

嘿嘿,下次邀请你去南京我老爸家里玩,怎么样?

 
予微的头像
 #

好!看着你跟老爸撒娇,我酿醋开酱料坊。

 
阿朵的头像
 #

虽然有几位未成谋面,看着真温馨啊。

终于看到铁手了,有棱有角的,很汉子:-)

 
海云的头像
 #

这次我事先跟铁手说了,要公开他的“玉照”了,他没响,我就当作默认了。这可是满足了文轩一圈众人的好奇心了。

 
鐡手的头像
 #

被阿朵和海云说的真不好意思,我也不是什么名人,哪有那么多好奇噻,呵呵!平时出场我都是拿相机的,所以发出来的照片自己都在相机后面,以后有机会多和大家合影,我就有机会多多抛头露面了。嘿嘿!

 
予微的头像
 #

三个女人逛红楼的那张像让我喜欢的紧!好潮好时髦的女子!

那博物馆里的好了歌,如果用行书,带点醉意,自由挥洒的写在墙上,比现在这正版的字有感觉多了。:)

看到那么多美食,还有美男美女,自然是口湿湿的。哈哈。

 
海云的头像
 #

予微,你真是常有令人惊喜的评论,你说的好了歌用行书,再带点儿醉意,那是什么感觉?!光想想都令人沉醉!

 
予微的头像
 #

知音!把这感觉写在你的小说了?

 
海云的头像
 #

哈哈,一定。

 
Lao7的头像
 #

聚会很是温馨。我也在南京夜班会过铁手。可惜早了几天离开南京,这次没能等到海云在南京的招待,期待下次了。

 
海云的头像
 #

呵呵呵,你这位南京女婿,南京大排档有没有去吃过?你太太家离山西路那家大排档不算太远。

 
Lao7的头像
 #

南京大排档每次回国必去了,鸭血汤的确不错。湖南路狮子桥步行街也不错, 特别是带小孩,可以放羊。

 
海云的头像
 #

瞧这回答就像个南京女婿了!

 
鐡手的头像
 #

和老七在南京相会也是神聊到深夜,缘分哪!当时我听你说到海云过几天要回南京,而那时你已去济南,就觉得非常遗憾!啥时候能在南京和老七、海云坐在一起呢?盼着这一天……    ^_^

 
老来天真的头像
 #

看的南京人好羡慕开心!

 
海云的头像
 #

你不在南京吗?那华侨路支行咋回事儿?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我人在德国,那华侨路支行是我家妹子帮我转的,为了方便,因为,从德国转账到美国这样的国际汇款很麻烦!

 
司马冰的头像
 #

北京也有南京大排档,也火得一塌糊涂,排队等位子。昨天路过时想去来着,想想我一个人还要排队等位子,算了,咽了口唾沫,走了。

 
海云的头像
 #

一个人很多时候就没有吃的胃口了,还是人多吃起来才有滋有味。

 
Amoy的头像
 #

这样的文友相会,有吃有喝还有聊,多好啊!我都等不及明年海云来厦门了,时间过快点吧,呵呵~~

 
海云的头像
 #

我一定争取厦门成行,我还没有去过厦门呢,鼓浪屿是我从小就很想去的地方,小的时候听那首鼓浪屿之波歌知道的,还有那首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歌,我不知为何一直认为是那个歌手站在鼓浪屿唱的。Smile

 
鐡手的头像
 #

非常有幸能和海云父亲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每次海云回国看望父母亲我都有机会能和海云坐在一起聊一聊。这次还有一弘从合肥来,更是聊的投机,只兼时间过的太快,真是缘分!海外文轩的文友之情是纯粹的,共同的人生、艺术追求拉近了彼此之间的心理距离。

 

海云的大作还在苦苦修磨之中,祝愿你早日凤凰涅盘成功,让我们在银屏上见到海云的大作!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铁手,你默默为文轩做了很多的事,看见你去乡村为孩子们上摄影课了,你真是位实干家!

 
鐡手的头像
 #

谢谢海云的夸奖,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那都是我应该做的事。只希望能在这些孩子们的心田里播下环境保护和艺术追求的种子……

 
一休的头像
 #

听苏州评弹吃饭, 多闹心啊。

 
海云的头像
 #

嘿嘿嘿,是有点儿。Cool

 
anna的头像
 #

海云你好!文轩各位好友你们好!好久不见!谨祝各位健康快乐!冬日安好!节日开心!安娜

 
海云的头像
 #

看到你说要去厦门,祝你和Amoy相聚愉快。我明年可能才能成行,你这次玩得好,下次再陪我去啊!

 
魅凝馨的头像
 #

不知道这事,要知道我也去看看您,我在北京。

 
海云的头像
 #

以后还有机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